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辰时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离开,神秘黑衣人

辰时生 不识年少 2336 2020.05.23 21:49

  想想从长安出发时已是凌晨六点,抵达这龙脉也不过花了两个时辰,没想在龙穴呆了近四个时辰,真是修炼不知岁月流啊。

  但此刻不是感叹的时候,辰生发现外面有打斗的痕迹,而且是在其躲入龙穴之后才留下的,看样子动静不小,可是没见着有尸体。

  顺着原路一路探查,打斗痕迹已是见不着了,也没有发现俞桓志的踪迹。

  一路回到那悬崖之上,俯瞰这龙脉之地,没想到在夕阳的映衬下,竟然别有一番风味。

  辰生从高处观察着底下的动静,但也没发现有活人打斗的迹象。

  打斗的痕迹貌似就布及在那座山的附近,这龙首附近似乎没有任何的异常。

  怀着满心的疑惑,辰生决定还是先沿原路返回,将龙草带回长安。

  路过树林时,却没见到之前拦路的黑衣人。

  这就怪了,俞桓志不见了还好说,连那群神秘的黑衣人都不见了,算了,先不想这些了,眼前有一个巨大的难题摆在辰生眼前,这山涧该怎么过去?虽然自己现在远胜之前,但没试过,心中还是有些发怵的。

  就在辰生不知如何是好之时,突然,一个飞爪从对面飞速袭来。

  辰生反应很快,直接用龙泉挑开,捡起后定睛一看,这飞爪后面竟然还连着绳子,貌似还浸过油。

  辰生用力拽了拽手中的飞爪,发现那绳子绑的极为牢固,莫不是有人想帮他过去?

  虽然有些奇怪,但辰生也想着能早些回去。况且这一次功力大增,估摸着一两次借力就可以过去,因此也不担心对面那人突然松了绳索。

  将飞爪这一头固定好后,便直接沿着绳索飞渡而去,靠着绳索借力,两下轻点,辰生就越到了对面的悬崖之上。

  然而就在落地地一瞬间,一条火线沿着绳子猛地窜了过来,仅仅片刻,绳索就烧成了灰烬。

  辰生看向密林深处,只见一个人影迅速闪过,辰生随即提起丹田之气,追了上去。

  ……

  ……

  辰生离去后约半个时辰,俞桓志从龙珠缔结之地的浓雾中走了出来,虽然有些疲惫还受了些伤,但眼神却十分冷历。

  “那孩子没踪迹了?”一个穿着黑色龙纹长袍的老者在一旁说到。

  俞桓志闻言微微点头,神色却是变得十分阴沉:“没想到尸神教的余孽尽然渗透到了这里,连黑龙他们都被秘密炼制成了尸傀。若不是这一次被我们恰巧撞见,往后还不知会弄出什么乱子。”

  黑龙正是之前在断崖森林里检查他们两人的黑衣人。

  俞桓志之前追着那男子,追到了山涧口那,结果却被黑龙他们袭击,要不是老者及时出现,鹿死谁手还真就不好说了。

  不过借着黑龙他们的阻挡,那不知身份的男子倒是没影了。

  老者听后也是一脸严肃:“这里面的事情很复杂,而且龙脉事关国朝气运,因此也不排除他国暗中动手脚,与尸神教余孽狼狈为奸的可能。”

  “的确,只是这孩子现在又失踪了,不过应该没死。我探察了四周,战斗很是激烈,尤其是那一片倒下的树木,可见这孩子也不是泛泛之辈。”俞桓志说道。

  “希望如此,好了这件事先放下,你现在带上龙草,立刻回宫,这里的事陛下需要知晓。”老者正色吩咐道。

  龙草是俞桓志进去寻找辰生时顺手摘的,数量倒也够用了

  “明白,老师多保重,徒儿就先离开了进。”说完俞桓志拱手弯腰拜别,接着纵身一跃,如同一只灵巧的山猿,沿着峭壁攀了上去。

  等到俞桓志消失在了视野里,老者庞大的气场顿时四散开来,一时间周身似狂风大作,但又凝而不发,这老者竟是一位先天高手!

  老者气场的爆发,也让这龙脉之地不少的守护者为之侧目,一个黑衣男子喃喃道:“这是谁惹老祖宗生气了。”

  老者眼神凛冽地看向远方,低声自语:“别太过分了。”

  ……

  ……

  剑南山脉,千壑谷。

  辰生自离开了龙脉之地,就一直追赶着眼前的黑衣人,一路追到了千壑谷。

  可无论他怎么竭尽全力,与那人的距离总是无法拉近,虽然不会被甩开,但怎么也追不上。

  在追逐中,辰生发现了一个细节,这黑衣人的背影让辰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虽然看不出男女,但就是觉得似曾相识。

  不过,这人应该来没有加害之意,毕竟从轻功上看,这黑衣人的功力远超他,若有歹念,早就动手了。看这样子,这黑衣人应该只是想引自己去一个地方。辰生心中这般想到。

  于是索性就跟着他,看看这人想带自己去哪里。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地飞跃于林木之间,差不多跑了一个半时辰,那人突然停了下来,并站在那里等辰生。

  辰生倒也果断,直接落在其身旁。

  消耗倒是不大,面色红润,气息绵长,丝毫没有疲惫之感,看来这一次在龙脉得到的好处,远不是破境那么简单。

  近前后,辰生仔细地打量了一番这黑衣人,只见这人穿着黑色的袍子,带着黑色的手套,脸上有一层黑色面罩,黑色的帷帽上一圈黑色轻纱围着,遮挡住一切外来的目光。

  见探查不得,辰生也只能作罢,便拱手问道:“请问这位,呃,前辈。引晚辈来此所为何事?”

  那人没有回话,抬起手指了指前方,而后掏出三个管子一样的东西交给辰生,又给了辰生一个包裹,便直接飘然离去。

  在黑夜笼罩的密林之中,瞬间就失去了踪影。

  辰生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物件,竟然是上次缪音曦给他的那种信号箭,只是这物件上有一丝奇特的香味。

  辰生贴近鼻子仔细闻了闻,突然想起自己在哪里闻过这香气了,对这人的真实身份更是惊讶不已。

  一个已经确认死亡的人,竟然还活着!

  看着那人走之前指的方向,辰生心中也隐约有了猜测,若是真是这样,那其中的关联还真就看不明白了。

  想到这里,辰生不由得叹了口气,要是百柏在就好了。虽然平时比较大条,但遇事时的洞察力和分析能力,绝对是远超过他的。

  胡乱思考也没什么结果,辰生便打开包裹,里面是一套和那人一样的衣物。

  明白那人的意思了,辰生便直接换上。又见里面有一块玉牌,拿起一看,竟和自己在白辰居密室以及那天夜里自杀的偷袭者身上得到的两块玉牌一模一样。

  将玉牌收好,辰生还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两段话段话:暗号,尸神再起,天地色变;地点,见尸神花标记处;机关,左三右四;离开,樱花纹。

  记住这些话之后,辰生将纸张撕碎,分散埋在土中。

  而后将面罩和帷帽一一带好,接着从原本的衣服上撕下一块布,将龙泉剑柄和剑鞘缠好,免得被又人察觉到异样。

  一切就绪,辰生顺着那人离去前所指的方向,慢悠悠地走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