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披荆斩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前言(三)

披荆斩棘 简少郡 2792 2011.12.08 08:45

    前言(三)

  钱景蓉带着妹妹钱景岚,经过两天三夜的逃亡,路上碰到欧阳赋的两拨人马,如今一行只剩下四人,姐妹两和一个刘坚及一个忠仆。

  刚刚摆脱后面的追兵,现在每个人身上都带着浓郁的血腥。

  “吁。”一声勒马,止住前行的脚步。前头有一人转回头,对着马车内两人道:“小姐,前面有一座破庙,我们先在那里歇歇?”

  车内的钱景蓉和钱景岚,同时掀帘探出身,透过外面两男子手指方向望去。

  “姐,就在这歇一宿吧,你现身子不便,可不能再赶。”钱景岚皱起那两条略显英气的柳眉。

  钱景蓉看着她叹了口气,脸色因着连日来赶路有些苍白,微微点了点头,钱景岚立马扬起笑脸来,小心的扶着身怀六甲的钱景蓉下车来。

  钱景蓉扶着姐姐,来到破庙门口。

  “呀,姐,里面还躺着一个人呢!”钱景岚一惊。

  在身后拴马,搬东西的另外两人,神情紧张的飞步跑来,挡在她们身后。

  钱景蓉动作缓慢并未看清,瞄了眼四周一片寂静,对前面的人轻声道:“阿正进去看看,如果是……。”

  钱景蓉低着头,看向四周神情寡淡,露出一丝冷漠。此时此刻,不管是不是,都不容有一丝危险存在。

  一行人经过这些天的逃亡,已经殚精竭虑,丝毫不能再有一个人有任何意外。他们手上虽然粘的血已经够多,可也没有任何筹码了,不容走错一步。

  “是。”乔正明白她未说的意思,只见他提着从腰际解下的刀,放轻脚步迈了进去。

  站在门外的三人,刘坚护着两姐妹在身后,站在这里阳光透过里面,都能看清里面的情景。

  只见一个身着褴褛的道袍服,满身满脸的脏污的老道,因被乔正迈进去踩在地上的声音惊醒过来,侧头往声音来源,看到一个满脸络腮胡凶神恶煞的人提刀向他走来。

  吓得他立马一步三跳站起,“喂,你想干什么。”尖叫着,脸上满是怒意,却并没有一丝惧意,只是十分震怒的看着眼前的大汉。

  他躺下睡了一觉起来,就有人那刀对着他,怎能不怒气腾腾。

  这个身着褴褛的道袍服的老道,眼神扫到破庙门外被光线遮挡的三人,眯眼凝神看。因背着光看不清这三人面容,但他却感到一股强烈的冷意袭来,似乎就是那身后左边的那人妇人。

  钱景蓉盯着他看了半会,随即挺着大肚子往里走,钱景岚尾随其后,小心的跟在她旁,紧紧跟着扶她。

  身后钱景岚的夫君,随即转身继续刚才的搬运,他也看清楚来这人,感觉不到一路行来没散过的杀气。虽然这人太脏,但是没问题。

  钱景蓉走近乔正身旁,又扫了眼那站起身直直看着自己的糟老头:“把刀收起来吧。”轻轻说了一句,环视破庙一圈,里头潮湿,空气中散发着一股霉味,但她现在却觉得是安全的,能放下心好好休息一个晚上。

  乔正瞄了眼那老道还在角落嘀嘀咕咕个不停,不去理他,收起刀在庙里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然后把油布铺在地上,又从马车上取下了水和食物,燃起火,在罐内放下肉干后慢慢烹煮。

  一旁的老道看着他们四人,除了那行动不便的妇人外,都忙忙碌碌,一会儿时间破旧的庙里就显得干净许多。

  他抹了一下鼻子,他还闻到一股浓浓的肉香味,脸色突地变得很难看,缩在自己那个角落坐立不安,口水直咽,手按着自己的肚子,从里面还能听到有规律的咕噜咕噜声。

  钱景岚舀起锅里的肉汤,递给斜靠在软草垛上休息的钱景蓉,自己也弄了一碗后,也席地坐下,就着干粮,吹着上头飘散的氤氲热气,慢慢喝着热汤吃。

  对这三天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从一开始莫名,到现在已然十分清楚,从天堂掉到如今这般连命都朝不保夕的地步,也不过如此。她应该也发觉不对,那么她好提醒自己的姐姐。

  钱景岚心里有些难过,为了自己并没有做到这点。

  “喂,臭丫头,怎么只顾着自己吃,没瞧见这还有一个人饿着?”老道再也没忍住饥肠辘辘的那股难受尽,愤怒的一张脸站起身来,伸着手,用那只乌黑的脏手指着这四人。

  “臭道士,你说谁是臭丫头呢?”钱景岚脾气火爆,被一激立马爆发,这里只有两个女的,她可不愿有人说她或者姐姐。现在她们是落难,被人在后头追杀,但还不至于让一个臭要饭的叫骂。

  “就是说你呢,还有他们三个,怎的?”老道士把下巴抬的高高,一副施恩般的口气道:

  “快点,拿点吃的过来,你爷爷我饿的三天滴水未进,想我本来在这好好的打坐,都被你们搅醒,现在又让我感到饿,你们却在那喝着肉汤,大块朵硕,过分啊!”

  跳起脚来,紧接着又指着对面四个人一通骂,老道看着那罐里的肉汤口水咽了又咽。

  钱景岚火爆脾气一上来,谁也拦不住,只见她放下汤碗走上前一步,“你这叫三天没吃?我看你又跳又叫这般的好精神,会是三天没吃?除非你成仙了。”说完独自呵呵笑起来。“可哪有神仙是你这样的,浑身臭哄哄的。”拧着鼻子看向他,仿佛这臭味直冲她的鼻尖。

  气得老道吹胡子瞪眼,“对,我就快成仙了,快快那拿点东西过来孝敬我,我现在是半成仙状态。”老道得意的用黑手捋着胡须,沾沾自喜,抬着下巴,斜睨他们。

  钱景岚扑哧一笑,引得其他几个人也都满脸含笑的看着这老道。

  老道士的脸涨得通红,显然是气的,骗说没成,反倒被人嘲笑上了。

  “阿正,把瓦罐里剩下的都给他。”钱景蓉侧躺着,手扶着隆起的腹部,脸上带出了一点笑意。

  就在乔正要弯腰去提起那瓦罐时,那老道腆着脸自个已经踮着脚飞速跑来,迅速的端起就想走,又看到包袱上几个香馍馍,吞咽了一下口水,满脸可怜兮兮地回头去看刚刚发话的大肚妇人。

  盯着半响,四人都不为所动,老道一咬牙,嘟嘟囔囔道:“我拿东西换。”

  “哦,你身上还能有什么值钱的。”钱景岚不是小看他,只是这老头神神叨叨没一句真话,又一身邋遢,实在不敢往他身上还有钱这上面去想。

  老道抱着瓦罐,空出的右手在身上反复摸了一阵,才找出一个灰扑扑的锦囊,在四人同时都看着他时,又得意又小心的从里头掏出一枚黄色灵符。

  钱景岚看到这道符,立马就笑了。老道身上有符,也属正常,可他却想着拿这枚符来骗吃骗喝的就有点过分,谁在乎他手上的这符,不管去哪座庙转一圈回来,求个符还不容易,他还把这当成宝不成。

  “这符可大有来头,你们不懂。”老道神神秘秘地眯起眼,大肆夸张说道,斜睨眼前四人,在看到妇人突起的肚子时,突然双眼大睁。

  他刚才感到一股异样从那靠着身的妇人身上闪起,又待要仔细上前探看一番,乔正一个箭步上前挡住。

  钱景岚也回身坐回姐姐身旁坐下。

  乔正听得他口中喃喃自语,念念叨叨。

  “怪哉,这像是从……,这胎怀的好生奇怪,是不是?”问的是侧靠着休息的钱景蓉。

  钱景蓉不会理这危言耸听的话,她不容任何人拿她的孩子说事,当下不客气的冷哼一声,转头不再理会他。

  钱景岚对这老道骗吃骗喝已经十分肯定了,撇着嘴也不再对他疯言疯语多加理会。

  老道见没人理他,回过神来,端起怀中瓦罐喝上一大口,叼了里头的一块肉来,嚼着劲道十足的牛肉块,双眼炯亮瞅向钱景蓉,摸了把鼻子:“算了,谢谢你赏脸请老道能吃个饱吧,喏,拿去。”

  十足大方的把手上的囊袋,随手丢到离他最近的乔正手上,弯腰快速抓起几个在包袱上的香馍,用力咬下几口,嚼着吃开。

  此时他全身似泛着一层淡淡红光,屋内四人除了乔正,都没往这糟老头身上看去。

  推荐简少郡的另一本小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