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大燕女首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月夜绑架案1

大燕女首富 楚歌狂 2025 2021.09.10 20:00

  第十二章月夜绑架案

  此事暂且不论,话说,苏清玖回了院子,下人们正忙着收拾行囊,阿润偷偷过来同她炫耀了一番自己的成效,被苏清玖笑着打发走。

  一日光景,瞬息而过,天色渐晚,晚风徐徐,微微又下了些雨,她站在南窗下,细雨扑面而来,绵长而柔软,带着清新的香草气。

  微微睁眼,高大的广玉兰树冠茂密,一片片叶子宛若芭蕉扇,斑驳交汇在一处,雪色的花朵睡着了,像是婴儿一般躲藏在枝叶里。

  蓦地,她瞥见树冠里露出的一片白色衣角。

  虽然苏清玖的武功稀松平常,但她意识到,那个人的武功很高,是她难以企及的高度。

  因为,他能那样轻松地立在细细枝干上,轻功一定是不俗的。

  她甚至想,就连那片衣角,也似乎是他故意露出来给她瞧见的,目的是让她不要过于惊慌。

  如果那人此刻对她出剑,她绝对没有半点还手的可能性,而是会以一种来不及反应的姿态瞬间死去。

  果然,他轻轻地飘到了窗前,轻轻地把她拦腰抱起,轻轻地一跃而去,飞出苏府的亭台楼阁,踏过秦淮的轻柔碧波,以一种极美的姿态,落在河岸边——一棵巨大的杨柳树下。

  然后把她放下来,不及同她解释任何话语,而是转过身去,抱拳躬身,给另一个俊朗无瑕的少年行礼。

  苏清玖恍然大悟,这是白逸宁的护卫,她曾经觊觎过的那个叫做元辰的护卫。

  这一晚,护卫元辰用极其强悍的实力,给苏清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身材高大,面容冷峻,常年穿着一身黑衣,腰上配着一把黑色的长剑,面无表情,也不爱说话。

  苏清玖冲他眨了眨眼,露出一张带着梨涡的甜美笑容,她很擅长表演,做出各种恶样的表情给人留下不同的印象,但她此刻却是发自肺腑地崇拜,激动地道:“你就是元辰吧,真是好功夫啊!接下来几天还要多多麻烦你呢!”

  咚——

  脑袋上被一个异物砸中,她慌忙接住,竟是一只玉扳指,再侧目一瞧,始作俑者正是白逸宁。

  秦淮岸边,杨柳树下,停着一艘小舟,白逸宁就靠在小舟的船板上,浑身像是没有骨头一般,尽显着慵懒的本色,他手中拿着一个小酒瓮,像是刚刚饮过酒,嘴角留着一些晶莹,他用帕子擦去酒液,潇洒起身。

  “喂,你该麻烦的是我,而不是他!”

  元辰应了这句话,恭敬地俯首道:“元辰一切听主人安排。”

  不等他继续作妖,苏清玖把那玉扳指砸了回去,本来正对着白逸宁那张欠揍的脸,可谁料元辰就好像鬼魅一般,瞬间接住了玉扳指,很是恭敬地递给白逸宁。

  白逸宁摆摆手,财大气粗地说道:“本公子丢出去的东西,从来都没有捡回来的道理。”

  话落,元辰把那玉扳指丢进了河水中。

  这对奇葩主仆!

  苏清玖皱了一下眉,忽然想到那蚕虫做的莲花酥,心里便乐了,迫不及待看白逸宁得知真相的表情,转而问道:“我给你的莲花酥你吃了吗?”

  苏清玖满怀期待,原以为能得个嘉许,谁知白逸宁答道:“做得倒是挺精巧的,不过本公子可不缺这点吃食,都赏给元辰了。”

  元辰一惊,诧异地看向白逸宁,冷峻的面容僵了僵,最终还是还主人的胁迫中妥协了,点头应下。

  苏清玖竟错过了两人的互动,生生憋了一口闷气。

  原本还想看看白逸宁气急败坏的表情,这下希望落空了。

  元辰人帅,武功也高,脾气更……好吧,脾气算不上好。不过沉默的人总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不会怎么惹你生气,苏清玖实在不忍恶心这样一位帅哥,便作罢了。

  两人进了乌蓬小舟,元辰戴上黑色斗笠,做了船夫。

  “不是说明日在城外会合吗?怎么今日找我?”

  “金陵戏班有个绝活,叫做哪吒闹海。难得来一趟,总要去瞧一瞧。有戏有酒,独缺一个美人儿作陪!”

  苏清玖顿时竖起眉头,暗骂渣男,讥讽道:“白三公子不愧是情场浪子,美人环绕,乐不思蜀。有那样倾国倾城的许禾姑娘尚且不够,还要欺负我这个小姑娘不成?”

  “此言差矣!”白逸宁的目光颇具侵略性地在苏清玖身上盘旋一圈,突然坏笑了一下,“吃惯了山珍海味,偶尔也要尝尝瓜果蔬菜。”

  他说苏清玖是瓜果蔬菜,目光却一直盯着苏清玖的胸前,她顿时红了脸颊,大为光火。她曾听人说,男子大多喜好胸前丰满的女子,而她不过十五岁,胸前自是平平,比不得许禾那般连走路是都是一动一动的。

  白逸宁这意思,大概是在嫌弃她那里还没有发育。

  她心中大为不爽,不过她自小便善于控制情绪,不爽归不爽,却不会掀桌子,而是不留情面地怼了回去,“白三公子生冷不忌,也不怕吃到了洋辣子,美味没有享受到,反而伤了身子。”

  “哈哈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若是美人够美,牺牲一些又有何妨!”

  “你……登徒子!”苏清玖有些动怒了,脾气再好,脸上也显露出不快来。

  白逸宁看了看她,还是只顾着笑,又解释道:“放心,你还没有美到让我想牺牲的地步!”

  “……”这解释,比没有解释更伤人。

  苏清玖起身便要走,可此时小舟已经来到江中,正乘着夜色,流淌在夹岸的灯火之中。

  细雨如丝,一片片飘在衣服上、发丝上,清风拂面,美景如画。

  天上没有银河,人间却有星火,岸边的红色灯笼映在平静的河水之中,恰如银河流淌。

  她此刻大概能懂“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到底是怎样的一种风景了。

  顿时被这“银河”迷了眼睛,她站在船头,一叶扁舟,破开水面,流淌前行。

  不远处,一座巨大的画舫横亘在河上,几乎占据了整个湖面,只在两边留出少许空隙,供小舟通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