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大燕女首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母亲遭难(1)

大燕女首富 楚歌狂 2022 2021.08.27 22:00

    风平浪静了几日,苏府一切如常,时间也如平静流水一般过去。

  几日间,苏清玖的耳朵倒是勤快了一些,时不时打探些外头的消息。

  这第一桩,便是常师爷一家遇害之事。

  常师爷夫妇惨死之事,第二日便被邻居们发现,告到了县衙里面,县衙派出衙役上门去查,发现常师爷夫妇双双惨死,家中物件被翻得凌乱,其中贵重的金银物件消失一空。

  又过了几日,按察使大人结了案,说是附近狮峰山上的劫匪做的。这位按察使大人一边吊唁自己的老部下,四处作秀,一边却又对凶手不闻不问,没有半点儿剿匪的打算。

  此事引起了不小的议论,这些个关心时政的百姓时常聚在茶楼酒肆里各抒己见,热烈讨论,但时间一久,大家说得腻味了,也就渐渐没人谈起了,就好似这件事从未发生过一样,并无人真正关心着常师爷一家的死因。

  苏清玖难过了很多天,她恨那按察使的不作为,就算对方是自己曾经的部下,也丝毫不上心他的死因,而是随便找个理由就搪塞过去了。

  呵,劫财?

  常爷爷一生清贫,手里并没有多少银钱,平日里拮据时,还靠着爷爷补贴才能度日,哪个做土匪的会去打劫这样的人家?

  按察使大人作为一方父母官,竟然连这么浅显的事情都看不出来,其昏聩无能,可见一斑。

  苏清玖原来还存了侥幸,有将家中乱局诉诸官府的打算,但眼见如此情形,不由得打消了这个念头,爷爷之事,求人不如求己,还得她自己摸索找寻。

  这第二桩大事,却是苏家自己家宅里的事情。

  爷爷告病不出已过了数日,苏家商铺里那一群管事的坐不住了。

  这偌大的家业,总要有一个掌舵的,不然岂不是乱了套了。

  金老贼婆得了“爷爷”的手书,上面写着让大伯苏瑞祥全权接管苏家生意上的事情。

  但苏瑞祥虽贵为苏家嫡子,却鲜少参与苏家的生意,那圆滚滚的身子往店面里一站,做个吉祥物都被嫌弃卖相不好,更别说做掌舵人了。

  没过几日,苏瑞祥就不肯去商行里面上班了,不是躲在小金氏那里温存,就是去那花街柳巷里寻找安慰,商行里面有事来寻,也是一概不见。

  金老贼婆都快急疯了,对着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也只能朝下人发发怒火。

  苏清玖吃瓜看戏,倒也是自得其乐。

  不曾想,却中了一招祸水东引。

  那日,苏瑞祥在花街柳巷喝得烂醉如泥,被下人抬了回来。

  金老太太站在花厅门前,本想象征性地训斥一下儿子,谁知一向怯懦的儿子借着酒劲,反客为主,倒是数落起了金老太太的不是。

  那恶毒的句子,倒豆子似的说了一箩筐,说完,苏瑞祥竟那样毫无自觉地倒地睡了。

  这下可把金老太太给气坏了,当日便躺在床上起不来了。

  苏家的二老接连倒下了,苏宅里的气氛变得暗沉起来。

  这日,金老太太把苏家的这几位媳妇聚在了一起,安排起了侍疾的事情,大房主母柳氏负责给金老太太侍疾,二房主母张氏,为苏老太爷侍疾,一日三餐,都要尽心照看。

  苏清玖觉得蹊跷,前些日子,她想要见爷爷一面,金老太太说什么也不愿意,找了各种借口推诿,但怎么突然就肯了,还让母亲张氏过去侍疾。

  这样一反常态,令苏清玖心中不安。

  六月的天,阴雨绵绵,爱莲池里的荷花开了第一朵,亭亭如少女般挺立着,颜色娇而不俗。

  苏清玖带着春儿在遇秋亭里赏莲。

  忽然,有东西从暗处飞了过来,苏清玖来不及多想,侧头躲过,但春儿就没有这么好运了,被那东西,结结实实地砸了一下。

  春儿正要恼,把东西捡起来一看,原来是金陵城里时兴地绒花发钗,做的正是荷塘的景致,一朵粉色莲花,两片翠绿荷叶,还有几个花骨朵儿散落期间,叶子下面,一只金鱼活灵活现。

  “这手艺,倒是讨巧。”苏清玖笑着把发钗往春儿头上插,“我看这发钗跟你有缘,戴你头上倒是好看!”

  春儿推拒道:“姑娘,奴婢貌丑无盐,这发钗还是姑娘戴比较合适。”

  “不会,我们家‘玉秋’长得虽不是花容月貌,但也算娇俏可人,这粉色,衬你!”

  “玖丫头,你又拿我的东西做人情!”隔着细密雨帘的不远处,芭蕉树旁,碎石路上,站着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年郎,那人穿着一身黑色胡服,袖子用绑带系的整整齐齐,头发半扎了个丸子,系着发带,腰间佩剑,一柄漂亮的黑色长剑,十分显眼。

  这人是苏清玖的发小儿,名叫苏昱,父亲是苏家一个远房的族亲,母亲则是金老太太身边的刘嬷嬷。

  苏昱从小就跟着爷爷,他俩一起在金陵街上偷过包子,一起上栖霞山上摘过桃子,还一起策划过离家出走,亡命天涯的戏码,也算得上是过了命的交情。

  十二岁以前,他俩成天腻在一起不干人事,周围的人见了他俩就头疼,用大人的话来说,那就叫做“狗都嫌”组合。

  十二岁之后,苏清玖被关在宅子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渐渐收了野性,苏昱也开始在苏家商行里面做事,忙碌起来,两个人碰面也少了。

  不过苏昱倒是不忘小时候的情谊,常常会带一些好吃的、好玩的来看苏清玖。

  她方才就已经猜到的是他,说那些话,也是故意气他,让他现身而已。

  苏昱大摇大摆地走上亭子,雨丝在他黑而亮的发丝上留下了许多晶莹的水珠。

  苏清玖给他倒了一杯温茶,笑着说道:“刘嬷嬷待会儿见了你这样,定要骂你越大越不成样子,怎么,连伞也懒得带?若是没有,我那倒是可以借你一把。”

  苏昱抿唇轻笑道:“伞可借不得,想那白蛇修行千年,也就是借了人家一回伞,千年修行毁于一旦,实在是可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