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大燕女首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母亲遭难(2)

大燕女首富 楚歌狂 2045 2021.08.28 22:00

  苏清玖知道他这是自比许仙,说她是为他弃了修行的白蛇,不由得好笑,挑眉看了他一眼,有意臊他道:“心中有情,才能为爱迷失,像你这样的无情人,就算别人借你一百次伞,你也只当人家是妹妹吧!”

  这事可是有典故的,苏昱生得好看,小时候就招人喜爱,金老太太有个庶出的侄孙女,性子是怯懦了一些,但却是打心眼里喜欢苏昱,三天两头往苏宅里面跑,就为了等着苏昱。

  人家从豆蔻年华,等到了及笄,明里暗里不知道给苏昱送了多少东西,可就是打动不了这个铁石心肠的钢铁直男,到头来只换了一句:晓蝶妹妹,我……我只当你是个妹妹!

  好一个妹妹,威力巨大,弄得人家姑娘寻死觅活的,家里人好说歹说这才劝住了,但至今也不肯出嫁,俨然是要看破红尘,要出家修佛去了。

  苏昱的黑历史被一股脑儿抖落出来,他咕咚咕咚喝完一杯热茶,自己又倒了一杯,继续喝着,脸上虽不至于感到羞赧,但却收了调侃的神色,低声道:“还不是你的说的,要同我一起去浪迹天涯?我怎么好应了一个闺阁小姐,平白耽误了人家!”

  “呸!”苏清玖嫌弃地回道:“少拿我当挡箭牌,喜欢人家女孩的时候,我就是好哥们,要甩了人家的时候,我就是青梅竹马?好处怎么都叫你给占了?”

  “好了好了,你这张嘴,从小到大都这么不饶人。我算是怕了,以后看谁敢娶你!”苏昱喝完了茶,正了正神色道:“我在秦淮河的下游暗访了几日,没有查到什么可疑的东西,近日,金陵城中也并未发现什么浮尸。家主胸有谋略,或许早已经逃脱了。”

  苏清玖也严肃起来,双手握着茶壶在倒茶,压低了声音,小声说道:“爷爷若是已经逃生,一定会想办法通知我的。”

  “或许是被什么事情给绊住了也说不准!”

  苏清玖放下茶壶,淡淡清香从茶杯里溢了出来,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一些,檐角的水珠不住地砸向地面,发出噼里啪啦的一阵脆响。

  她抬眸看向爱莲湖,荷盖与荷叶一柱擎天,翠绿的湖水反而藏在了荷盖下面,幽深地望不见水底,就像这一片漆黑的时局,她身处其中,却只能够看到浮在上面的冰山一角,有种微弱与渺小的感觉将她团团围住,她厌恶这种无知无觉的感觉,如果可以,她想有一双属于她的眼睛,能够更快地洞悉身边的消息。

  但显然,现在还做不到,或许未来会有无限可能。

  苏昱是来通知她消息的,她原想,爷爷若是不在爱莲湖中,或许是顺着湖水到了秦淮河,就让苏昱四处打听着,但最后还是一无所获,心里既庆幸也失望。

  庆幸爷爷的死亡并没有得到实证,也失望自己过于渺小,无法轻易破局。

  雨下的更大了一些,三个人被困在遇秋亭里,欣赏了一会儿雨中景色,直到两炷香后,有人撑着一把灰色的二十四骨油纸伞匆匆地赶来。

  走近一看,是苏嬷嬷。

  嬷嬷收了伞,抖落一片雨水,也顾不得整理半湿了的衣裳,焦急地说道:“三姑娘,太太出事了。”

  苏清玖忙问发生了何事?

  苏嬷嬷解释道:“太太刚刚去枫和院里给老太爷送午膳,我们在外面守着,谁知传来了摔碗的声音,我急忙跑进去一看,老太爷坐在地上干瞪眼,太太站在边上哭呢。老太太知道之后气急了,以不孝之名罚太太跪在院子里,要足足跪上三个时辰。姑娘你看,这天下着大雨,太太身子又弱,这可如何是好?”

  话音落下,苏清玖顾不上许多,夺了苏嬷嬷的伞,提着裙子,小跑着去了枫和院。

  一进院子,里面的气氛很是压抑,她抖落抖落那把破伞,理了理身上的衣裳,跨过门槛,便瞧见母亲跪在院子正中间,桂花树的边上,豆大的雨点儿已经把她淋了个透心凉。

  正门的对面,大姐苏清蓉站在那红漆柱子下面,冷漠地瞧着,身边跟着大丫鬟月巧,正给她捧着一本晏小山词,装模作样地念着:“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苏清玖赶忙走上前去,用那把旧伞盖过母亲的头顶,半蹲下去,用袖子给母亲擦拭雨水。

  母亲像个无神的布偶娃娃似的,神情呆滞,双手不住地颤抖着。

  张氏看向了苏清玖,猛地惊醒过来,往后推苏清玖道:“小玖,你快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苏清玖岿然不动,目光盯着母亲,心头一酸,抽了一下鼻子说道:“母亲,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氏面露不忍,拍了拍苏清玖的肩膀,避开她的目光,小声说道:“别担心,没什么的!只是不小心打翻了公公的药碗,你先回去,母亲会处理好的,回去看好你父亲,别叫他乱跑。”

  苏清玖咬着唇,摇摇头。

  父亲与母亲感情甚笃,若是父亲听说母亲的事情,必定会义无反顾地赶过来,但父亲那样的身子,肯定是吃不消的。

  苏嬷嬷知道这一层,她临走的时候也交代了,不许告诉父亲这事。

  眼下,还是解救母亲为上。

  苏清玖凝了凝神,冷静下来,一只手揽住母亲的肩膀,母女俩在雨中相依在一起,母亲身上的衣服湿透了,那种潮湿一下子也传到了苏清玖身上,有一丝丝寒冷。

  但母亲的手却不抖了,表情变得平静下来。

  她这个女儿,从小就有主意,人人都说她做起事来像老太爷,有理有据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溢美之词听多了,一发生什么事情,有女儿在身边,张氏便不那么紧张了,好像找到了靠山一样。

  老太爷?张氏想起刚才那一幕,瞳孔一缩,心中又是一阵慌张,紧咬着下唇,眼眶不自觉地便红了起来。

  苏清玖紧紧地抱住母亲,小声安慰道:“母亲别怕,有阿玖在呢,阿玖不会叫他们欺负母亲的。母亲你且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