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大燕女首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师徒算计(1)

大燕女首富 楚歌狂 2073 2021.09.03 20:00

    翌日清晨,天色还算温柔,绵绵细雨如丝线飘在空气中,苏清玖起得很早,穿上一身藕粉色半臂坦领衫,系上一条简单的石榴裙,浓密的长发用一根红色的发带编成马尾,垂在身后,本想出发,左右照了照镜子,又从首饰匣里拿出一对最简约的小钗装饰在两侧,这才满意地离去。

  老太太病重,柳氏顺理成章地掌握着中馈,苏清蓉只需要吩咐一声,后院马厩里便准备好了马车,小厮亲自打开了专门供马车出府的角门,恭送苏清蓉出府。

  苏清玖等在半道上,拦住苏清蓉的马车,利落了上了车。

  苏清蓉思索了一晚上,此时又端起了架子,清了清嗓子,便问道:“今日,去哪里?”

  苏清玖笑了笑,便道:“先去一趟表姑祖父家里!”

  苏清蓉眼前一亮,一点就透,问道:“你是说,请表姑祖父出山?”

  苏清玖点了点头,“苏记商行的创立,有表姑祖父的一份功劳,如今虽然隐退了,但在商行中威信仍在。眼下这般格局,也只有他能够镇得住场子。”

  “镇是镇得住,可谁不知道,表姑祖父的心向着你们家?”苏清蓉也不是傻子,自然不肯为苏清玖做嫁衣。

  苏清玖噗呲笑了笑,掀开车帘子往外面看了看,马车正出了苏府,驾车的马夫是柳氏身边得力的人,倒也不惧他告密。

  她缓缓说道:“表姑祖父威望很高,但毕竟年事已高,他只能镇得住一时,管不了一世。大姐姐绝顶聪明,自然知道,借他一时之势为己用,为自己铺平康庄大道的道理。”

  苏清蓉听得呆了,眼中有光,心中也有向往。

  这一点,苏清玖永远不担心,在大伯苏瑞祥的这些子嗣里面,就苏清蓉最有上进心,给个机会就要往上爬,事事都要做到第一不可,若非如此,她堂堂一个嫡出大小姐,也犯不着跟苏清玖争风吃醋了。

  苏清玖开出的这个筹码,给了苏清蓉一条除了嫁个好人家之外,能赢得权利和威望的道路,让她兴奋向往不已。

  她已经有些等不及了,竟顾不得嫌弃苏清玖的庶出之身,拉住她的手腕,急切地说道:“好妹妹,如何个借势法?”

  苏清玖却故意卖了个关子,笑了笑,反问道:“大姐姐,你觉得你父亲这人如何?可当得了苏府的家?”

  提起父亲,苏清蓉皱了皱眉,眼中尽是嫌弃之色。

  她外祖是书香世家,最重名声,她母亲柳氏也是如此,可偏偏自己的父亲是个不要脸的货色,一天到晚在花街柳巷里丢人。

  听说,苏清蓉五岁的时候,就敢拿泥团子砸苏瑞祥,哭着跟人说:“我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爹爹,我不要这个爹爹,我要二叔父做我的爹爹!”吓得柳氏赶忙把女儿藏了起来。

  她的亲爹苏瑞祥听到这个话,也对自己的大女儿亲厚不起来,倒是很喜欢小金氏给她生的苏清芝。

  这对父女俩的关系,可谓是互相瞧不上。

  看苏清蓉的态度,苏清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接着又问道:“那大姐姐觉得你大哥苏添鸿如何?可当得起苏府的家?”

  说起大哥,苏清蓉还是皱眉,略有嫌弃地说道:“大哥懦弱又容易自满,一遇到难事便慌乱不堪,一有些成绩,便昏了头地炫耀,全无半点当家的风范。妹妹,你就别卖关子了,我这家里,除了我母亲尚且还有点头脑,其他便都是些榆木疙瘩,不堪大用。”

  苏清玖这才笑着道:“依我看来,大伯父心不在商场,大哥哥又是小孩心性,唯有大姐姐才够资格当这苏府的家,未来定是一位女中豪杰。”

  得了对手的夸奖,苏清蓉顿时心生欢喜,暗悔自己多年来对苏清玖的误会之深,没曾想,到头来竟只有她懂自己的心,只有她愿意帮助她施展拳脚,她唯有感激涕零,日后多多报答才是。

  苏清玖吹了一通彩虹屁,见达到了已有的效果,便说道:“表姑祖父早年倒是有子嗣,只可惜都死于战乱,如今膝下凋零,孤苦无依。若要请他出山帮忙,大姐姐不如认他做你的师父。”

  “这……”苏清蓉犹豫了一下,便点头应允了,这事儿,左右她都不会吃亏的。只怕表姑祖父还不认呢。

  “等表姑祖父掌了苏记商行的决策权,大姐姐可跟在他身边做个助手,一则可了解生意场上的事情,二则,也可以借着表姑祖父的名望积攒自己的威信,等到表姑祖父退隐了,大姐姐你便是苏家商行的实际掌权人,姐姐你说是吗?”

  苏清蓉两眼放光,心中已经想着自己日后掌权时的情形了,不由得翘起嘴角,恨不得现在已经身处商行,发号施令了。

  马车很快便到了后宅的大街上,苏清玖轻松地跳下了车。

  今日出行隐秘,苏清蓉没带婢女,看着略高的马,露出几分胆怯。

  苏清玖浅笑,走到马车前,朝她伸手。

  苏清蓉原本不愿被看扁,但瞧了瞧这高台,咬了咬牙,把手放了上去。

  苏清玖手中用力,将人给拽了下来,快落地时,才托住了苏清蓉的细腰,把她抱在怀中,丝毫未损。

  苏清蓉吓得花容失色,狠狠地瞪了苏清玖一眼,“你……”

  “大姐,其实潇洒一点挺好的,整日拘着自己,也不怕把自己给憋坏了,谁说只有男子才可以鲜衣怒马,纵横驰骋,我觉得,你也可以!”

  苏清蓉脸颊微红,怒火顿时散了,心下觉得,她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她其实也有这种想法,只是碍于母亲的教导,不敢说出来罢了。

  她竟有些羡慕苏清玖,苏清玖虽粗鄙,却能这般从容地说出这些大逆不道的话来。

  牛毛一般细密的雨水构建出朦胧世界,岸边垂柳映着河上艳红的睡莲,面前正是一座江南烟雨中的石桥,跨过石桥,便是隔岸的烟雨长廊、榴花小院。

  苏清蓉眼前一亮,心情大好。

  苏清玖顺势打开了一把散落翠绿色柳条的油纸伞,冲那车夫摆了摆手,“你驾车绕着金陵城转一圈吧,等晚一些,再来此处接我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