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大燕女首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联吴抗曹(4)

大燕女首富 楚歌狂 2059 2021.09.02 20:00

  “不对!”苏添润不爽地说道:“长姐,你还把我当小孩子,你长本事了,你连爹娘都骗。”

  这小屁孩,竟然糊弄不了他,苏清玖心中暗恼。

  她这个弟弟,自小就是争气的,五岁识字,六岁便会作诗,七岁便已经能写一手看得过去的文章了,也算是个小神童。

  不过,二房出了一个苏清玖便已经够叫大房头疼的了,要是再出一个小神童,大房的人怕是要发疯,苏添润便很识相地装平庸,每次家塾里的小测验,他都会恰恰好比苏添鸿低上五分,这么多年了,在苏添鸿四处炫耀成绩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否发现了这个美丽的“巧合”。

  苏清玖观察过自家弟弟很久,发现他的悟性惊人,不管是什么事情,一点就透,心思竟比女孩子还要灵巧一些,他既然能堵着自己逼问,定然是察觉到了什么。

  苏清玖想起不久前,苏添润同她说起春儿与玉秋很像的话,暗中想着:这小鬼到底知道了多少呢?

  她且诈他一诈。

  苏清玖故意不说话,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装出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

  苏添润皱了皱眉,反而拿捏不住苏清玖的态度,着急地把自己的心里话都说了出来:“老贼婆刁难我们也不是一日两日了,也从未见长姐这样。今日这种情况,换做以前,长姐会想办法整治老贼婆,今日却忍了这口气,为什么?

  爷爷最疼我们二房,现在却在枫和院里养病,这种关键时刻,母亲前去侍疾,爷爷非但不关照,还同母亲吵了起来?如此种种,难道不透露这诡异?”

  倒是有点观察力。

  苏清玖点点头,又问:“那你说说,这是为何?”

  苏添润直言道:“我觉得,爷爷被那老贼婆控制了,枫和院里的那个,根本不是爷爷。爷爷不可能在危急时刻,不帮我们的。也正是因为这样,长姐你顾及我们,才会选择忍气吞声。”

  苏清玖松了一口气,暗想:原来他都是猜测,并没有实证,也并不知道爷爷很有可能被害,以及黑衣杀手的事情。

  苏添润是个倔强性子,若是让他知道这些事,非要留下来跟老贼婆斗法就麻烦了。

  他是家里唯一的男丁,苏清玖唯一的弟弟,她怎么忍心看着他出事呢?

  苏清玖笑着,拍了怕苏添润的肩膀,苏添润反问道:“我猜对了是不是?长姐,父亲体弱,我才是家里唯一的男丁,小时候让你在我前面挡刀子也就算了,现在这种时候,就让我做一回真正的男子汉吧,我来保护你们,好不好?”

  苏清玖浅笑了一下,心中虽不赞同,嘴上却应了下来,“润弟慧眼独具,眼下,确实有个重要的任务非你莫属。”

  苏添润又是一阵激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苏清玖见他还是一副小孩子心性,心中暗笑。

  两人到了西厢,苏清玖翻找柜子,翻出一沓厚厚的书信来,交给苏添润,“这是余杭的大舅舅每年寄来的书信,我都整理好了,你文才好,回去把这些信都看完,模仿舅舅的口吻和笔迹,仿造出一封来,信的内容便是,外祖父病危,恐不久于人世,让父亲和母亲去余杭一趟。”

  苏添润以前跟人比过金石手艺,模仿笔迹的技术不算太差,稍稍用用功,糊弄一下二老,并不算难事。

  他认真的拿好了书信,一点就透,也十分赞同地点点头。

  金陵凶险,有他一个人在这便够了,父亲母亲,以及姐姐妹妹,要都回余杭避祸才是正理。

  此刻苏清玖亦在想:这个小鬼头,若是一点也不告诉他,恐怕要生事端,不如给他找点事情做,等成行那日,打晕了丢在车上也便是了。

  打发走了苏添润,苏清玖这便回了屋子,爷爷的宠物鹦鹉正养在她的屋子里,见了她便喊道:“小丫头片子,小丫头片子。”

  苏清玖瞪了它一眼,不耐烦地说道:“给我闭嘴,要敢吵我,明天就把你炖了!”

  “你不敢,你不敢!”

  苏清玖丢了一只发簪过去,撸下它几根碧绿的羽毛这才算消停了一些。

  窗外,雨声已经渐渐歇下了,屋檐上的积水滴得很欢,云层厚重,乌泱泱地遮蔽了天日。

  明日的天气大约也不会太好,金陵的雨季一旦开启,便会没完没了地下着,直到淹了池塘,淹了农田,淹了无数百姓的活路。

  听说,上个月,豫州之地才遭了一场洪灾,良田被毁,无数百姓流离失所,都逃到江浙之地来避难。

  但看样子,今年的江浙一带,也不会太平,这还只是开胃菜,再过半个月,若是有海上来的飓风席卷而来,那滔天的雨水便会更加肆虐泛滥了。

  唉,想这些又有何用?

  她只是一尊自身难保的泥菩萨而已。

  爷爷倒是喜欢做善事,每当有饥荒灾年,或者哪里发生了天灾,他都要在金陵城的四座主城门附近布置粥棚,给那些难民一点庇护之所。

  今年,祖父是做不了这些事情了,但总有富贵的善心人,愿意行此一举吧。

  若是可以,明日且去玄武门便走一走。

  发愣之余,有一只白鸽熟门熟路地撞上了她闺房的窗棂,然后滚落在梳妆台上。

  苏清玖惊了一下,看见那白鸽腿上绑着一个小竹筒,正朝她伸着。

  这信鸽倒是眼熟,像是表姑祖父养的那一只,她笑了笑,解下竹筒,从里面翻出一张白色宣纸,看到宣纸上的文字,她并没有过多的惊讶,而是默默地将宣纸放进了红烛的火焰,亲眼看着它烧得只剩下飞灰。

  然后又取出一张宣纸,对折再对折,裁出小小的一张,写了一句话,又装回竹筒,再将白鸽放飞。

  行云流水地做完这一切,她才觉得的满意。

  一时间困意袭来,脱了外裳与鞋袜,换上寝衣。

  本想沐浴一番,但想到丫鬟婆子们都让自己放了假,回去休息了,也便做好作罢,只是做些简单梳洗,便吹灭了那盏西洋煤油灯,钻进春儿铺好的芙蓉穿蝶被,没过一会儿,便昏昏睡去,一夜好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