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大燕女首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公子添润

大燕女首富 楚歌狂 2327 2021.08.26 20:00

  阳光明媚,天色正好。

  说来也巧,刘嬷嬷送那郎中出门,想着一会儿便回,就没有关上角门,那门不常开,平日里没有人看守,便被苏清玖钻了空子,她趁机偷偷溜了进去,一路上低调地回了凝翠馆。

  一进门,便看见春儿慌慌张张的,坐卧不安地在她屋子里踱步。

  约莫是她出去太久了,惹得这丫头担忧了。

  她从春儿嘴里得知自己离开的这一晚上,只有母亲张氏来过,被春儿以她已经睡下的借口给劝回去了。

  此时已是辰时将尽,苏清玖用了一些糕点,肚子倒也不饿,在屋中看了一会儿书,时光匆匆,转眼便到了用午膳的时间。

  奇怪,她在这里装模作样等了一早上,竟没有把那老贼婆给等来,甚至连老贼婆身边的苍蝇都没来一只,难不成她的预料出了错?

  昨晚的黑衣人,不出所料的话,应该是老贼婆的人,若是老贼婆一早就得知了她私自出府,怎么会不抓住机会惩治她呢?

  难不成是老贼婆改了性子?

  不对,这不像是她的风格。

  苏清玖回忆昨日情形,觉得十分蹊跷。

  昨日那群黑衣人,早早就埋伏在了常师爷的家中,手起刀落,杀了常师爷一家,并且追着她而去。

  追到半道上,与元辰打在一起,后来虽然也跟她交了一下手,但等他们上了马,就没有再追了。

  她本来先入为主,以为是老贼婆派人要杀她,可是,转念一想,却不像是这么一回事,她昨日的行动并没有告知别人,老贼婆从何得知?就算老贼婆真的要杀了她,直接在苏府下手更方便,为什么要选在常师爷家里呢?

  这样想来,他们的目标好像偏向常师爷更多一些。

  可对方为什么要杀了常师爷呢?是他的仇家吗?

  不消一会儿,阿润从家塾回来了,一进门便来寻苏清玖,这才打断了她的思绪,她看着阿润天真无邪的样子,笑了笑,像小时候一样在他头顶上拍了拍。

  苏添润灵活地跳开了,笑着说道:“长姐,你可别拍我脑袋!”

  “哦?为什么?”这小萝卜头竟然还傲娇了起来,苏清玖堆着笑,偏不信邪地又拍了一下。

  苏添润本来想躲,可是苏清玖太了解他了,拍的真好是他躲的方向,正巧又拍到了。他佯装气愤,严肃地板起脸来,义正言辞地说道:“长姐,你可知道你打的是谁的脑袋?”

  只可惜,他嘴角的那抹邪笑暴露了他真实的目的,苏清玖早已会意,巧笑嫣然,灵光一闪,毫不留情地回道:“还能是谁,可不就是我家没出息的老二吗?小时候抱着我的大腿求我带你一起玩的时候,你可是求着我抚摸你的小脑袋瓜子呢。”

  苏添润蹙起眉头,故作深沉,又正了正嗓子,学他那家塾里的范先生,用手捋了捋并不存在的胡子,做出年迈沙哑的声音说道:“是吗?丫头,你年纪大了,记岔了,你说的那个是以前的苏添润,而我,是未来的他。从现在开始,你要记住,我是苏家的骄傲,是大燕历史上的传奇,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咳咳……长姐的小跟班!”

  话落,他又把头给凑了过来,像小时候一样,求抚摸。

  苏清玖被他逗得哈哈大笑,一边捂着肚子,一边晃晃手,叫他滚蛋。

  苏添润也跟着笑起来,不过内敛了一些,只是裂开嘴唇,露出两排白瓷一样整齐的牙齿。

  少年年方十三,正是阳光烂漫的年纪,脸上有最单纯的微笑,眼里有向往未来的光,稚气未脱,却并不呆傻无趣,而是像初夏枝头迸发出的那抹生机勃勃的嫩绿。

  苏清玖心有所感,不禁想到:阿润才十三,就已经长了一副阳光俊朗的模样,若是再长大一些,又该是如何的光彩照人呢?

  她脑海中浮现出白逸宁那张俊美无双的面孔,心中不免唏嘘:有些人,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做,仅仅是往人群中一站,就有着让人怦然心动的魔力。

  只是可惜,白逸宁是个人渣。

  白逸宁静止坐着,确实美如画卷,但一开口,便叫人恨得咬牙切齿,阿润则不同,静时儒雅,谈笑时俏皮可爱,应当更招女孩子喜欢才是。

  这样一想,她便嘴角上扬,不由得感到自豪起来。

  苏添润完全不知自家长姐此时的想法,而是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神秘地说道:“长姐,你猜我方才瞧见了什么?”

  苏清玖惊醒过来,诧异地回道:“什么?”

  苏添润看出苏清玖的愣怔,只怕她大梦未醒,故意卖了个关子,他说:“我方才瞧见了一位天仙美人,便不由得想,到底是谁家的姑娘竟有这般绝美的姿色,真当令日月无光,江河失色~”

  “好你个苏添润,你不在家塾里好好读书,倒学人家慕少艾了是吗?小小年纪,好的不学学坏的,看我不打你!”苏清玖怒由心起,完全不记得方才自己那番畅想。

  苏添润变了脸色,连忙求饶道:“长姐,我还没说完呐,等我说完,你再打我不迟啊!”

  “你倒是说说看,说不出是谁家的姑娘,我今日就打残你!哼~”

  “哎呀~这不过是误会一场。此位天仙,可不就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嘛!除了我们苏家长姐,谁还能有这般绝色?”

  “……”苏清玖愣住,将手放在唇边,咳了咳,抿了抿唇,掩饰自己的笑容,然后给苏添润递了一个眼刀,假意教训道:“臭小子,好好读书才是你的正道,别净想着糊弄我。”

  苏添润嘿嘿一下,收起了调皮的神色,认真地说道:“长姐,方才是跟你开个玩笑。我其实是想说,刚才我经过畅春园,听那边洒扫的丫鬟说,畅春园里有个丫头跑了,大娘正着急地遣人四处寻找呢,好像是叫……叫春儿来着,我远远瞧过一眼,差点认成了你身边的玉秋呢!”

  话落,苏清玖收起了笑容,下意识看了一眼在外头给苏清玖绣手绢的玉秋,又看向苏添润,小声训诫道:“胡说什么呢?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往家里扯,嫌不够乱吗?”

  虽是这般训斥,苏清玖的目光紧紧盯着苏添润,眼前的少年眸光流转,嘴边含笑,那一抹意味深长,好似已经洞悉了一切。

  苏清玖心里慌了一下,阿润素来聪慧,难不成连这也看出来了?若是那样,这小鬼头也聪明地过了头。

  她的语气柔和了一些,温声说道:“好了,长姐知道了,你去看看父亲母亲吧!”

  苏添润笑着点点头,挺身起立,仪态端方地跨出了门槛,一条青玉禁步微微摇曳着,少年的步履不急不缓,迈得又稳又正。

  这臭小子,也就在她面前不着调了一些,收起了神色,倒也是大人做派,就这姿态,端方贵气,说是王公贵族府上养出来的公子也并不违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