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将军从新兵开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9 就怕被惦记

将军从新兵开始 枪在手跟哥走 2537 2018.11.09 08:13

  中午吃饭的时候,叶绍洪买了一个最便宜的豆腐汤,加三个馒头。

  叶绍洪的这种吃法,是最省钱地,机关兵都没有这么省地。

  有些老兵注意到了叶绍洪,几乎每次,都是等没人打饭了,叶绍洪才到,买菜有时只花五毛钱。

  叶绍洪忙着吃饭,没看到食堂里头,管理处那位班长正跟纠察队原来的王班长喝酒呢,有一位老司机拿着自己的饭碗一边吃着,敲了敲门,就进了食堂里头。

  “老王,那个兵,叫什么,叶绍洪?”老司机主动找话茬。

  “咋地,看上了,你家妹子年龄有点儿大,28了,不行。”王班长给老司机倒了一杯酒,“下午没事儿吧,喝点儿。”

  “不行,下午要去接人,你喝你地……你,老王,不对,你刚才,瞎说什么,我妹才24。”老司机反应有点慢,刚回过味儿来。

  “24也不行,就你们家人那长相,皮肤也不行,不细富。”王班长小口地哧溜地喝着,开始乱扯了。

  王班长根本就不知道老司机还有个妹。

  警备区的老兵油子们聚一块儿,没别的,只要谁家有姑娘,就乱扯乱拉地保媒。这项非官方业务一直很热络,成功率还挺高地,比如说,范家那个二姐,要不是眼光太高,上了李逗眼的床,没准儿,还真能成了程国平的媳妇,王班长对这个事,一直深以为憾。

  老司机找上王班长,也不纯是闲扯淡,还真上心打听叶绍洪的情况。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么,叶绍洪那张黑炭脸,老司机就觉着有妹夫相,投缘。

  “别想了,你以为就你会惦记,我跟你说,叶绍洪在警备区呆不住,人家会大鹏展翅,你明白我的意思吧,警备区的庙太小了,盛不下,干脆,我也不跟你打马虎眼了,给你透个大消息吧,通信营宋营长你认识吧,宋营长要保媒,介绍战区动员部的侄女,你觉着,你的脸,能比动员部部长大?”

  王班长也不知是打哪听来的消息,说得跟真的一样。

  “靠,什么年代了,爱情,爱情懂不懂,两个人在一起,要有爱情基础。”老司机还真就跟王班长争讲起来了,就好象他那24岁的妹妹跟黑炭脸的妹夫真的会有那个什么豪门大院的高贵姑娘不可能有的心如撞鹿的爱之基础。

  老兵油子们聊天儿,能聊出这种词汇也够档次了。

  叶绍洪还没认真想过什么是爱情基础,眼下,他要好好琢磨一下自己的现实情况。他想出一个挺自律的作息计划。

  每天早晨5点30起床以后,利用45分钟的时间跑步,6点30到7点,学半小时英语,7点到7点20到食堂吃早饭,7点20开始打扫卫生擦地擦桌子,8点到9点整理老干部档案,9点到11点,帮乔干事整理考生档案(宋营长那边要是活儿多,就以帮宋营长为主)。

  下午的时间,仍然以整理档案为主,随时准备给两位任免干事拿档案。

  晚上,加班整理一个小时的档案,这段时间,组干处处长和副处长也会上来加班,算是跟领导们看齐的意思。

  总而言之一句话:高标准,严要求,做一个让领导用着顺手,用着放心的兵。

  一个处在安逸环境里的兵,能做到这些,应该就算是一个很好的兵了。

  ……

  叶绍洪坐在档案室里,挺入神地抄写着一份螃蟹爬一样的自传,一位识不了几个字的老司令,字虽然写得不好看,可里面的内容相当好,叶绍洪看了一遍,觉得都可以当成教科书一样的历史看了。

  别看只是抄写一遍,真长知识,老司令经历的事儿,是叶绍洪老家龙山镇的秘辛,有研究价值。

  老干部的自传是秘密级地,不能抄写带出去,叶绍洪就是抱着学习的态度,抄下来以后,作为备份档案放到档案里,可以当成战争史的基础史料。

  就这一点,要是给叶绍洪写个人鉴定的话,可以加上四个字:喜欢学习,如果再加上,肯钻研三个字,基本上就可以说,这是一个知识型人才。

  类似,杜副院长和丛丛的老爸。

  萧副司令是指挥型人才,直白地说,就是能带兵会打仗。

  会看档案的人,翻开任免履历表,只要看了个人鉴定和德才表现那一栏,基本就可以判断这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常年搞人事工作的,确实有几把刷子。

  叶绍洪正在积累这方面的经验。

  叶绍洪握着乔干事送的那管老英雄笔,一笔一划地抄完了老司令的自传。一抬头,看到了齐副处长在档案室里看资料,赶紧站起来,给齐副处长打敬礼。

  刚才听到动静了,以为是哪位干事进来查档案,就没那么多礼。工作时间,尽量不干扰,都忙,客气话不用说。

  “小叶的字,有功底。”齐副处长拿在手里的是李副主任那位老爹的自传,这份自传乔干事又改短了一些,叶绍洪正式抄录了以后,缩成了15页,有些夸夸其谈的东西,直接删掉了,叶绍洪抄写的时候,有些不对劲儿的地方,也都直接改过了。

  “就是简单练过。”叶绍洪惜字如金,没有废话。

  “文字水平不错,这些老干部的自传,你有重点地顺一顺,重要的东西不要改。”齐副处长这也是提点叶绍洪,个人写的东西要尽量保持原汁原味儿。

  “我明白。”叶绍洪也知道个人档案的禁忌,对老干部们来说,亲手写的自传,是最基础的东西,不改最好,不过,李副主任家里那位有点儿不自觉,把别人干过的事儿也往自己身上拉,不厚道。

  叶绍洪是从真实这个基点出发,也是对地。

  齐副处长给了指点,叶绍洪干起来更有劲了,就从老干部的自传开始,润物细无声地锻炼由文字到文章的把控能力。

  乔干事摆在桌子上有十一份要抓紧整理的自传,有五份需要重新抄写。

  第一份,张洪修,曾任东海军区副司令,享受待遇,兵团级正职,战斗经历,东峰市北登县古登镇古登村少儿团团长,古登小学教师,历任东平抗日先锋总队三路指挥长、总指挥长,后任东平抗日独立纵队司令等职。

  个人履历这一栏,原始档案里必须有纸质任免表作基础,有些年代久远的,找不到原始纸质证明的,就要有两人以上的纸质证明,并摁手印。

  高职务的首长,档案里一般不会缺件,就是五槐警备区这边备份的复印档案也很齐全,一位经历丰富的老将军,档案资料差不多就是一部革命斗争史——有些早期从事地方工作经历的,会更坎坷一些,经常会有自己人斗自己人的惨烈遭遇。

  张副司令的自传里有句话:我能活下来,真是奇迹。

  叶绍洪从张副司令的个人履历里,发现了一种很有用的联系,要是把职务高的和职务低的履历放到一起,很容易就能发现,高职务首长的老部下是谁,往下一直顺的话,差不多可以厘清整个战区的各个派系。

  叶绍洪这一通忙,连吃饭都忘了。

  宋营长拿了饭盒,给叶绍洪打了饭菜回来。

  闻到饭菜香,叶绍洪这才停下了笔。

  “吃饭了,叶绍洪。”宋营长喊了叶绍洪一声。

  天哪,怎么能让宋营长替自己忙活,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不得了,机关里最能传一些没影儿的消息了。

  “宋大姐,你怎么没回家吃饭?”叶绍洪关好档案室的门,心里边莫名的有一种感动,都不知说什么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