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大燕女首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苏记商行(3)

大燕女首富 楚歌狂 2122 2021.09.08 20:00

  这次难民事件的完美解决,表姑祖父算是认下了这两个徒弟。

  苏清玖从表姑祖父家里出来,将满满的一盒莲花酥交给春儿,嘱咐道:“送去双玉楼,给白三公子。”

  这蚕虫做的点心,滋味虽然鲜美,但某些娇养的富家公子不一定吃得惯,苏清玖想到白逸宁偷吃了自己的糖醋排骨,便觉得不快,以她睚眦必报的性格,这顿蚕虫大餐,是一定要请白逸宁尝尝的。

  想到白逸宁得知自己吃的是蚕宝宝时的表情,苏清玖暗自偷笑。

  等春儿去了,苏昱已然来接她了。

  阴雨绵绵,柳花飘絮,苏昱撑着一把紫丁香的油纸伞,握在竹制的伞柄上的那双手,修长而白皙。

  苏清玖在想,苏昱的这一双手,一点儿也不像是做下人的,白皙地过分,皮肤细腻紧致,没有半点伤痕,倒像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富贵家里养出来的公子哥。

  不过,苏清玖知道,他其实是习过武的,自打五六岁起,他就拜了一个厉害的师父,据说是紫荆山上隐世的一位武学高人。

  但她至今也不知道,苏昱的武功到底有多厉害,她倒是想跟他打打,但每次苏昱都会故意输给她。

  苏昱说:“鬼丫头,你的损招出奇效了!”

  苏清玖的思绪从往事中抽身,顿时清醒过来,像是早有预料一般说道:“揪出几只鬼了?”

  “两个,早上,建康路的陈掌柜来举报隔壁街的陆掌柜以次充好。看他们俩平日里都凑在一块,还以为关系不错呢!”

  “生意场上的人,都有两副面孔。这两个之前都是金氏商行的,听说陈掌柜调过来之前,在金氏混得不错,正与胡掌柜竞争秦淮区总掌柜的位置,没曾想都调来了这里,老对手胡掌柜成了苏记的秦淮总掌柜,他却只是一个普通小掌柜,心里难免不服气,再说那陆掌柜,原来只是他手底下的一个账房,这会儿却跟他平起平坐了,他自然是不能忍的。”

  苏昱道:“我倒是觉得没有那么多弯弯绕子,他纯粹就是见钱眼开罢了。织染厂的两个金管事,短短几天时间,竟贪污了五千多两银子,你把它都给了‘检举有功’的染坊工人小章,这么一笔巨款砸在头上,小章连夜辞职,带着家眷回梁溪老家置办田地去了。陈掌柜的儿子在府学进修,据说成绩不俗,开销自然也不会少。”

  “你说的也在理,那姓陆的喜欢吹嘘,该是没少在陈掌柜面前炫耀,这才有了这等祸事,也算是罪有应得了。”

  两人有说有笑地到了陆掌柜的铺子里,此时店铺已经封了,有两个家丁守在门口,其余人都在后院里。

  苏清蓉早就到了,一本正经地坐着喝茶,一边喝,一边呵斥道:“陆掌柜,我苏家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做这种事情?”

  陆掌柜一头雾水,连连摇头道:“不知道大小姐说的是什么?”不愧是老滑头,这装糊涂的本事倒也是一流。

  陈掌柜的口才便逊色了一些,红着脸说道:“你亲口说的,还会有假?”

  苏清玖一进店,翻开了店铺中的账本,以及从织染厂取来的出货单,一一对应。

  苏记商行是连锁店铺,所有的货物都是由两家织染厂加工得来的,有多少料子,必须跟织染厂的出货单一一对上,定价统一,卖出的也要记录在册,以备留存查找。

  这两边的账目,最后汇总到苏府的总账房核对,计算出具体的盈利或是亏损。

  这制度是爷爷发明的,格外好用,在店面这边几乎没有什么贪污的空间。

  但这条流程之中,全是爷爷的亲信,金老太太掌权之后,不大放心用,便逼走了许多人,这才有了他们作弊的空间。

  这陆掌柜是账房先生起家,作假账的本事一流,每一笔账目竟都是能对上的,也难怪他敢如此理直气壮。

  这一点,非账房出身的陈掌柜竟不如他。

  苏清玖将账面翻了个遍,忽的冷笑了一声,一把将账目给砸了过去,砸的陆掌柜人都傻眼了,连连道:“你……你……你一个丫头也敢砸我?”

  他顿时便想以牙还牙,但还没有碰到苏清玖,便被苏昱折了手腕,疼得嗷嗷直叫。

  苏清玖冷笑道:“陆掌柜,你不会真当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了吧!”

  陆掌柜狐疑地向后缩了缩,然后沉吟了一下,似是在回想自己的账目有没有出纰漏。

  半晌过后,又嚣张起来,约莫是看苏清玖不过一个半大的女娃娃,想来没什么本事,便理直气壮地应道:“我的账目是货真价实的,不会有任何问题。”

  “呵呵……真叫人笑掉大牙!”苏清玖不屑道:“你是个做账的人才,可惜脑子却不太好使。六月初三,东织染厂进一百匹浮光锦,自从叶师傅离开之后,就没人能织出浮光锦,你从哪里来的一百匹浮光锦?”

  “这,有存货不行吗?”

  苏清玖又是一阵冷笑,厉声道:“来啊,去仓库,把这些浮光锦给我拿出来瞧瞧。才十日光景,这浮光锦应该还没有卖完吧!”

  苏清玖戏谑地看着陆掌柜。

  陆掌柜的额头冒出了丝丝冷汗,强装镇定地一言不发。

  没过一会儿,家丁就把那“浮光锦”给找了出来,苏清玖摸了摸那面料,普通到极致的素色云锦,上面不过洒了一些亮色金粉,一开始确实也能在阳光下感受到波光浮动的效果,但久而久之,这金粉便会尽数脱落,变成普通的素色云锦。

  苏记商行的浮光锦,是丝线自带光泽,经过一种特殊的技艺给编织起来,摸上去柔软舒适,轻薄如纱,柔美如画。

  “呵,就这样的货色,也敢冒充我们苏记商行的浮光锦,卖十两银子一匹?陆掌柜,你怕是要把我们苏记商行的信誉都败光了吧!”

  “这……大小姐,我也不知道这些啊,我只是新来的,织染厂给我什么布匹,我就卖什么,这跟我没有关系啊!”

  “还在狡辩?”苏清玖怒上心头,挥了挥手,苏昱已经把东织染厂的运输总管事给叫了过来,那管事的战战兢兢地说道:“大小姐,我……这不关我事啊,我前些日子遗失了一批出货单,我本来还纳闷呢,定是被这厮给偷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