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大燕女首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及笄风波(1)

大燕女首富 楚歌狂 2206 2021.08.12 20:00

  哐——

  门被推开了。

  进来十几号人。

  刘嬷嬷扶着金老太太,肥头大耳的苏瑞祥立在一侧,左右有四五个精干的家丁。

  未等苏清玖开口,金老太太便质问道:“春儿呢?把人交出来!”

  苏清玖心里咯噔一下,眼神立马充满了防备。

  苏瑞祥邪恶地笑着,也在说:“快把人交出来,不然弄死你们一家。”

  苏清玖小心翼翼地起身,胡乱披上外衣,乖巧地低头站着,恍如什么也不知道。

  金氏用平静且恶毒的言语说道:“少装糊涂,那丫头就藏在你这里!那丫头今日活不成,你们一家也活不成。”

  接着,四五个家丁就拔出刀来,她正要护着人,便看见家丁一刀砍死了苏嬷嬷,母亲正带着弟弟阿润和六妹小茉进来,也被那家丁一刀砍倒。

  苏清玖心中极为震动,呼吸也变得微弱起来,眼睛瞪得老大。

  来不及等她反应,家丁很快就冲着她来了,锋利的刀刃闪着冷光,苏清玖心中陡然一惊,瞳孔微缩,也几乎是刹那间的本能,她的身子一侧,刀刃砍在身后的衣架上,深深地嵌了进去,那家丁不得不卖力地去拔刀。

  苏清玖得了一夕喘息,找回一些心神,左手边有人再一次向她袭来,这次有了准备,堪堪再一次躲过。

  人群混乱,那几个家丁纷纷陷入混乱的战局,她看着母亲和弟弟妹妹都尽数倒下,父亲也在冲进门的时候被一刀砍中心腹,她心底里油然而生出恨意,双眸瞬间迸发出冷光。

  老贼婆,你灭我全家,我也定不让苟活!

  一瞬间,她心里的害怕化为飞灰,陡然生出一些昂扬斗志,掏出怀中匕首,猛地扎进朝她挥刀的那名家丁。

  当然,她的身后也中了一刀,鲜血淋漓。

  但她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子狠劲,不顾那背上的伤痕,奋力推开家丁,两三个健步冲到老贼婆面前,凶相毕露。

  老贼婆吓得满脸慌乱,跌撞着往后退,伸出她那双鸡皮手抵挡,但毕竟拦不住早已经杀红了眼的苏清玖。

  苏清玖没有丝毫犹豫,破除老贼婆虚弱的抵抗,手起刀落,一刀扎进老贼婆的心脏里。

  老贼婆愤怒惊恐地目光看着她,充满着鸡皮褶皱的一双手,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牢牢地抓住了苏清玖的手。

  苏清玖想要把匕首拔出来,竟一时没有挣开,感觉到身后的危险,她猛地回头,肥头大耳的苏瑞祥手上拿了一把刀,狠狠地朝她砍过来,她的心口骤然停止了跳动,呼吸骤停,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般,死亡的惊恐蔓延,画面几乎定格在那一霎。

  哗~

  日光像潮水一样荡开,清晨,宁静,祥和。

  昨日刚下过雨,空气清新,弥漫着绿色的香草气。

  金色的光线像顽皮的小孩儿,偷偷溜进少女的闺房,在那明亮的西洋镜前玩耍,抚摸这各色名贵的珠钗,在那紫水晶的珠心里玩耍,安静地躺在柔顺的浮光锦上晒太阳。

  哎,这清晨多美好,安静地泛着光。

  霍的,屋子的女主人坐了起来,满头冒着冷汗,正努力将思绪从血腥残酷的梦境之中剥离出来。

  她安静地坐在床上,面无表情,目光空茫地落在那春日海棠苏绣被面上,呼吸逐渐平静。

  她思绪万般,虽然清楚地知道刚才那些残酷的画面全都是梦境,但此刻仍旧不安。

  这个偌大的宅子,看似安静祥和,岁月静好,可那些亲人长辈们,各个藏了豺狼虎豹之心,只等她稍有懈怠,就露出那獠牙,好叫她万劫不复。

  她为那梦境感到深深的后怕,窗外那雨后的阳光,却也照不进她心底深处。

  她起身,捡起地上的浮光锦衣套上,在那西洋镜前一站,身上虽然没有着任何的配饰,却有种玉质天成的美丽。

  这大概便是世人所说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她推开窗棂,往那院子里看了一看,高大的树木郁郁层层,遮盖头顶,满目都是绿色,心情为之一畅,院墙上,小巧玲珑的日晷映下一抹斜影。

  六更天了。

  及笄礼定在隅中初时,大概还有一个半时辰,地点设在正门入府最近的逸隐院,从凝翠馆过去,需要一刻钟的脚程。

  不多时,西厢的门被推了进来,有个声音从屏风外传来,“姑娘,您起了吗?奴婢说叫您再睡一会儿,谁知道这苏妈妈非不让,奴婢也实在没有办法了,就只得放这老虔婆进来了。”

  说话的是“玉秋”,玉秋嘴碎话多,说话又没有轻重,不知天高地厚,春儿经过父亲的教导,说的话倒是与她有几分像了,但那言语之中,总有些颤音,仔细听还是有些刻意造作。

  苏清玖皱了皱眉,扭头去迎。

  那苏嬷嬷今日穿得得体,竟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藏蓝色百穿蝶百褶裙,配了一套银鼠丝绸面比甲,刺绣都是苏绣技艺,苏嬷嬷是姑苏人,绣工了得,想是自己做的。

  苏清玖刚要夸她这一身配得好,苏嬷嬷便笑着问道:“姑娘,您看老奴今日这身可好看?”

  苏清玖赞誉地点点头,苏嬷嬷是她的奶妈,性子温和,为人也好,只是爱要些面子,别人随便夸夸她,她便能笑成一朵花儿。

  她这会儿便笑呵呵地说:“姑娘,不是老奴非要搅扰,今日是您的大日子,赶快些沐浴梳洗,也好叫她们给您梳妆。别迟了才是啊。”

  “今日起得晚些,劳烦苏妈妈记挂了!”苏清玖笑着回道。

  苏嬷嬷热情回应:“哪里的话,哪个姑娘不爱睡懒觉?您日后只管睡到日上三竿,只是今日不同罢了。”

  苏清玖点头应下。

  “澡池子的水已经备好了,姑娘您先去沐浴,老奴去给您传早膳!”

  “嗯,苏妈妈去吧,这里有玉秋便好了!”

  苏嬷嬷笑着去了,苏清玖看了一眼“玉秋”。

  她原本还笑着,被苏清玖一看,低下了头,双手也不知道放在何处,不安地在身前搅动着,站了一会儿,不安地问道:“姑娘,您今日想穿哪件衣裳?”

  “我很吓人?”苏清玖没有回她的问题。而是提点道:“姿态倒是有几分相像了,不过底气要更足一些,玉秋同我一块长大,与我有些姐妹情分,断不会这般生疏。从即刻起,你便要完全把你当做是玉秋,每行一步,每说一句,都要思虑再三,断不可露出丝毫端倪。你当知道,一旦露馅,你我难逃一死。”

  想到今日的梦境,苏清玖仍觉得脊背发凉,少不了多提点提点,以免露出破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