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大燕女首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及笄风波(4)

大燕女首富 楚歌狂 2098 2021.08.15 20:00

  “二姐姐,就知道是你给我做赞者了。”

  “早说好的嘛,之前是你为我更衣,现在换我为你了。”

  来的正是大房庶出的姑娘——苏清蕴。她不无忧虑道:“年底我就要嫁去刘家了,也不知是什么光景,哪敢不珍惜现下一分一秒呢?”

  苏清玖拍了拍她柔嫩的手,笑着道:“二姐姐说的什么话,即使你出嫁了,我也少不得要烦你呢。”

  “求之不得!”苏清蕴不假思索地应道,俄顷又蹙眉,小声道:“现下不说这些了,你可知道,方才门房传来消息,正宾孟大娘子来不了了。”

  苏清玖心中咯噔一下,蹙眉询问:“出了何事?祖母可到场了?”

  苏清蕴往后看了一眼,拉着苏清玖进了屏风后的更衣室中,小声道:“祖父和祖母都没到场,早上有人去枫和院请祖母过来迎宾,枫和院里传出消息来,说是祖父昨日喝多了,身子不舒服,祖母也在身边陪着,他们两个都不过来了。”

  苏清玖双眼微微眯起,陷入沉思。

  祖母呀祖母!你今日撒了这样一个弥天大谎,将来却要如何收场?

  苏清蕴蹙眉,“你说奇怪不?祖父那么疼你,你的大日子,怎么可能会不来呢?”

  “许是真的喝多了吧!”苏清玖不自在地回道,心中却是另一番思量。

  苏清蕴半信半疑,倒也不再纠结于此,又道:“祖母虽然没来,但派了身边的刘嬷嬷前来主持典礼。”

  苏清玖眯着眼微笑,漫不经心地抚摸柔顺华丽的裙衫,目光似有若无地看向窗外。

  宾客已尽数就位,顷刻传来了刘嬷嬷的致辞:“诸位抱歉,二老爷天生体弱,就由老奴替他致辞,还望诸位贵客见谅!”

  刘嬷嬷是金老太太从金府带来的贴身丫鬟,在苏家熬了四十余年,颇有口碑。

  她处事进退有度,说话亦是礼数周全,在金氏身边向来都很得力。

  诸位宾客也深知于此,并未表现得特别惊讶。

  苏清玖微微低垂下眼眸,暗道一句:老狐狸!

  司礼高喊:“开礼!”

  刘嬷嬷庄重介绍道:“今日乃是我苏府二房三姑娘成人笄礼,感谢诸位宾朋佳客光临!下面三姑娘的成人笄礼正式开始。”

  苏清蕴扯了扯苏清玖的袖子,伏在她身边小声道:“该出去了。”

  话音刚落,外面便传来司礼的声音:“有请三姑娘入场拜见各位宾朋!”

  苏清玖整了整衣裳,跨过门槛,身后跟着苏清蕴和张巧手,再后面在后面便是玉秋领着的四个丫鬟。

  七个人排成两列,苏清玖位于正中,领着她们走过一丈宽的青石甬道,那上面早就铺上了红色地毯,一直到了院中的花厅。

  苏清玖落落大方,迈过花厅门槛,走到花厅正中间站定。

  暗自观察一番,主人席立于正中,父亲和母亲正跪坐期间,刘嬷嬷和司礼二人立在父亲母亲左右。

  下面左右各有五席,一正宾席,一笄者席,自不必说。正宾乃是为笄者加钗冠者,多为有才德的女性,寓意笄者日后也如正宾一般家庭美满、儿孙满堂。但此时正宾席却空空如也!

  剩下八席,有两席是苏家族长和耆老,两席是隔壁金家的亲戚,来的是金家大房和二房,还有三席是金陵城里的大商贾,都与爷爷生意上大有往来的,一是漕帮青爷,二是桑户刘家,还有一个是位女子,金陵双玉楼的老板——许禾。

  许禾带着面帘,不辨容貌,但气质出尘,几乎令整个金陵城男子为之倾倒。

  苏清玖的目光在许禾身上停留片刻,最后转向另一席,那席上男子苏清玖从未曾见过,瞧上去未到加冠年纪,生得是玉树临风,冠绝天下。

  苏清玖微微失神,意识到失礼,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收回目光。

  那少年,生得也过于惊艳,面部的轮廓,多一分太软,少一分太硬,正是这般恰好的雕刻,既不显得冷峻,也不过于阴柔。

  精致的五官是天地赐予他的厚礼,配着那月华般白皙的肌肤,既像富贵人家的公子,也有几分出尘气质。

  苏清玖暗自想到话本里说的山中精灵,若是幻化成男儿之身,约莫就该是这般模样。

  他肆意地坐在那里,不与左右言语,自斟自饮,乌黑透亮的眸子像星星一闪一闪的,忽而,那深邃的星星与苏清玖来了一个对视,苏清玖猛地收回目光,低头下去。

  “这是谁家公子?竟能坐在母亲下首位置的第一席?”

  那公子似乎察觉到她的窥探,对她微微一笑,又移开目光。

  苏清玖深觉自己孟浪,不大自然地扯动嘴角,将那些尴尬隐藏下去。

  一一对宾朋作揖行礼之后,苏清玖端庄地走到自己的笄者席上,背对宾客,跪坐,张巧手净手上前,为她解开发髻,重新梳头。

  孟大娘子没来,正宾席是空的。

  苏清玖暗自观察,坐在主位上的母亲也早就察觉到异样,不时地向边上的刘嬷嬷询问。

  刘嬷嬷并没有给一个好脸色,只是不耐地蠕动两片嘴唇,也不知说了些什么?

  母亲的表情越发焦急,不安地搅动着衣襟。

  宾客倒没有什么异样,大有客随主便之意。

  苏清玖神情微微一动,计上心头,唤过“玉秋”,在她耳边小声耳语几句,“玉秋”闻言,点头应下,缓步离开。

  一个丫鬟离场,无人注意,倒是上首的刘嬷嬷频频看了三次。

  苏清玖心头有些好笑。

  张巧手手指翻飞,灵活熟练,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为苏清玖画好妆容,少女初上妆,略施薄粉,淡扫蛾眉,顷刻间天质自然的美丽之中多了几分精致。

  司礼念道:“宾盥!”

  原该是正宾与主人上前以逛洗手,互相揖让一番,各自归位。

  但正宾席上空无一人,无从继续。

  苏清玖心中暗笑,余光扫过上首,刘嬷嬷脸上也初见焦急,招来后边小厮,蹙眉叮嘱一番。

  小厮匆忙离去。刘嬷嬷带上笑容,安抚宾客道:“真是抱歉,正宾许是因为一些原因耽搁住了。老奴这便去请!”

  母亲张氏不禁询问:“嬷嬷,孟大娘子突发疾病,今日来不了了,不知你请的是哪位娘子?”

  “等她来了,自然见分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