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大燕女首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及笄风波(3)

大燕女首富 楚歌狂 2069 2021.08.14 20:00

  苏嬷嬷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已经是辰时过半了,便催促道:“蓉姐儿,今日是我家姑娘的大日子,劳烦您可否晚些再与张娘子详谈?”

  苏清蓉霎时不说话了,脸上笑容消失殆尽,嫌弃地乜斜了苏嬷嬷一眼,身侧月秀会意,斥道:“好没规矩的婆子,小心遣你归家去。”

  苏嬷嬷好面子,自然是不悦的,但也不适合在外人面前驳斥回去。

  苏清玖皱起眉头,已有几分愠怒,目光冷冷地看了一眼苏清蓉。

  被那目光一看,苏清蓉原本的气势倒下去了,心虚地垂下眼睑,像是在盘算,盘算自己今日是否能够下了苏清玖的面子?

  过了一会儿,苏清蓉又提起气势说道:“我呀,昨夜突然想到一个妆面,今早起来,茶饭不思,恨不得立马画出来,但实在是能力有限。三妹妹,不知二婶婶给了张娘子多少梳头钱?不如我出双倍,将这张娘子借我一日如何?”

  苏清蓉这番言语,说得是客气,但听来却令人生气。

  就连张娘子脸上都是红一阵白一阵,极为不适,正想要推脱一番。

  苏清蓉又有将路堵住,柔柔说道:“三妹妹,你总不会这么小气的吧。姐姐断不会误了你的及笄礼,我房里的月巧虽然年纪小,但梳头的手艺着实不错,正与你相配。”

  苏清玖忍无可忍,赏了她一记白眼,说道:“大姐姐平白研究妆容做什么?都说女为悦己者容,但这金陵城里的公子们,便只有两类,一类叫做姐姐看不上的,另一类,叫做看不上姐姐的。左右姐姐你没那么快能嫁得如意郎君,着什么急呢?”

  论阴阳怪气,谁不会呢?苏清玖只是不屑于此罢了。

  兔子急了也咬人,更何况是人呢?

  苏清蓉及笄已有一年,早已经到了婚配年纪,倒是有些祖父生意上的朋友上门来提亲,但都被柳氏一口回绝了。

  柳氏心里中意的,乃是布政使司家的小公子——钟宇,为此特地求她的父亲,织造局正使大人去布政使司家里提亲,却被布政使司大人一口回绝了。

  柳大人为了自己的外孙女,被直系上司喷得那是灰头土脸,什么商贾之女怎么能配官宦子弟?钟宇青年才俊,小小年纪已过了院试,正在金陵府学进修,未来不可限量,断不能叫商贾之女拖了后腿!

  言语或许更为委婉一些,但意思大差不差,可算是把柳大人的脸面都给丢尽了。

  自此,苏清蓉的婚事一拖再拖,至今尚未议亲。

  苏清蓉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刚才或许是戏谑,现下却真的是生气了,目光暗淡了一些,胸前起伏,过了好一会儿,嘴角才慢慢勾出一丝僵硬的笑容来,不辨喜怒地说道:“女子也不必非要着急嫁什么如意郎君,我在苏府自在畅快,多陪几年母亲,未必不好。”

  “好与不好,姐姐心中自有决断。”苏清玖端庄地走上前两步,在苏清蓉的面前站定。

  苏清蓉的年纪虽大一些,却比苏清玖矮上几分,微微仰头看苏清玖,疑惑又警惕死死盯住她,半分也不敢松懈。

  苏清玖忽而笑了,为她这般全副武装,小心翼翼,感到可笑,她直言道:“今日难得与姐姐说几句真心话,若有什么冒犯,纯属无心,姐姐别放在心上。”

  苏清蓉瞪着眼睛看她,一头雾水。

  苏清玖又道:“姐姐往后有什么话,大可以直言说出来,不必兜圈子,兜圈子,再兜圈子。恕妹妹愚钝,有些话确实听不懂话外之音。我倒是真怀念以前的你,看不起我时便会大大方方骂一句小娘养的,上不得台面。比起如今这般矫揉造作,阴阳怪气,岂不是可爱得多?”

  话音落下,苏清蓉的表情都整个儿僵住了,努力去扯动嘴角,想要展示出一个大方的笑容,尝试了几下,却都失败了,过了一小会儿,眼眶就红了,目光空空地看向院子里连绵的紫竹林,倔强地小声辩驳着:“你懂什么?大家闺秀,便是要有风度,哪里像你这般,言语粗鄙,上不得台面。”

  苏清玖笑着答道:“姐姐开心便好,小玖愚见罢了。”

  话落,她看向等候多时的张巧手,满怀歉意地说道:“今日是小玖多话了,叫张娘子看了笑话,时辰不早了,我们该去前厅了。”

  明眼人都能瞧出来,这番波折到底是谁没事找事。

  张巧手心中明了,暗叹:这三姑娘好生了得,字字犀利,说得大姑娘无话可说,却叫旁人看了,觉得她明辨事理,落落大方。只可惜了生在庶出二房,不然那前途不可限量。

  “大姐姐先请吧!”

  苏清蓉脸色铁青,原本逼人让路,心中能有几分得意,但现下人家主动让道,倒显得她咄咄逼人。

  可她又拉不下脸来叫苏清玖先走,只能不太自在地移步离开。

  等一行人赶到逸隐院时,礼乐声已起,庄严的钟鼓之声,古朴悠扬地在耳畔回响,伴随着司礼高声喊道:“迎宾就位!”

  等在场外的宾客们有序地进场,苏瑞泽与张氏二人立于东阶下,向宾客一一寒暄行礼。

  为了方便更换衣冠,在逸隐院中临时设了一间更衣室,便在东阶之后。

  苏清玖寻了个空隙,走进更衣室内,路过父亲母亲时,恭敬地行礼。

  小茉和阿润两人爱凑热闹,被“严厉”的母亲给强行带走了。

  苏清玖一时减负,轻快地跨过门槛。

  屋中宽敞明亮,一边是一台梨花木的梳妆台,配着纯铜雕刻的芙蓉菱花镜,上面放着一个五层的红色缠枝花如意云纹漆器首饰盒,另一边是一排衣架,上面挂着三套礼服,一套是浅蓝色素衣罗裙,一套是踏雪寻梅的苏绣白狐曲裾深衣,还有一套最为奢华,鲛绡纱绣海棠春的大袖长裙礼服,其后是用四君子屏风遮挡出的一更衣内室。

  那屏风前,站了一位白衣少女,鹅蛋脸,杏眼,梳着灵蛇髻,簪一支蝶恋花宝石流苏步摇,瞧上去有几分丰腴的可爱,正微笑着迎上来。

  见苏清玖前来,她上前拉着苏清玖,便说起了体己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