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纯爱小说 古纯 山海客栈:阴阳有灵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冷无玉昭霖雪再见面 惊澜四起

山海客栈:阴阳有灵 三暮辞书 3988 2019.05.15 23:33

  为了避免起疑,六人按照之前说好的分组分开住了客栈。

  唐墨和安华这边气氛倒还算不错,刚进房间唐墨一屁股就躺在床上,问题是他现在还穿着女装,所以这姿势实在是惨不忍睹,有辱斯文。

  安华把东西放好,倒了杯茶给唐墨:“辛苦你了~”

  唐墨起身嘻嘻哈哈的接过茶,道:“可不是嘛,也就我唐墨这么伟大不拘小节,要换做别人你们不早露馅了!”

  他还挺洋洋得意的,也不知道羞死人。

  安华总是一副把别人看透的表情面带微笑,唐墨喝着茶,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别别扭扭的问:“那个…我问你个事。”

  “什么事啊?”安华道。

  “柳棠棣和柳鹤云,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原来他还放在心上呢,安华想了一会儿,故意卖关子道:“那就要等你自己去发现了~”

  唐墨嫌弃的看看安华,芝麻大点的小事有必要隐瞒吗,说了又不会少块肉。

  “他们俩不是仇家吗?”

  “不是。”

  唐墨失落的哦一声,感觉问了个白痴问题,这不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的事吗。

  “把他俩应该不是亲戚吧?姓氏都一样。”

  这是唐墨最在意的点了,起初以为柳棠棣和柳鹤云是仇家,所以就算两人姓氏一样唐墨也没怎么在意,不过这次的事件后他发现二人的关系似乎非比寻常,这就引的人起疑了。

  安华摸头想想:“嗯…不是亲戚,但是比亲戚还要亲密。”

  这唐墨就不解了,既然二人关系如此要好那为何之前柳棠棣要和柳鹤云对着干还救了他,还送他去唐家,这一切的一切都对不上号啊。

  唐墨还想继续追问的,谁知安华打一声哈欠说自己困了,于是便自顾自的睡去了,于是白白浪费了这么个好机会,唯一问出来的就是知道了两个人的关系比亲戚还要好。

  再看柳棠棣和柳鹤云这边,二人真是撞一屋子去了,柳棠棣对着烛火看书,柳鹤云翘着二郎腿在窗边对着月亮闭目养神。

  一阵寂静后,柳鹤云闭着眼睛开口道:“你手上的相思结谁给你的。”

  柳棠棣看了一眼手腕,轻描淡写道:“别人。”

  “昭霖雪么?我听说相思结在她那儿。”柳鹤云语气带点不屑。

  柳棠棣不语,柳鹤云睁开眼睛,起身走向柳棠棣坐在他对面。

  “这女人你驾驭不住,还是算了吧。”

  柳棠棣扫了柳鹤云一眼,语气有些不耐烦道:“没有,你想多了。”

  柳鹤云讽刺的笑笑:“最好是我想多了。”

  ……

  昭霖雪和鸢早已经躺在了床上,昭霖雪看看自己的手,问道:“你很在意柳鹤云?”

  鸢睁开眼睛,慢慢道:“他是主,我是仆,自然要时刻为他想着。”

  昭霖雪笑笑,道:“我看你看他的眼神,都快化出水来了。”

  鸢不语,昭霖雪也不打趣她了,半晌,鸢才道:“你和二爷是怎么认识的。”

  昭霖雪想了一会儿,转弯子道:“就那样就认识了。”

  “你们认识多久了,二爷从来没提起过你。”鸢道。

  “认识有些年头了,谁年轻的时候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你从小跟着他应该再清楚他这人了,不过那段时间我倒一次也没见过你。”

  昭霖雪微微偏头看向鸢,只见她面无表情的看着上方,可那眼神里流露出来的神情,却出卖了她。

  “那段时间二爷独自出去的,谁都没告诉。”

  “哦~话说,你们家二爷也到了娶妻的年龄了吧,可有心怡的女子?”

  鸢神情稍微有些动容,但语气还是淡薄道:“不知。”

  昭霖雪蛮有深意的笑笑,闭上眼睛,道:“那早点休息吧,明日还有事要做。”

  ……

  一夜过后,大概到了晌午时分,六人在望花楼集合,包了一间靠在墙角的小房间。

  柳棠棣拿出一张地势图,上面画着的正是拈花家的分布图。

  唐墨大惊,投来崇拜的目光:“柳棠棣,你也太厉害了,什么都能搞得到。”

  柳棠棣把图打开完整,开始分析:“这块地方,也就是拈花家的中心位置,是商议主事的大堂,涯殿。其他四侧,分别是东西南北四大别院。地牢在这儿,也是整个拈花家最隐秘的位置,其次就是法坛,在涯殿外的正中央,若要取邪气,他们势必会开坛做法,而最接近的日子就是几日后的月食日,乃是邪气最强盛的时候,那天他们一定会加强防守,如果那天再行动,恐有些困难。”

  “那你有什么办法?”唐墨问。

  “我有个朋友,在拈花家管人事,可以送一名女奴进去,我想着昭霖雪或者鸢进去都可以,先找到小凝说好我们的计划。”柳棠棣道。

  昭霖雪鸢互相对视,昭霖雪用手捂住嘴巴,笑道:“我觉得唐墨去比较合适~”

  唐墨这脸一下子黑了,哪壶不开提哪壶。

  柳棠棣丝毫没在意,接着道:“你们两个谁去?”

  柳鹤云在一旁思虑了一会儿,指着昭霖雪道:“让她去呗,她老谋深算的,她不去谁去。”

  昭霖雪指指自己,谁老谋深算,这是什么用词?

  柳棠棣点点头,“也好,那就拜托你了。”

  昭霖雪无奈笑笑,本来想自己还能轻松点,看来这也是轻松不了啊。

  经过一番仔细且严肃的讨论,最终决定由昭霖雪进去做内应,安华在外接应。

  而柳棠棣柳鹤云二人则见机行事,唐墨和鸢负责暗中观察形式。

  定好任务后,众人开始行动。

  昭霖雪顺利的进入了拈花家,被安插到东院。

  这就有些尴尬了,她早年曾与那冷无玉碰过面,虽然已经过去了多年,但万一那冷无玉记得住,那可就穿帮了。

  那管事再三叮嘱,“千万别犯错误,我可是看在柳老板的面子上破例让你进来谋个生路的,你可别给我招惹是非啊,还有千万啊!别惹到大当家的了,他脾气不好,要是惹得他生气我们都没有好日子过!”

  昭霖雪漫不经心的点点头敷衍道:“好~您放心吧~”

  那管事不放心的离开,昭霖雪待他走远后,先四处转悠着熟悉地形,再打听苏小凝的方位。

  走了一圈后,毫无收获,连个人影子都没看见,她失落的找个地方坐下歇凉,只听好似有脚步声传来,马上找了个地方躲藏起来。

  她小心翼翼的探个头出来看到,只见冷无玉和两个服侍丫头走来,正好坐在了她刚才坐的那位置。

  冷无玉坐下后,刚要嘱咐身边丫头事情,便在地上看到了昭霖雪遗落下来的发簪。

  他命人从地上捡起来接过查看。

  “这是谁的?”

  昭霖雪看清后连忙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刚刚跑的太急居然把簪子弄掉了,那支可是她自己的啊,别被发现才好。

  只见那侍女摇摇头:“不知,许是打扫的女奴留下来的。”

  冷无玉仔细的瞧过这簪子,这可不是一般女奴用的起的东西,况且这簪子的做工和材料也极为珍贵和精巧,他们家的女奴应该还没有人能用的起这种簪子。

  旁边另一个侍女开口道:“是不是三娘子的呀?”

  冷无玉摇摇头,“她素来不喜欢这类似的簪子,应该不会是她的。”说着把簪子拿到鼻尖嗅了一嗅,这香味竟然有种熟悉的感觉,像是什么时候闻到过,可又想不起来了。

  他思虑再三,把簪子收起来,道:“把西院所有的侍女女奴全叫过来,还有管事的,问一下今天有没有外人来过这里。”

  那侍女应道:“是。”于是立马去办。

  昭霖雪暗自叫衰完蛋了,早知道就不戴首饰了,这下子完蛋了,若是不叫那管事的还好,非把那管事的叫来,这下可要露馅了,只希望自己这身装扮他认不出来。

  心里也暗自怨恨道:“一个大男人追着个簪子不放像什么样子。”

  没一会儿,西院所有的侍女奴仆全集结到了西院,昭霖雪趁冷无玉不注意翻身跳墙了过去,再从另一面过来,站在了最后面。

  只见冷无玉静静的思索了一会儿,随后把那簪子拿起来,问道:“你们有谁可认识这东西?”

  众人仔细看看,纷纷摇头。

  冷无玉失落的把簪子放在一旁,问管事:“今日可有外人来西院。”

  那管事的连忙上前,想了一会儿,道:“今天新来了位女奴,因为家境实在穷苦,我见她可怜便把她收在了院中。”

  冷无玉疑虑道:“叫过来我瞧瞧。”

  “是。”那管事的左看看右看看,找昭霖雪的身影,昭霖雪一个劲的往后面蹭,生怕他看到自己,可就这么多人,还是被发现了。

  那管事的走过来扯着她的衣袖:“我让你别给我惹事你这一天天的!”

  昭霖雪左右推脱:“管事,我这…我不好去…”

  “有什么不好的你想害死我吗!”说着把昭霖雪扯到冷无玉面前跪下。

  昭霖雪全程低头含胸,生怕他看出来个什么。

  “抬头我看看。”冷无玉道。

  昭霖雪一阵哆嗦,心想完了,希望他眼瞎看不出来。

  她抓紧了衣衫慢慢悠悠的把头抬起来。

  冷无玉似被昭霖雪吓到,自她抬头起就一直盯着她看,好像要把她看出个洞。

  好一阵后,昭霖雪实在是被看的不舒服了,才道:“大…大…大公子。”

  冷无玉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轻咳两声,道:“你从哪里来的。”

  “奴婢是西域本地人,只是家里住的偏,所以不经常见人。”幸好昭霖雪往年来西域会些地方语,不然还真说不过去。

  冷无玉点点头,颇有深意的看着昭霖雪:“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昭霖雪心里一晃,但表面上还是强装淡定:“那还真是荣幸之至,大公子认识的人想必也是个有才之人。”顺道夸夸自己也是可以的。

  冷无玉笑笑:“这簪子可是你的?”

  昭霖雪斜眼看过那簪子,点点头:“是。”

  “这种簪子,你怎么会有?”冷无玉饶有兴致的看着昭霖雪。

  昭霖雪虽表面上稳如老狗,但实则内心慌的手心都出汗了。

  “前些年家母病重,一位姑娘刚好路过顺道帮我家母亲看了病,这簪子是她让我去典当了与母亲治病的,只是家母不让,故没有当了。”

  说到这儿昭霖雪只觉对不起她死去的娘亲,希望她在天之灵能原谅她。

  冷无玉点点头,可语气中还是充满了怀疑:“原是如此,与你母亲治病那女子,你可知道姓名?”

  昭霖雪摇摇头,心想这话唠子问题怎这般多。

  “不知,只是看完病就走了。”

  冷无玉静静的看了昭霖雪一会儿,道:“你叫什么名字?”

  昭霖雪一愣,随即随便想了个名字敷衍道:“奴婢绫羽。”

  “嗯,从今天起你就跟在我身边,照顾我的饮食起居,可有异议?”冷无玉道。

  昭霖雪再愣,他什么意思?不会是穿帮了吧,这是故意的吧,这不就等于把她放在身边监视吗?

  身边的管事暗中踢了昭霖雪一脚:“干什么呢!还不快谢恩。”

  昭霖雪反应过来,谢你妹啊,被人监视了还谢恩。

  然而表面上还是的笑嘻嘻的:“多谢公子。”

  那冷无玉点点头,起身道:“这簪子我先替你收着,过些日子再给你。”

  “是。”

  冷无玉欲离开,昭霖雪可算是松了口气,谁知他走着还没一半,又转过身来:“怎么?刚刚才说过的话你这下子就忘了?”

  昭霖雪懵在原地,那管家提醒道:“跟上去啊你!”

  昭霖雪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跟上去。

  然则心里一万个不乐意飘过,如果自己被发现了他应该直接把自己囚禁起来才对,估计是没有确切的判断所以把自己留在身边先观察一段时间。

  昭霖雪欲哭无泪,这叫出师不利啊,早知道就不戴什么簪子了。

  如今只能更加小心谨慎,一步一步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