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重生之国民妖精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去看海吧!

重生之国民妖精 宅豆芽 1090 2019.03.21 11:18

  苏研青身上穿着黑色连衣长裙,是比较规律和普通的款式,虽然看着普通,但是布料上的刺绣暗花,透露出这条裙子的价值不菲,低调中带着奢华。

  她下了车,让司机把车开回去,晚上再来接她,看着顾家大门有一种恍然,她小时候常来顾家做客,顾伯父和顾伯母对她也非常好,但是后来顾炎和程墨在一起后,她就很少来了。

  上次来是去年顾炎的生日,顾伯父与她寒暄了几句,而顾伯母对她也没有在她小时候那么亲热,而是保持着客气礼貌的疏离,跟别的人家来的客人没有什么不同,只有在面对程墨和顾炎的时候才会露出疼爱的神情。

  其实她是认命的,如果不是在酒吧遇见的那个痛苦哭泣的女人,她本来已经是认命了。

  林管家笑眯眯的看着她,礼貌的打断了她的思绪,说道:“苏小姐,请进老爷,太太还有少爷小姐都在客厅候着您呢!请跟我来!”

  她在心里安慰自己,无论如何自己已经会嫁给顾炎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顾家除了顾炎以外,还有一个女儿顾淼,与顾炎相差8岁,这个姑娘每次见到她都是横眉冷对,没有给过她什么好脸色,搞得她莫名其妙。

  每次程墨都会安慰她说:“她就是小孩子心性,研青不要与她生气可好,全是当看在我和顾炎的面子上吧!”

  阳光下,一家四口有说有笑的,在她进去的那一刻,笑声就戛然而止,每个人的眼神仿佛都在述说着她的格格不入。

  她还是一眼就看到了男人的脸,高挺的鼻梁带一点点的鹰钩感,眼光锐利如刀,看着他的脸庞,他发现他的下颌角越发清晰明显。

  最近公司应该会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他们这次意外事件,多多少少也给顾家的生意带来影响。

  顾伯父先开口了,慈祥的笑容后面藏着一贯的算计心思,他说道:“研青,快坐下,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他还是很满意这个婚事的,苏研青的利用价值在他看来是程墨比不了的,毕竟她的外祖父地位尊贵,苏家的商业地位更是他们顾家和程家都比不上的。

  在苏研青的帮助下,他们顾家可能会创造更大的辉煌成就,可惜他家里的女人和儿子都是一群目光短浅的人。

  苏研青礼貌的打了招呼:“伯父、伯母好,顾淼好!”顾淼身穿黄色的连衣裙,如果不是面上露出不屑的神情,应该看着十分娇俏可爱。

  她咬牙切齿的说道:“感谢苏家小姐,光临寒舍,自是令寒舍蓬荜生辉!”

  顾伯母连忙岔开话题,说道:“今天的糕点是新来的厨子做的,苏小姐快点尝尝看,合不合胃口!”

  顾淼听了说道:“苏小姐家底殷实,工作上也颇有能力,什么好的东西没吃过,不过今天母亲准备的这个红茶十分好喝,我给你倒一杯尝尝。”

  说着她竟然亲自站了起来,拿着茶壶过来倒茶,精致的陶瓷茶壶,上面印着鲤鱼戏水图,每一片鳞片都镶着金边,看着栩栩如生。

  她将茶倒在她身旁的桌子上面,一个没拿稳,滚烫的茶水就洒到苏研青身上。

  她装作惊恐万分的样子说:“对不起,苏姐姐对不起,我带你去洗手间整理一下吧!”说着就拉着她往洗手间走。

  苏研青胳的膊被拉的生疼,身上被烫的地方也疼,这些都不算什么,最让她痛苦的是顾炎没有任何表情,没有一点担心和动容,她想着让自己的心死,可是还是忍不住对他有所期待。

  一到洗手间,顾淼马上放开了手,厌恶的在洗手池中洗着。

  她的声音温柔小声,但是说出的内容却恶毒无比“你不要妄想当我的嫂子,像你这样的贱货根本就没有资格,你妈妈借着权势非要嫁给你的爸爸,你又借着权势非要嫁给我哥哥,都是一样喜欢倒贴的下贱东西!”

  苏研青震惊的声音问道:“你说什么?”

  顾淼重复的说道“你跟你妈一样都是喜欢倒贴,男人不想要的贱货!”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顾淼没有露出震惊的模样,而是得意的笑了,然后像演戏一样的飞奔出去,一边跑一边大哭起来。

  苏研青看着自己的手愣愣的出神,她的母亲是她的逆鳞,怎么骂她都无所谓,不可以说她的母亲。

  从厕所走了出来,看到顾伯母眼光如刀子一般射像她,抱着哭泣的女儿柔声安慰着。

  顾炎恶狠狠的说道:“苏研青,你竟然敢动手打她!”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

  苏研青的脸火辣辣的,她的眼中再次涌出泪水,她感觉心痛的无法呼吸,为什么一切都会变成这样?

  她哭着跑了出去,她好想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

  再过一周就要举行婚礼了,上次不欢而散以后。父亲就派了王助理来看着她,王助理不苟言笑雷厉风行,不愧是父亲用惯的老人。

  她苏研青虽然胆小懦弱,但是在商业上颇有才能,主要是新颖的想法和缜密的心思与叶煜的大胆冷静和三寸不烂之舌结合。

  一个出招,一个执行,在一起总是能够事半功倍。

  她们一步步逐渐将苏氏集团的名下的珠宝,服装和餐厅酒吧都管理的仅仅有条,这也是王助理看着她的原因。

  明着是为她筹备婚礼,其实也是为了监视她,怕她再一次多生事端,换句话说是怕她卷钱逃跑吧。

  银行的账户,手里现金的多少张卡,名下房产车产,都被点算的清晰明确。

  今天她与王助理事情办的已经差不多了,看着手表已经9点了。

  因为匆忙加上事情发生的不太上得了台面儿,所以婚礼也不打算办理的太过豪华奢靡。

  她们只给了圈子里相交较好的几家发了请帖,从设计到邮寄,也整整的忙活了好几天,今天才完成。

  王助理看着也有些疲惫了,她恭敬的对苏研青说“小姐,今天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您早点休息!”

  苏研青温和的说道:“好的,您也是!”

  待王助理走后,她才松软了一直挺直的腰,躺倒在沙发里,时光静静的流逝着,她多想远离纷争找个没人认识的小山村过隐居自在的日子。

  她想着想着,睡意涌上来,困的她眼睛都要闭上了。

  突然,一阵铃声响起,吓的她浑身一个激灵。

  她认命的从沙发里站起来去拿手机,屏幕上是一串从未见过的号码,电话接通里面传来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是叶煜。

  她的气息不是很稳,一直在喘息,她好像在躲着什么,只能听她轻声说:“研青,出事儿了,有人想害咱俩,你要小心……啊,是谁?嘟嘟嘟……”

  她并没有说出小心后面的名字,电话就被掐断了,她越想越害怕。

  最近自己的权利被收,叶煜失踪联系不上,她越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心里慌慌的,心里有一个念头,报警,对她要报警。

  她正打算打110的时候,突然手机铃声又响起来,她以为又是叶煜,连忙问:“你在哪里?”

  里面传过来了的是劈头盖脸的怒骂声:“苏研青,你把程墨藏哪里去了,你个贱货,要不是你,老子早就和程墨结婚了,她不接我电话,说什么她要让一切都结束,呜呜呜,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子公司也不要了,省的受你家里的威胁,跟你同归于尽。”

  明显是带着醉意的话,但是苏研青还是忍不住心里再次抽痛。

  苏研青冷静的抓住了他说话的重点。

  她的心里毛毛的,程墨,程墨不会做傻事吧,那满脸泪痕指责的脸又一次浮现。

  她挂掉顾炎的电话后,连忙拨打了程墨的电话:“响了好一阵子,才接起来,里面略带哽咽的声音响起,研青,我好狠你,好狠,可是我又狠不起来,研青我想去看海,我们去看海吧!”

  苏研青半天也没有说出话来,停顿了一下问道:“你在哪里?”“我在往我们小时候常去的月牙岛去!”

  “好的,你等我,千万别做傻事!”

  “嗯,等你研青!”苏研青急切的出了门,开车向海边驶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