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将军从新兵开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7 没有嘲笑

将军从新兵开始 枪在手跟哥走 2454 2019.01.12 08:22

  叶绍洪想让菊木无人制造一种效应,用难听的话说,就是想通过菊木夫人操纵日本本土那些仇视鹿岛组的人,聚集起来跟鹿岛组对抗。

  耿律师对鹿岛组的研究得很透澈。鹿岛组经过演变,已经成了极端右翼组织,极力否认侵略历史,根本不会承认象花冈惨案那样虐杀大陆劳工的事实。

  不顾事实,只维护他们自己公司和本土内阁的利益,最要命的是他们用他们的标准衡量一切。

  说到底,外务省已经被鹿岛组控制了。他们也是在操控,操控那些街头右翼分子——也可以说是街头混混,他们也有笔杆子,属于学术右翼分子,经常会搞出一些南京大屠杀虚构论的文章,甚至当选的首相都是极端右翼分子。

  菊木夫人的环精神精到地分析了右翼分子为什么很容易被操控。日本人有自我标准合振论,右翼分子骨子里有喜欢奴役别国人的基因,喜欢民族利益无上论,他们随口喊出“支那猪滚出去”的话,就是种族优越感大爆发,一爆发开,就难以控制,就要在街头啸聚。

  叶绍洪能用的,有两位极重要的人物,菊木夫人和朵莱蒙。菊木夫人攻心,朵莱蒙则是非战之战的奇兵。

  非本土之战,要用谋,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要利用起日本民众的民意。

  等菊木夫人开始宣讲他的环精神以后,叶绍洪叫着都季诚又回了一趟东京,给朵莱蒙出庭作证。

  朵莱蒙是左翼组织的代表人物,一直崇尚人类为自己而解放,他的那个东亚人类解放联合阵线志愿者协会能量也是很大,经常会跟右翼组织在街头上对垒,拿着话筒进行激烈的争辩。当然,也有冲突,右翼组织可是包括玄会社、黑龙会这样的包含内阁成员在内的黑社会暴力成员,他们杀人的能力是相当厉害地。

  当然,朵莱蒙的人类解放联合阵线也很擅长使用暴力。

  都有能量,都有发动力。

  只要利用好了,就可以制造很大的社会效应。

  叶绍洪站在东京地方法庭的证人席上,陈述了大顺号滚装船上发生的暴力事件,叶绍洪没使用绑架这样的字眼儿,只说是一场相对平和的暴力事件,整个事件的过程,朵莱蒙先生一直在宣扬他的人类为自我而解放的理念,人类不能被某些邪恶的组织所操纵,必须由足够的学识和判断能力,为自己选择志同道合者,为了人类自己,为了本真的自己,不是为了欲望和邪念的自己。

  朵莱蒙非常地激动,他感觉他的理念被共鸣了,世界上会因为有这样的人存在,会和平会安宁会大同,会象天堂一样到处鸟语花香人人友爱。

  罕见地,朵莱蒙被当庭释放了。最直接的原因,是最重要的证人,给了最有力的证词。

  法庭外面,聚集了至少有一千名人类解放联合阵线志愿者,朵莱蒙被抓住,志愿者协会里有几个人提议,把组织名字里的东亚那两个字去掉,因为这两个字,会让大陆人勾起很不愉快地联想,一个好的组织,一定要与时俱进,时刻和最广大的劳苦民众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经历住风雨的组织,才会是恒久发展的好组织。

  因为叶绍洪的忠实而给力的法庭陈述,自由了的朵莱蒙把他的志愿者协会发动起来了,反对鹿岛非人性的虐杀大陆劳工,反对不顾事实,掩盖邪恶事实,反对种族歧视。

  不是叶绍洪要操控日本本土民众的情绪了,是蓄积已久的民众情绪,找到了一个点,于是,这个点就爆开了。

  爆得很大。

  国际上的媒体,都开始聚焦日本花冈虐杀大陆劳工事件。反倒是大陆的媒体却在沉默。那时候,没有互联网,没有围观就是力量的说法,只是按照自己正常的轨道干事儿。

  墙内开花墙外香,很多年以后,大陆的氛围也经常是这样,不是不想知道,而是河蟹神兽的能量太大,很多人只能看到过滤过的信息。

  叶绍洪和都季诚也拿了一面旗子,跟普通的日本民众一样,在街头上走着,口号不用喊,叶绍洪和都季诚都不会日语,没办法跟右翼组织唇枪舌战。

  只两天的时间,从东京到鹿岛组本部到花冈,左翼和右翼开始对垒。

  朵莱蒙的联合阵线左翼联盟,挂了比鹿岛组两倍还多的横幅和标语。要是光比这个的话,鹿岛组肯定败得体无完肤。

  联合阵线最擅长地就是街头抗议,右翼组织擅长在内阁决策上搞鬼,擅长黑社会玩地威胁和暗杀那一套。

  没想到的是,伊势神宫的那股非世俗的力量发动起来了,宫本守藏拿起了刀,头上系了白绸带,白绸带上写了字:决战鹿岛组。

  刀,在日本,是一种神兵,一旦动用了刀,再加上非世俗的那种绝对高大上的理念,那应和者如云。

  就这么,日本国境内,因为花冈惨案——是花冈惨案这四个字,引起了另一股力量,纯民间的侵略忏悔力量。这股力量不分社会阶层,是散户,从大学教授到街头书屋到普通的酒店服务生,人数不是特别多,可,行动坚决。

  最有影响力的是菊木夫人的学生,东京大学历史教授中山宏,最务实的行动派。

  四股力量,都有理念,就这么各自有了阵营。这样的,当面对垒的街头宣讲和私底下的暴力对抗一直持续了将近一个月。

  菊木夫人开出了他的治外伤的药。药效很好,这很意外地,菊木夫人跟人类解放联合阵线和纯民间的侵略忏悔力量站到了一起。

  外务省的官员们快疯了。

  失控了,鹿岛组不得人心,原先的设想全部作废,不得不重新调整计划,以应对民众的反对热浪。

  需要记上一笔的是,有留学的大陆学生拍了一些日本民众为了当年被虐杀的大陆劳工聚集街头的照片。

  差不多是十年后,陆陆续续地在网上有了花冈惨案的史实报道。

  比较那个地是,很少有大陆媒体能全面地把日本国境内发生的事儿报道出来,只是有选择性地为了宣场某些人需要地或者是某些人想看到的东西,发出来所谓客观加严谨的新闻。

  没办法,和谐神兽是巨无霸,没谁,吃饱了撑地,想干掉这个巨兽。有位教授说得挺好,跪着,远比站着要安全舒服得多。跪久了,就不觉得是跪着了。

  ……

  叶绍洪还有一个非常神圣的任务。

  要把道祖行止图送到伊势神宫。这个,要是吹一点儿说,就跟三藏法师把西天取来的经送回大唐一样,多尊崇都可以,没有日本人会说不中听的话。

  这是非世俗地,非常神圣地举动。

  伊势神宫在三重县伊势市。如果不算那从天而降的说法,这座神宫应该是创建于天武天皇时期,建筑样式来源于日本弥生时代的米仓。1957年以前,外国人是不能进神宫地,比那个鬼社不知要神圣多少倍。叶绍洪这次奉送道祖行止图到伊势神宫,要等那位主祭司进行了朴素而庄严的祭拜活动以后,再进行奉交仪式——这词儿都神圣了,比外交上的交接仪式还神圣。

  叶绍洪记住了舞泽苍之的话,没有嘲笑,用尊重,等着日本国民选好日子,进行祭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