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当勇者转生成为魔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守墓者(包含前两章)

当勇者转生成为魔王 仙刃 2048 2019.05.06 18:34

  时间如白驹过隙,眨眼间便过去了许多不经意的时刻。当苍夜非常顺利地住入樱满姐弟所在的这座海岛之后,平平淡淡的新生活便展开了足足有三个多月。

  “啊,早上好,苍夜!”

  瞧见苍夜醒来,少女立刻挺直身体,灿烂一笑。

  “……虽然事情经过我大概已经猜到了,但我还是想问一句,真名,你在这里干什么?”苍夜沉默了一会儿,随即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明显地表现出了对少女这种行为的头疼与心累。

  “当然是来叫你起床的啊,早餐已经做好了哦。”真名轻轻一笑。

  “哈……你就不能换一种正常一点的方式来叫醒我吗?还有,你是不是又擅自打开了房门的锁?”

  苍夜再次叹气,然后宛如例行检查一般,提出了这一系列的问题。

  说实话,这些问题的答案不用面前这个叫做“真名”的少女来回答,他也是全部知道的。

  毕竟,自从他来到这个世界三个多月以来,这样的事情早就已经发生过许多次,而他也对此从一开始的惊愕变成现在的习以为常了。

  “怎么?难道……你不喜欢和我在一起吗?”真名直勾勾地望着苍夜,一双粉红色的瞳孔不时闪过一阵血红色的光芒,显得颇为妖异。

  “……并没有不喜欢,但是你这样会让我很困扰的。”从小到大从未说过谎的苍夜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对面前这个少女说出了实话。

  他当然不排斥和真名待在一起,但是,真名的行为太过异常,这便令得他越来越在意这其中的问题。

  简而言之,在苍夜看来,真名一直都给他一种危机感,一种异样的危机感,让他非常担心。

  “你很困扰吗?苍夜……”听到苍夜的话,真名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

  “唉……”见状,苍夜不禁叹气一声,改口道,“我只是想让你在进来房间的时候,提醒我一声而已。”

  不知为何,真名就仿佛是这座岛的主人一样,照顾她的大人们都对她有求必应。于是,真名想要拿到苍夜这个房间的钥匙简直轻而易举,即使他将自己的房间门锁得再怎么严实,真名还是能够轻而易举地打开门闯进来。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执着?”面对真名的诱惑,苍夜并没有动摇,反而一脸冷静,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那还用说吗?因为我喜欢你啊,苍夜。”真名俏脸红润,宛如恋爱中的少女,毫不掩饰地笑道。

  而对此,苍夜却是不禁沉默了下来。他仍是没有办法理解这个少女的想法,这个少女好像从一开始就对他充满了好感,仿佛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当然的,苍夜并不相信这种事情,但他却一直都没有找出导致这种结果的原因来。

  “你真的喜欢我?”苍夜略微皱起眉头,看着身下的真名,他总觉得事情并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

  “真的,最喜欢你了哦,苍夜。”真名轻轻一笑,眼眸中越发绽放出血红色的光彩,“因为我们的基因是最完美的,只要我们在一起,我们的孩子就一定会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人类!”

  真名伸出双手,想要抱住苍夜,但却再次被苍夜制止了。

  “完美……”一边抓着真名的双臂,不让她胡来,一边呢喃着这个名词,苍夜眼眸闪烁不定,仿佛是注意到了某些不寻常的东西。

  “对,就是完美。你和我都拥有着世界上最完美的基因,我们都拥有着一个责任,这个责任就是创造出世界上最完美的生命。”真名轻轻一笑,如此说道。

  对此,苍夜稍微沉吟了一下,随即用满含深意的目光看向少女,试探道:“你说你喜欢我,究竟喜欢到了什么程度?”

  “只要你愿意,我的一切都是你的,苍夜,我就是这么的喜欢你。”真名痴痴地望着苍夜,脸上带着令人怦然心动的笑容,眼中充满了迷恋与渴求。

  在少女这句承诺传入苍夜耳中的那一瞬间,苍夜的左手手背上,那苍蓝色的八个图腾之中的眼镜蛇图腾蓦然闪烁出了微弱的蓝色光辉。

  “是吗?……”

  见状,苍夜叹了口气,不由得头疼了起来。

  在古老的神话传说中,破坏与毁灭之神——「湿婆」一共有八大化身,分别为地、水、火、风、空、日、月、祭祀。

  而苍夜左手手背上的八个图腾则是由解封了一部分的破坏之力与苍蓝之光融合而成,象征着这八个化身。

  那微微闪烁着光芒的眼镜蛇图腾,正是对应着八大化身中的「祭祀」化身。

  蛇,是一种颇具传奇性的动物。在遥远的古代,人们崇敬蛇,畏惧蛇,将蛇视为高高在上的神明而参拜。

  然后,经过漫长的岁月变迁,在人们口口相传的故事中,蛇成为了一种象征意义。

  从坏的一方面来看,蛇象征着冷漠、阴险、狡猾、神秘莫测;从好的一方面来看,蛇则象征着幸运、吉祥、神圣、长寿、财富、医药和健康。

  在人们的眼中,蛇是变化多端的,它能给人类带来灾难,也能给人类带来意想不到的福泽。正是因为如此,在遥远的古代,人们会对蛇进行祭祀,祈求其祛除灾祸,散播恩泽。

  “「祭祀」的化身……”苍夜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手背,又看了看身下这个名为“樱满真名”的少女,眉头一直紧蹙着。

  先前便说过,人们对神明祈求愿望的实现,便需要付出平等交换的代价。

  面对众生,神明不会偏袒任何人,就好比苍夜这个曾经的勇者,一度获得了众神的恩赐,看似无需付出任何代价,但其实,替代众神征讨魔王玛亥希,便是他获得强大力量的交换条件。

  而如今,因为借助苍蓝之光引发了一部分破坏之力的关系,「祭祀」这个化身率先被解封,令得苍夜得到了使用这个化身的权利。

  所以,作为这个化身的使用者,随着时间的推移,苍夜宛如在冥冥之中听到了「湿婆」的教导一般,逐渐知晓了关于这个化身的使用方法——

  被他选中之人,可以通过献祭自身作为代价,成为他的信徒,并从他那里获得愿望、祈祷的实现。而他,则可以将「祭祀」的种子植入信徒的体内,从而获得力量的增进。

  那么,要怎样才能够让被选中的人献祭自身呢?

  答案其实很简单,虽然苍夜不知道怎样才能选中一个人,但他知道,只要一个人愿意发自内心地说出一句“我是你的”、“我愿将一切都奉献给你”之类的话,即宣誓,然后,他再与这个人完成契约仪式,从心底里承认这个人,便可以将这个人变成他的信徒了。

  也就是说,樱满真名已经完成了两个步骤,只要苍夜一个念头,认同她成为信徒,那么整个献祭过程就完成了。

  然而——

  “你、你在干什么啊,苍夜!”就在苍夜沉思时,真名眼中的血红色光芒不知何时已悄然散去,然后她瞧见面前近在咫尺的苍夜,脸上便不由得浮现出了显眼的红晕。

  她着急地大喊道:“快点从我身上离开!”

  “……怎么回事?”苍夜不由得愣住了。

  “什么怎么回事?你快点走开啦,苍夜!”

  “你不记得了吗?刚刚你不是还说喜欢我来着。”苍夜看着害羞无比的少女,皱着眉头问道。

  “喜、喜欢?!那……那种话不是我说的!我才没有说过呢!”真名红着脸大声叫喊,显得很是清纯而可爱。

  “你……”

  苍夜不由得怪异地看了真名一眼,难道是假装的?知道诱惑对他不管用,所以改用欲擒故纵了?

  “……算了,走吧,该去吃早餐了。”苍夜沉默着思考了一下,随即还是略感疑惑地摇了摇头,放弃继续深究,并离开了床上。

  “嗯、嗯……”

  见到苍夜突然离开,真名不禁愣了一下,心底浮现出些许莫名的失落。她红着脸轻轻地应了一声,然后便也起身跟在苍夜身后,离开了这个房间。

  …………

  吃完早餐过后,因为年龄较小,生性活泼好动的樱满集提出了去海边玩耍,所以无所事事的苍夜便带着真名,和集三个人一起来到了海滩上。

  “真名,实验时间到了。”就在苍夜无聊地看着樱满两姐弟玩耍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衣大褂的研究员走了过来,向着真名喊道。

  “时间到了吗?……抱歉,集,我等会儿再过来和你玩。”

  真名停止玩耍,本来灿烂的脸色阴郁了几分。她转过头来,对着弟弟说了一声,然后便走到了研究员的身旁。

  然后,她又朝着苍夜笑道:“苍夜,请你帮我照看一下集,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嗯……”

  见到苍夜点头,真名始终保持着略带几分勉强的笑容,在研究员颇为畏惧的目光中,和这个研究员一起离开海滩,前往了岛上的唯一一座研究所。

  眼睁睁地看着真名离开,弟弟樱满集的脸色略显茫然,而苍夜则是若有所思,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事实上,从他被真名收留的那一日起,他便经常见到真名如同刚才那般被研究员接走,做研究实验。

  岛上建立着一座研究所,听说樱满姐弟的父亲就在那座研究所里面工作,但到了如今足足三个多月,苍夜都从来没有见到过那个父亲一面。

  即使是真名表达出想要收留来历不明的苍夜的意愿,负责安排樱满姐弟生活的工作人员也只是毕恭毕敬地答应了下来,没有丝毫抗议,就仿佛是对真名感到恐惧,从而听从命令一般。

  “这座岛上怎么净是些诡异的事情啊?……”望着远处那座耸立于高坡上的神秘研究所,苍夜不禁嘀咕了起来。

  “集,你知道你的姐姐是要去做什么实验吗?”苍夜转过头,看向樱满集问道。

  那座研究所除了相关人员外,其他人根本无法进入,所以,他便想着能否从樱满集这里得到一些情报。

  然而,樱满集却是茫然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姐姐和爸爸他们都没有告诉我。”

  “是这样啊……”苍夜不由得沉默了下来,他总觉得看到了某些令人在意的东西,却一直都没能弄清楚这些东西的真面目。

  “呐,苍夜,我要去找一个超级漂亮的海螺,你要来吗?”集向苍夜发出了邀请,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对于姐姐被接去做实验的事情,他早已经见怪不怪了,没一下子便调整好了心情,打算抛开姐姐去玩耍。

  “不了,我要在这里等你姐姐回来,如果等她回来找不到我们,那就麻烦了。”苍夜摇头拒绝。

  事实上,他是没有兴趣跟樱满集去做那种小孩子才会做的事情。

  “那……那我就自己去吧,我绝对要找出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海螺给你们看!”樱满集犹豫了一下,随即脸上浮现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

  “嗯,去吧,不过不要跑得太远,也不要去危险的地方。”

  苍夜一脸无所谓点了点头,反正这座岛上也没有什么危险的野兽,只要樱满集不跑到悬崖峭壁之类的地方,是绝对不会出事的。

  “嗯!我知道了!”

  对于苍夜这个宛如哥哥一般的人物,樱满集很是听话地点了点头,脸上也浮现出了纯真无邪的笑容。

  然后,在苍夜的注视下,樱满集那小小的身影逐渐远去,没一会儿就消失在了一片巨大的礁石之中。

  对此,苍夜不禁叹息:“真是的,都说了不要跑太远,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啊……”

  虽然语气颇有抱怨,但苍夜并没有起身,也没有去将樱满集带回来的打算。

  他只是静静地坐在沙滩上,眺望着蓝天白云和无边大海,一双纯黑色的眼眸陷入呆滞之中,不知道是在思考着些什么。

  直到某一刻,他眼眸一动,仿佛注意到了某样东西似的,竟缓缓站起身来,看向了身后不远处的那一片树林。

  呼~~

  微热的轻风在这座常夏的岛屿上吹拂而过,拨动树叶,令得树林中簌簌作响。

  除了这些,大海的潮汐声也不时传来,而映入眼帘的一切则宛如永恒的图画,显得寂静无比。

  然而,就是在这平平无奇的场景中,苍夜仍旧坚定不移地盯着树林,仿佛要看透这层层叠叠的绿色,发现其中的秘密。

  时间一点一滴逝去,正当退去的海水再次涨潮时,一道声音忽然从树林中传了出来。

  “原来如此,你果然注意到了我的存在吗?”

  伴随着这句话语,从灌木丛中走出的是一个身穿白色大衣的少年,他留着一头亚麻色的中短发,比苍夜稍微高点,看上去大概有十四五岁。

  “真不愧是被「夏娃」选中的男人,这般超越常人的直觉很是值得深究呢。”

  “你是谁?”听到白衣少年说出的这番莫名其妙的话,苍夜微微眯起眼睛,认真地问道。

  或许是出于战士的直觉,他从这个白衣少年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颇为强烈的威胁。

  “我吗?对于毫不知情的你,要该怎么说明才能让你理解我的存在呢?”如此说着,白衣少年抬起手摩挲着下巴,思考了起来。

  而看着这个突然出现,从未见过的少年,苍夜却是缓缓开口:“你……不是人类。”

  “哦?……这还真是让我感到惊讶呢。”白衣少年的脸上恰当地浮现出了讶异的神色,“不过你只说对了一部分,现在的我不是人类,但我曾经是个人类。”

  闻言,苍夜的心中顿时生出了警兆,“我本来还以为这个世界里没有人类之外的智慧生物,看样子倒是我想得太简单了。”

  他在心中暗自思考,回想起了在深月的世界里面所学习到的“多维宇宙论”。

  人们心中总是存在着对于异世界的幻想,他们会幻想异世界有魔法、怪物、外星人之类的异常存在,为“异世界”这个名词增添上一层神秘的色彩。

  苍夜并不知道他如今所处的这个世界有没有魔法,但他现在可以肯定这个世界绝对也是存在着异常力量的——因为面前这个给人奇异感觉的,自称为“曾经是人类”的白衣少年。

  “所以,你到底是什么?”苍夜直直地盯着白衣少年,质问道。

  “这样跟你说吧,人类这个种族拥有着自己的意志,每一个人都不例外,即使人死去,他们的意志也不会消散,而是会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意志群体,默默地关注着人类的生存与发展。”

  白衣少年指着自己,微笑着说明道:“而我,则是所有人类意志的外在体现,即代表者。你可以叫我‘守墓者’,或者,直接称呼我为‘神识’,也是没有问题的。”

  “人类意志……”听到这颇显虚幻的自我说明,苍夜的心中浮现出了些许的惊诧,他没有想到这个世界竟然还存在着这样神奇的事物。

  从那些话语中得到了许多一知半解的信息,他便继续询问道:“守墓者,神识,这些又是什么意思?”

  “嗯……问题有些多呢。”白衣少年笑了笑,“不过,现在的你还不能知道太多,因为我对你有点不放心。”

  听到他这么说,苍夜的身体顿时紧绷,很明显是感受到了迅速变得沉重的空气。

  “物部苍夜,你是一个神秘的存在。我看不到你的内心,但却从你的身上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与潜力,尽管夏娃意外地抛弃别人而选中了你,可我还是想弄清楚,你……到底是第四次默示录的创造者,还是毁灭者。”

  “所以,就让我来好好地看一看你的内心,弄清楚你的存在与由来吧。”

  话音刚刚落下,白衣少年便忽然化作了一道道流水状的银色线条,在漫天之中飞舞着,朝苍夜冲去,转瞬间便聚集到了苍夜的面前,并重新凝聚成人的形态。

  见状,苍夜瞳孔猛然紧缩,连忙想要后退拉开距离,可就在这时,白衣少年忽然抬起手臂,将手掌伸直,宛如捕捉猎物的鹰隼一般精准地用指尖刺进了他的胸口。

  霎时,耀眼的光芒从苍夜的胸口中央散发而出,而苍夜的双眼也迅速失去了光芒,黯然失色。白衣少年的手掌逐渐没入他的胸口,仿佛是要从他的体内抓出什么东西似的。

  “嗯?为什么……什么都没有?”感觉到手上那空荡荡的触感,白衣少年不由得惊讶与疑惑了起来。

  按理说,以他的能力应该能够从每一个人的身体中抽出一样东西才对,可是在苍夜的体内,他却是什么都没有触摸到。

  就在白衣少年惊讶的那一瞬间,苍夜那黯淡的双眸忽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苍蓝光芒,这阵光芒就像是为他注入了力量一样,使得他立即抬起手来,抓住了白衣少年插入他胸口的那只手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