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将军从新兵开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85 钱没有问题

将军从新兵开始 枪在手跟哥走 2329 2018.12.07 10:49

  关长胜带着特战旅的兵围住了岳江。岳江仍然死挺着,倒驴不倒架子,声称,是执行秘密任务。

  也许,有些东西确实不能光看表面,岳江人这么狂,胆子这么大,有他狂的底气,曾经在四战区因为抓捕偷渡越境人员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四次,是四战区的标杆人物。

  他的毛病是被四战区惯出来地,经常会打着执行任务的幌子,干一些特别出格的事儿,打车、吃饭不给钱,还把四战区招待所一个女服务生强上了,最后的结果呢,是耍朋友,胡弄着写一个书面检查就过去了。

  论资历,两个叶绍洪加起来,也抵不过一个岳江。就算叶绍洪授了下士军衔,也还只是一个兵,岳江可是正儿八经地,中校副处长。

  岳江事件最终的结果,也就是战区情报部跟军务部到纠察队跟曲班长、郑群都谈了谈,说了一些安慰话,岳江拿着一张纸,念了几句工作方法简单粗暴,指挥不当的检查。岳江擅自调动侦察队战士的事儿,被情报部说成是执行搜查任务,找一个代号叫夜鹰的日本女人。

  还能说什么,明明是无组织无纪律的极端危险行动,却和了稀泥——要说有秘密任务,岳江那次让侦察队的兵穿上戏装抓罗思聪,是真有这么一档子事儿,上头的某些人,是想弄住罗思聪,弄到他们想弄到的东西。

  卫处长相当地窝火。蹲点抓假军车,一点儿收获也没有,守了将近十天,那假军车好象提前得到消息,猫起来了,根本没露头儿。

  纠察队里就因为多了岳江这么一个人,整个地气氛都不好了。偏偏军务部那边还给了岳江一个尚方宝剑,特殊情况下,可以请示军务部调动侦察队执行紧急任务。

  岳江手底下有兵,那牛劲儿就越发得大。他没跟卫处长商量,带着二十多个人呼呼啦啦地去抓假军车。

  第一天就有收获,抓了两辆假军车。

  照这么个势头下去,岳江至少要立一个三等功了。

  卫处长什么话也不能说了,干脆由着岳江折腾。卫处长没有机关工作经验,性格直来直去,应付上面那些人,明显是短板,还好,陶处长在这中间协调着,没跟军务部的人搞出什么矛盾。

  卫处长刚来警备处的那股要踢头三脚的心劲儿消了一半儿。

  叶绍洪和吕峰队长去了丽丽歌舞厅。马勇的尸体还在那挺着呢,牵扯军人被杀的大事件儿,警察们都不敢靠边儿。

  叶绍洪请示了萧司令,把活儿接着了。

  吕峰队长手头有两件凶杀案了,杀人的用的都是双管猎枪。有萧司令顶着那么大一个名头,查杀人案,查马勇被杀的案子,方便很多,军地双方的人都能用得上。

  马三儿这小子胆子够大地,拿着管制枪械,大白天行凶。马勇身上中了两枪,胸部一枪,肚子上一枪。

  技侦组的警察到了现场,就开始取物证,拍照片。

  叶绍洪很仔细地看着。部队里查案子,就缺这方面的人才,老邢说过,死物会说话,从死者身上,可以查到很多线索。

  吕峰拿了根儿烟给叶绍烘,“要不要抽一根?你那半边脸儿还肿着呢,抽根烟止止疼。”

  叶绍洪摆了摆手,“我可不能惯我自己这毛病,烟这东西,还是不抽地好……我这脸没事儿,岳江那家伙没敢往重要地方招呼,他不傻,我跟你说,我8岁那年和我老爹出去拉盐,被借来那马踢了,当时就昏那儿了,吓得我老爹什么都不顾了,抱着我上医院跑,结果呢,一点事儿没有,我呀,从小就皮硬。”

  “你倒是挺会自我排解,还有一个事儿,就那位二姨子罗思聪,被人绑架了,对方要五百万赎金,我琢磨着缓一缓,靠一靠那帮人。”吕峰队长把大事儿说得跟打酱油一样轻松。

  压在身上的任务都很重,一开始摸不清头绪,等到乱乱头爆开了,反而不用怎么费劲,也知道该干什么了。

  “关队长把小六子给逮住了,小六子跟一个日本女人去机场坐飞机,还办了日本护照,他娘地,以后办他,还要按照国际法,那日本女人教了他一句话,律师来以前,一句话也不要说。”

  叶绍洪说:“歌舞厅这边取证差不多了,萧司令的意思,马勇的尸体先放在医院,解剖完了以后,我们再找家属谈。”

  吕峰队长点了点头,“行,咱们去冒斗山,给罗思聪松松绑,你去看看吧,那边靶场的活儿,干得热火朝天地,马支书要争当先富起来的人,夜以继日。”

  叶绍洪坐到吕峰队长的警车上,问了一句,“绑架罗思聪地,是什么人?”

  “有可能是那两位带着国宝的家伙派出来地,想靠日本人把货顺出去。开河那边的魏队长正请示着呢,要跟我们这边的鬼头案并案,一起搞。”

  吕峰队长带了技术组,8位刑警,三辆警车呼啸着,到了冒斗山。

  叶绍洪下了警车,看着大变了样子的冒斗山。第三次来了,前两次是查走私,那时候,是跟谢参谋、邓班长并肩作战,这第三次,事儿更大,价值连城的国宝文物,军地联合办案。

  冒斗山已经没有居民区了,西区的两栋楼房改成了攀登训练场,中区是侦察队的营部,东区是战士的宿舍楼,战术、格斗训练场,南区是正在兴建的射击靶场,北区还没启用。

  很好的一个地方,就是没派上好用场,也不知道侦察队在这儿,能不能住稳了。就岳江那嚣张劲儿,侦察队消停不了。

  官家营的马支书马六两化悲痛为力量,指挥着一帮人正忙活着呢,运沙运石料都亲力亲为,亲侄子马勇为了争这生意,命都搭进去了,谁以后要是再敢打射击靶场的主意,拿命来换。

  那位监狱里的钟大校有一句很透底儿的话,人类发展的动力,是靠着私欲的膨胀来推动地。能人们都很会总结,在监狱里都出书了,卖得楞好。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就是要极大限度地满足个人想发财的欲望。

  吕峰队长和叶绍洪进了地下射击俱乐部,这里设了一个临时指挥部,里面有三个内勤在整理案卷材料。

  四个武警站岗,闲杂人等根本不让靠边儿。

  绑架罗思聪的那帮人,刚发过来一个消息,先要二百万,交接时间是晚上7点,交接地点,大牛港二号货栈码头。

  对方很会算计,先拿到手二百万,只要有人肯出这个钱了,就算钓到了大鱼。给罗思聪出头的是那位腰缠万贯的东方大酒店的老板张鹏。

  这千头万绪的,罗思聪这双重国籍的人,来头挺大,牵出了这么一位大人物。张鹏张董事长说:“钱没有问题,人必须保证安全,小聪不能有任何闪失。”

  听张董事长的口气,小聪聪,跟他的私生子似地,相当金贵。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