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披荆斩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披荆斩棘

简少郡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1.12.05上架
  • 323.61

    完本(字)

1003位书友共同开启《披荆斩棘》的古代言情之旅

执事简少郡 执事书友130114082628610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前言(二)

披荆斩棘 简少郡 2172 2011.12.05 10:20

    前言(二)

  细细地回想起欧阳赋这些年来的对她的所说所为,那是多么真情实意精湛的演技啊,他居然演的如此的逼真,害她到现在都没发现,有任何甚至一点不对劲的地方。

  要不是昨天心血来潮的,碰的那么凑巧的让她得知看到真相,她还会这么一直相信他下去的。

  可是现在不同了,当她知道背后有两个人在暗算自己,她怎能再坐以待毙,不能再等着他举刀砍向自己和还不知道真相的妹妹。

  先要学会自保才能再去反击,现在她只想要先快点离开,她真的是别的办法了。

  只怪她以前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防范之心,这么多年来他用帮自己和妹妹打理产业为借口,一步一步的吞食逝去父母遗留下的大量财帛,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

  连那一处祖父遗留下的最后一处宅院都已经被他牢牢控制在手,她现在还有什么……

  钱景蓉静静的想着,名义上的仕家之女,万众宠爱于一身,可是这只是表面风光,实质是家里人丁单薄,到现在只有她和妹妹两个人而已,试问两个弱女子,有的只是祖上遗留下来的那点财帛和封号,试问谁会再把你当回事。尤其在爹娘离世后。

  产业还在,可现在又有什么用,家中没一个男子撑腰,就会像她现在这般,被人算计失去所有,措手不及的让她根本没有任何还手能力,只有尽快逃离而再谋出路。

  是不是很可笑啊,士族家族的沉浮,在哪个朝代时期都是司空见惯的,她又有什么好抱怨的,只是居然用这种方式来泯灭,让她不甘,那他们家这世代经营的到头来又算什么。

  来到窗棂前,抬眸望着已经暮色深沉的夜空,她甚感无力,可是现在又能怎么办,她没有任何的对抗砝码了。

  突然间,眼中泛起了一抹光亮,极速地移动笨重的身躯,走到那妆匣前,撑着腰蹲下身,取出里面那一枚静静地放置在里头的铜质镂空雕刻的圆环,轻轻抚着这上面的纹案。

  是啊,这也许是个希望。钱景蓉的目光深沉起来。

  但现在不是时候,也没有多少时间,在这多留一天就多一份危险,何况她还有世上唯一的亲人,决不能让着他们有任何闪失。

  更甚者,这肚里的孩子她知道,只有跟着自己才是最安全的,现在羽翼丰满的他,以他昨天晚上烛火映照下露出眼底那冰冷无情的很绝,是绝不会让这孩子出世的。

  他要的似乎只是自己身份背后的权势,再加上这些年来他谨慎小心在官场上沉浮这些年经营下来,再为他的地位上面更平添一把臂力。

  虽然这个臂助似乎也只是表面的风光,可是加上他现有的权势地位,只要再铲除了自己和妹妹这两个包袱,自己家里世代几世挣得的光环荣誉,就都是可以由他一个人来继承的。

  多可怕的人,城府之深沉,可以用十多年的时间去谋划,只为了能达到他的目的。

  自己是不及他啊,是她太天真吗?

  “小姐,金银细软已经全部收拾好了。”一旁的兰芷手捧一个包袱,担心的问道:“小姐,真的要走吗?”双眼通红,留恋不舍地望着眼前快要临盆的钱景蓉,再看到她苍白的面色心下难受的紧。

  “我走后,往后你自己也要万分保重。”钱景蓉回过神,慢慢地伸出冰凉地手,轻轻抹去她脸上的泪痕,钱景蓉不忍见跟随自己的十年之久的丫头如此这般难受。

  想着如若不走的话的后果,她拿什么去赌,这几年来残害了她多少忠心耿耿地家仆,她直到昨天暗地里派人去查,才知道这几年来掩盖在他虚情假意之下的真相,是多么残忍,她怎能不恨!

  眼前的丫头满脸的泪水,如果流泪有用的话,她也想流泪。

  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有着爹娘留下来的味道,无论哪一件家具摆设,每一件都是他们亲自给她布置的。

  可是这一切,所有的一切,现在都不能拿,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

  她现在只求能先自保,轻轻地抚摸这屋里的一件件摆设,只希望能多留下一抹印记,记住这寝房曾今住着一个叫钱景蓉的人。

  浓浓地哀伤,燃烧的怒郁,内心如在火上炙烤般难受,钱景蓉努力压制,用力收回这如潮水般涌来的要去现在就找他算账的冲动。

  钱景蓉抹了把脸,收回思绪,她不能再想缅怀春秋,这里已经不属于她,所有产业现在都被他用各种理由已经记在他的名下,她不能在此时此刻,留下一抹留恋,多一份脆弱,那样只会害了她和她现在想唯一想保护的人。

  外面暮色中急急走进一个一身青衣管事模样的人:“小姐,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您了。”

  “好,景岚呢?”

  “已经都在酉时前先行坐着马车出城,现在城外十里铺等你。”

  “知道了,就现在走吧,欧阳赋此刻正在书房,就趁现在这一刻他最放松警戒我们走。”

  回头去又看了一眼旁边的丫头,“小兰,我走后,你也紧跟着离开,别再回来了。”

  “小姐,你别说,兰芷明白。”

  钱景蓉掩去眼底的歉意,顿了顿,又状似不经意的看着她,轻轻柔柔道:“跟随我这些年,结果却要让着你跟我担惊受怕,我…是有对不住你。”

  钱景蓉凝视着她,现在对每一个人都有疑虑。

  在看到这丫头一副情真意切的神情后,她就不肯定了。

  “小姐,你说这是什么话啊,兰芷身是你的人死也要和你在一起的,带上我,让我和您一起走吧。”

  这张小脸在摇曳的灯光下分外难过,看不出一点不对的地方。

  钱景蓉收回细细打量她的眼神,不管那是真心还是假意,我都不会留着你在我身边,我赌不起,我不能让景岚和自己及未出世的孩子处在不知名的危险中。

  即是从此以后的日子将困难重重。

  钱景蓉从裹着的包袱里抽出几件金饰放到她手上,轻轻地道:“拿着,以后好好保重自己,我现在连自己都未必能保全,不能再……。”

  接下来,钱景蓉裹紧深色裘衣紧贴在身,匆匆往早已经是夜幕降临的屋外走去,不消多时就已完全融入那漆黑的夜色中。

  ……

  推荐简少郡的另一本小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