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大燕女首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白府往事(1)

大燕女首富 楚歌狂 2168 2021.08.24 20:00

    翌日清晨,阳光普照,苏清玖醒来之时,已经是日上三竿,穿上衣裳,简单地梳了个妆,便打开了房门。

  双玉楼做的是夜间的营生,早上是不营业的,此刻大堂里也是空荡荡一片,只有一个晨起的女婢正在收拾座椅。

  那女婢抬头看了一眼苏清玖,笑着问候道:“苏姑娘早!我家姑娘和白公子一起出去用早膳了,待会儿便回。厨房里烧了南瓜粥,苏姑娘将就用一些吧!”

  “不必了!”苏清玖摆了摆手,想着也该回去了。.

  “苏姑娘不如等一等罢,白公子他们也快回来了。”女婢见她要走,拦了拦。

  苏清玖大步走出了门槛,拥抱外面的清爽的晨光,果断说道:“不必,我跟他不是很熟,没必要等他回来。你且告诉他,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话落,便大步跨入明灭的天光下。

  女子一只手遮在头顶上,四下里望了一眼。

  瓦子巷是夜市,早晨多半清冷,街边的铺面无一例外都是大门紧锁,倒是路上有三三两两的移动小贩,卖的东西以早点居多,馄饨、饺子、热干面、包子、馒头、玉米糊、豆浆、冷面、油酥饼……应有尽有。

  饭香扑鼻,苏清玖的肚子也开始唱起了空城计,本想去前头的路边摊吃一张油酥饼,好巧不巧,便看见白逸宁跟许禾子两个人手牵着手,从五十步远处慢悠悠地踱步而来。

  “白郎,我想吃那家的油酥饼!”许禾子做出小女儿状,温柔地依偎在白逸宁的怀中,白逸宁嘴角带着微笑,叫那老板来一张油酥饼。

  一对俊男靓女,手牵着手出现在这里,即使大燕朝风气开放,也不由得引起无数人的侧目。

  苏清玖侧耳听见身边两人说道:“他俩倒真是一对神仙眷侣。许老板孤身多年,终于有了个依傍。只是身旁这男子,看上去倒是比许老板还要小一些。这些年追许老板的公子哥排了满大街,她都瞧不上,原来是爱吃嫩草!”

  说完,他便不怀好意地掩嘴偷笑。

  身边另外一人睨了他一眼,悄咪咪地说道:“你可真是孤陋寡闻了,许老板身边的那位,年纪虽小,花名不小。姑苏白家三公子的大名,你可听过?”

  “是那小霸王?十岁就上青楼,十三便点了姑苏怡红楼的牡丹花魁,如今弱冠年纪,文不成、武不就,接手家里的生意,一天便亏了万两白银的那位?”

  “可不就是嘛!”

  那人无奈摇头叹息,望着双玉楼这薄薄的家底儿,不禁替许老板心疼起来。

  苏清玖无心听了这一箩筐的浑话,脑门上已经满是问号,疑惑地想:爷爷莫不是跟她有仇?怎么给她定了这么一门亲事?不行,这婚必须得退了。

  自打昨日见许禾子留宿在他房中,她便决定,打死也不嫁给这样一个烂人。

  她真替许姑娘感到不值,原以为许禾子一介弱女子打拼下双玉楼这样的基业,多少也是有些头脑的,怎么能上这渣男的当呢?

  越想越是生气,苏清玖顿时没了吃饭的心情,扭头便走。

  许禾子显然是瞧见了她,低声同身侧的白逸宁说道:“那不是苏姑娘吗?公子,要叫她一起用些早点吗?”

  白逸宁也看向苏清玖离去的方向,摇摇头道:“不用了,她怕是吃不下去,还是我们自己吃吧!”

  许禾子乖顺地应了一声“是”。

  这一路熙熙攘攘,热闹不绝,苏清玖快步穿梭在熟悉的街道之中。

  她并非二门不迈,自打记事儿起,爷爷就很偏爱她,把她打扮成假小子,整日里带在身边,那时候,她也是整个金陵城里横行无忌的主儿,什么新奇好玩儿的事情没有干过?

  直到十二岁那年,爷爷说她长大了,不能再像只野猴子似的了,于是才被关进了凝翠馆,除了偶尔能去栖霞、灵谷、鸡鸣这些寺庙里上上香,便只能窝在院子里绣绣花,煮煮茶,做点女孩子的营生了。

  几年不见,金陵城也大变了模样,两侧高楼林立,檐角勾连,商铺众多,行人如织,但她脑中有金陵城的地图,哪里有什么店铺,哪里能抄近道总是门清儿,不消一会儿,她就叩开了苏府后宅对门的一间小院子。

  不一会儿,有个老妪过来开门,苏清玖热情地喊道:“表姑奶奶~”

  “诶,是小玖啊,今早怎么有空过来?”

  苏清玖挽起老妪那佝偻着的手臂,亲切地说道:“小玖当然是想姑奶奶你啦~我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冰粉,最解暑了呢。”

  “你这小丫头,倒是会想着我。姑奶奶我一把年纪了,自打从苏宅里搬出来,就没什么人出来瞧过我,也就是你这丫头,还有一副热心肠。”

  “那是自然!”苏清玖只字也不提爷爷的事情,热了一会儿场子,便打听起表姑祖父。

  表姑奶奶拿捏着一副了然于胸的笑容,指了指院子外面那个共用的池子说道:“你表姑祖父年纪大了,神神叨叨的,最近老念叨着姜太公钓鱼,这不,一大早就去那池子边钓鱼去了。”

  苏清玖暗想:表姑祖父要钓的怕就是她这条大鱼呢!

  那池子怪小的,是附近几家洗衣服洗菜的地方。

  也不知是哪个有情调的,在里面养了几条红鲤鱼,因为肉质不好,个头又小,附近倒也没人惦记,表姑祖父这算是开了个先例。

  苏清玖走近一看,表姑祖父头戴斗笠,手持钓鱼竿,岿然不动,再一看,鱼篓里面却是空空如也。

  她在附近找了块搓衣服的大石头坐下,摇晃着两条白花花的长腿,衣裙翻开迤逦的曲线,清风阵阵,缭乱发丝。

  表姑祖父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这是他多年来走南闯北积攒下来的底气,一双小而精的眸子充分展露了他心底的精明气。

  “鬼丫头,舍得来找我了?”

  苏清玖呵呵干笑了几声,撒起娇来,“姑祖父,我可是时时惦念着您的呀!而您呢?连我的及笄礼都不来参加!”

  苏清玖娇嗔的样子,惹得表姑祖父大笑两声,回道:“自古,锦上添花的不少,雪中送炭的却稀有。你的及笄礼,你家那位早就放话了,金陵城里有头有脸的哪个敢不去?我就不凑那热闹了。到哪天,若是我的小玖什么时候遭了难,你姑祖父我,就是舍了这条命,也会保下你这条小命的。”

  苏清玖鼻子一酸,默默无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