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旧金山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城隍寻宝

旧金山往事 陶良辰 2252 2020.09.26 11:10

  探监的日子。

  陈林芝提前预约,一早就赶来旧金山县监狱,打车花掉一笔“巨款”,让本就艰难的财政状况,更加雪上加霜。

  坐在等候区,身边是一张张圆桌子,狱警守候在附近,不断将犯人带出来,和亲戚朋友们见面。

  不远处有对夫妻俩,大概是提到了离婚之类,男的顿时就抓狂暴躁起来,破口大骂着,被狱警一橡胶棒打在后背,卡住脖子死死按在地上。

  前几个月也曾渴望自由的陈林芝,现在终于可以用看热闹的心态来看待这一切,毕竟被关着的是旁人,而他已经自由了。

  接到通报。

  王老头很快背着手,慢步走到陈林芝面前,难得有了好脸色,眼角带笑询问说:“事情这么快就办成了?”

  “嗯,按照你的意思,已经见到人,把话带了过去。不过......我见到的应该是你外孙女?她姓宋,外婆去养老院颐养天年,据说接到关于你的消息,还忍不住大哭一场。”

  陈林芝手指轻点桌面,生怕这老头骨头里挑刺,不肯给约定的报酬,因此说话时候力求详细。

  “挺好,都是进养老院的老太婆了,时间过得可真快。”

  王老头叹口气,有的仅是一丝伤感,却没有任何激动,反而像是早就知道一般,笑着来句:“我那外孙女小月,长得很漂亮是吧,这年纪有没有结婚恋爱?”

  听到姓宋没惊讶,还一口叫出个“月”字,这足以说明王老头对于宋月纹的存在,并不是什么都不知情。

  想想也对,现在能让陈林芝办事,不意味着以前没让其他人,办过类似的事情,人在狭小的囚室里住着,没点对外面世界的念想,很难撑下去。

  “非常漂亮,看见后会让人走不动路,应该还没结婚。”陈林芝老实汇报着,接着说句:“她从外婆那里知道是你以后,很想过来见见你。”

  “见我做什么,假释遥遥无期,我这么大年纪了都不肯放我出去,见了面只会让我更不舒服。”

  王老头说完叹气。

  陈林芝等待片刻,干咳了声,提起正事:

  “之前我们约定的报酬......应该能给了吧,实在不行我分一部分,给你那位外孙女。

  没钱万事难,我现在借宿在朋友家里,穷得无论做什么都成问题。除此之外,附送你一个大消息,昨天宋月纹来找我,身后居然跟着小尾巴,身上带了把老转轮枪,应该不是善茬,已经被我们在巷子里打晕。”

  白江的功劳,被陈林芝拿来摘了桃子。

  王老头听闻这事之后,果然有所动容,脸色逐渐变得难看起来,追问说:“人呢,抓住了没?”

  “没有,附近人多,不太好动手。我正打算从这边离开后,就去再找你外孙女一趟,问问近期有没有得罪别人。”

  “......行,这事你别管了,我来安排。”

  说话期间,王老头从口袋里摸出个小纸条,不露痕迹地压在杯子下面,没了交谈的想法,起身就走,示意狱警帮着开门。

  陈林芝拿过小纸条看完,只见上面写着:城隍庙,武判官下......

  -------------------------------------

  拿钱是头等大事。

  既然藏在城隍庙,自然位于唐人街。

  不过陈林芝记得些小寺庙的所在地,却不清楚城隍庙在哪。

  找白江问完,这家伙告诉说自己根脚不在旧金山,意思是外来户,可能在其他城市的唐人街长大,还可能近些年刚移民过来。

  陈林芝还没把白江的底细摸清楚,无论做事还是说话都藏头露尾,也难怪一直很难让人相信。

  回了唐人街街区,找了个老店铺继续打探消息,终于得知以前确实有个城隍庙,不过已经被废弃许久,早年香火挺旺,无数人前去请神还愿,祈求在这新家园里风调雨顺、阖家团圆,后来不知怎么就衰败了。

  等察觉到就在早年咸丰大饭店所在方位,陈林芝觉得应该没错,二话没说快步赶过去,中途买了个糯米包裹咸菜的饭团充当午餐。

  途中刚巧路过火龙虎武馆,前天刚去过,但他没进去。

  四处查探,终于在隔着一个街区的地方,找到某处类似于寺庙的老建筑。

  牌匾早已不知去了哪,大门敞开着,院子里空地被周边居民利用上,开垦出来当菜园。

  今天天气好,还有人拉绳子晾晒起衣物,母猫带着一窝小野猫,趴在荒废的花坛边上,见有人闯进来,叫声略带戒备意味。

  火急火燎往正殿走,瞧见泥塑裂开、色彩褪去的城隍老爷像,陈林芝那叫一个高兴,方才担心东西没了,幸好没人来打神像的主意,倘若是铜制,又或者造型精美,多半早就被搬走。

  文判官提笔拿书,早就裂成几段,武判官也一样,成了堆泥片,附近有两个铺位,估计被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占用了,头顶有瓦片遮挡,总比风吹露宿稍微好些。

  在带有腐朽木剑的泥片堆里翻来覆去,仔细查找,这里应该就是王老头指明的地方,可陈林芝找来找去都没发现。

  再次拿出小纸条看完,盯着那个“下”字,果断跳下神台,拿了块石头对着红砖墙敲敲打打,并没有异常动静。

  正纳闷于是不是被王老头忽悠了,视线再往下,又盯上地面满是尘土的青砖,还有不少流浪汉留下的垃圾。

  估计趁着天气好出门乞讨去了,并没有人在。

  跟屁虫白江,此刻倚靠在大门边上,手里拿着个金属制成的小酒壶,喝口烈酒驱寒。

  他笑着对陈林芝说:“没钱跟我借嘛,九出十三归,都好商量。你该不会穷疯了,开始打起乞丐的主意,趁他们不在家过来找小金库?”

  “你出去,这是我私事,能不能讲点职业素养了?”

  陈林芝拎起涂有红漆的老木剑,挥了挥,还挺沉。

  见白江果然去了院子,这才动手开始敲砖头,下面泥土被压实了,撬开砖头以后不忘用剑尖戳几下,免得跟好东西擦肩而过。

  一块接一块,很快热到满头大汗。

  陈林芝脱掉外套继续干,这次刚将砖头撬开,意外发现些不对劲,有根变色腐朽的红绳,被压在泥土里。

  赶忙蹲下来,拉住绳子往上拽,这么些年过去,哪还能受力,绳子应声而断。

  蹲下来继续扒,发现薄薄一层泥土下来,竟然有个壶口裹着塑料袋的小酒坛。

  陈林芝太专心,甚至没听见身后传来脚步身,只见一位头秃嘴斜的中年人,突然伸手就要抢夺这个坛子,还破口大骂:“二五仔!敢来大爷家里偷东西,找死吧你!”

  见这人是真抢,陈林芝立马怒了,也不管什么尊老爱幼,抱住酒坛的同时上去就是一巴掌,狠狠扇在对方脸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