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重生之国民妖精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我好不甘心

重生之国民妖精 宅豆芽 2207 2019.03.23 11:12

  苏研青开着车,在高速公路上极速飞驰,她心里默念程墨,你一定不可以出事!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苏研青的心里感觉很慌乱,她的脑海中回想着叶煜的话:“研青,出事儿了,有人想害咱俩,你要小心……”小心什么?她没说完的话在她的脑海中回荡“要小心!”

  她在前面的休息站停了下来,没有继续飞驰,她担心程墨,也担心叶煜,她的手紧张的有一点发抖,她颤抖着拨打了110,警察问了她几个问题,她一一回答,警察要求她明天一定要来警局做笔录,她轻声答应后,觉得安心了许多。

  窗外的天色阴暗中,透出一丝诡异的色彩,“啪!”一滴雨水打在苏研青的车窗上,紧接着一滴又一滴的似乎在敲击着神秘的乐章。本来在打完电话后苏研青平静的内心,在看到雨水如一层一层迷雾一般的覆盖了车窗,她的内心又一次不安起来,她发动车子继续向月牙岛开去,程墨,你一定要等着我!

  在高速公路旁的树林深处有一双蓝盈盈的眼睛兴奋的望向她的车,它嗅了嗅,好像感受到了某种期待已久的味道,它的眼中闪烁着狂热和痴迷,它在树林中快速狂奔,追随着她的车子!

  半小时,苏研青终于到达了月牙岛,她连忙拨打程墨的电话急切的问道:“程墨,你在哪里?”“研青,你还记得我们的秘密基地吗?”“程墨,今天雨很大,树林可能有危险的!”

  “不嘛,研青,那里是我们记忆中最美好的地方,也是我童年最幸福的时刻,我马上就到了。”

  “好的,你等我,在那里不要乱动!”

  “好的,研青。”苏研青赶忙往树林深处走去。

  月牙岛之所以称为月牙岛,是因为整个岛的形状是月牙状,岛的上端是地势较高的,且需要穿过树林的小路,中下部分则是挨着海的沙滩。小时候,每次她们两人都会穿过树林到岛顶端的小木屋里面,说一些悄悄话。

  她飞快的向小木屋走去,雨水打在身上她整个衣服全部湿透了,她感觉全是冰冷冷的,风刮的很大,雨伞根本一点用也没有,她的双脚满的泥泞,道路湿滑,她废了很大的力气终于她走到了木屋。

  她敲了敲小木屋的门,大声喊着:“程墨,你在吗?”四周黑漆漆的一片,除了屋外风雨的声音,她听不见任何响动,她仿佛听到楼上有哭泣声,她一步一步的踏在楼梯上,鞋子在地板上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就像她的心跳声一样,她来到二楼。

  看到阳台上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她问:“程墨?是你吗?”没有人回答,她走过去,竟然发现阳台上空无一人,她突然感觉背后好像有人,她猛地一回头,一个黑色身影,如闪电一般,像她身后袭来,她猛的一个转身,一个强壮的有力的手臂,一把抓住她的脖颈,她感觉自己的脸因为无法呼吸而出现青紫,她忍不住张开嘴巴呼吸。

  她在绝望中,使出全身的力气拍打来人的手臂,那个人像个铜墙铁壁一般一丝动容都没有,他嘴里并且发出了一声轻蔑的嗤笑,随后她晕了过去,失去了直觉。

  漆黑的阴冷的房间,一个女人卷缩着身体在房间的一角,她已经被关了20天了,自从她醒来就一直在这个房间,她担心自己忘记时间,每天都会在墙上做好标记。

  房间非常严密,一丝风也感觉不到,但是她能感觉到屋子里的湿气,自己应该还在海边。

  她在这个房间里面吃喝拉撒睡,屋里的腥臭味道熏的让人作呕。

  可是她天天都在这里,让她感觉已经感觉不到,身上还是那件黑色的连衣裙,湿掉的衣服一直潮潮的粘在身上。

  腿脚上满是泥沙,腿刮破的伤痕已经开始结痂,有些较深伤口已经发生感染,开始流脓。

  她的喉咙也已经干哑,她开始大声喊叫着,后来发现根本是白费力气。

  每天都有人从门的洞中扔进饭菜,像泔水一样的饭菜,在她刚进来的时候,闻道就呕吐起来。

  可是现在,她面无表情的吃着,饥饿会让人吃掉任何可怕的东西。

  她听到“吱呀”一声门开了,外面巨大的强光照射进来,一直在黑暗中的她感觉到眼睛的刺痛,慌忙闭上。

  外面传来了,一个麻木的声音“你终于要解脱了,高兴吗?”

  声音明显用了变声器,但是熟悉的嗤笑声,让她感觉到还是那个人,那个掐住她喉咙的男人。

  2个身材壮硕的男人走来,苏硏青极力想要看清楚他们的样子,可是没有办法,这些人全部带着黑色的面具,面具上有着特殊的花纹,像是莲花。

  苏硏青默默的将花纹记载心里,她即使死掉也无法知道他们的身份,多么可悲。

  2个男人,一个利落的堵住她的嘴巴,另一个快速将她的手脚绑好,她的头被套上了黑色的麻袋。

  她被人像死猪一样拖出来这个房间,随着移动她感觉到了流动的空气和湿咸的海风,她贪婪的呼吸着,仿佛想要把这最后的美好留在她的血液中。

  “咚!”一个巨大的木棍撞击着她的头颅,鲜血开始溢出,她仿佛听到自己头骨碎裂的声音。

  “咚!”她感觉自己的整个肩膀都脱臼了,完全无法动弹,她感觉自己的意识逐渐模糊了起来,身体开始从高处下坠。

  身体撞击到悬崖上的石块,她的肋骨断裂,她感觉已经插进她的肺部,她感到自己无法呼吸,她拼命的喘息着。

  在经历过数次撞击后,她最终落到了海里,海水冲进了她的口腔和鼻子,她脚上的石块儿拖着她向海底深处。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前所未有的冰冷和沉重,她心想我就这样死了吗?这样死了是不是对我来说也是解脱吧!

  过去的时光去潮水一般涌到她的脑子里闪过,她感觉自己身体的灵魂好像已经出去了。

  她感觉自己马上要跟大海永远融合在一起,在她的脑海中她父亲的脸,本来应该疼爱她的父亲,他冰冷冷的望着她。

  即使她努力的取得好成绩,努力经营好企业,他的却从来没有表扬过她一次。

  顾炎的脸上出现的厌恶神情,明明小时候对她那么温柔,到底是哪里做错了。

  她曾经在他的公司出现危机的时候,给予他支持帮助,但是他还是讨厌他,为什么?

  她心中的冰冷与海底的冰冷如此相似,心中的怨恨与地狱的恶鬼何其相似!

  为什么?

  为什么我今生从没逍遥快活过?

  为什么我百般努力还是没有得到你们的喜爱?

  我好不甘心,我好不甘心!我好不甘心!

  她的内心被不甘这个词冲满,我不甘心这样活一世,不甘心此生从未为自己活过!

  一团蓝色的光芒发现了什么好的时机,飞速的像她袭来,它变成一只奇怪的小兽模样,嘴里兴奋的发出了奇怪的“啊啊啊”的叫声,它张开了大嘴巴,似是想要把苏研青吞进肚子里。苏研青内心不甘在她的内心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怨恨,这股怨恨逐渐在她体内流动,她的身体逐渐散发出紫色的黑气。

  小兽一下子就被弹开,它的眼睛露出了奇怪的神色,它重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它逐渐的靠近苏研青的身体嗅了嗅,它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它再一次张开嘴巴,这一次苏研青的身体突然爆发出强烈的光芒,蓝色的小兽的身体一下爆裂开来,爆裂的身体一点一点被苏研青的身体吸收。

  她感觉身体中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力量,她睁开了双眸,那眸子如野兽一般嗜血,冒着蓝色的光芒,她仿佛如来自地狱版的恶灵散发着黑紫色的光波,身上的细小伤口也逐渐恢复,肩膀的巨大血洞幻化成为一朵地狱之花——彼岸花,在那一瞬爆发出的强烈光芒,吓得周围的鱼虾全部四处逃散,几只来不急逃跑的,全部死亡,翻着雪白的肚皮,有的飘到海上,有的被其它的鱼吞进了肚中。

  苏研青周围的光芒逐渐暗淡下去,她又一次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她的身体随着水流在大海漂泊。

  小木屋上的人,看着她的坠落,表情不削又无奈,解决一个这样的小姑娘,如此低级的任务,还要他这样的人出马,真是浪费他的时间,随后他像一阵风一样消失在黑暗中。

  不多时,程墨抵达了,她出现在小木屋二楼的阳台上,看着外面的狂风暴雨,嘴角露出了,一丝不被察觉的诡异笑容,这个笑容与她平时的温柔可爱截然不同,她拿起手机拨打这苏研青的电话,听到了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个声音如此悦耳动听,苏研青你不要怪我,怪就怪你们苏氏集团生意太大,一只肥羊每天都在眼前晃动,让很多饿狼都趋之如骛,而我,只不过是最先下手的那只而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