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旧金山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养伤

旧金山往事 陶良辰 2421 2020.10.01 12:19

  这帮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陈林芝和宋月纹身上,给了白江一个擒贼先擒王的机会。

  其实他压根没做什么。

  仅仅就只是趁着众人毫无防备,绕到那位中年大哥身后,一把卡住他脖子狠狠勒紧,并且将那把常被他拿在手上把玩的小刀,掏出来威胁别乱动。

  因此白江才肆无忌惮笑话这帮人,说他们连老大都不要了。

  陈林芝那叫一个激动。

  绝地逢生,这会儿别说花点钱给白江买摩托,哪怕是汽车他都愿意掏,钱不钱的无所谓,有命去花才最重要。

  被白江卡住脖子,没想到这中年人也是个狠人,不仅不求饶,反而来句:“抓住他们我就安全了!”

  听见这句话,陈林芝瞳孔紧缩。

  面前几位穿西装的歹徒,明显跟之前三位不一样,像是从刀尖舔血闯荡出来的好手,更有秩序些。

  闻言二话没说,还真就撇下被白江劫住的老大,发了狠劲围攻过来,一时间刀棒齐舞,缠斗成一片。

  冲着要命来的,陈林芝可不敢手下留情,挡住一棒子之后挥动小匕首,将某人脸上划开长达十多厘米的口子,深可见骨!

  他自己受伤也不轻,痛彻心扉。

  至于宋月纹,反射弧很短,瞄准时机一棒子挥去,正巧打中某人脖子,力气极大,对方瞬间倒地,连声都没发出就昏死过去。

  汽车旁。

  依旧被白江勒住脖子的老大,见此场景嘴角上翘。

  他在赌。

  赌身后突然出现的这人没见过血,下不了手,仅仅就只是吓唬自己而已。

  只要白江不敢动手,他相信自己手下们可以擒住那对男女,到时候局势就会翻转过来,朝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

  想法挺好。

  搁在普通人,或者正常人角度,确实不敢轻易动手。

  然而白江不一样,前些日子受雇于人,差点给了陈林芝一斧头,连缘由都懒得去问。

  这样一个牛人,哪怕平日行事再洒脱、再正常,但却还是可怕的存在,从陈林芝事先有多忌惮他就能看出,白江这样的人相当不好惹。

  车旁大佬只顾着笑,背对白江。

  并没有发现,白江在看见宋月纹被打伤时候,目光一下子冷了下去。

  连句狠话都没丢,他说动手就动手,一刀、两刀、三刀,速度极快,精准切在腹部与双脚脚踝位置。

  不会死,但也跑不掉了,哪怕及时送去医院,往后行动也会不便,何况这时候可没人会送这位中年人去医院。

  疼痛感袭来时候,中年老大就已经明白自己下错了注,然而已经太迟。

  白江深知他跑不了,心思挺细腻,摸出这人腰上的家伙,随手扔远之后,这才飞奔跑向混斗在一起的人群。

  还是背后偷袭,专门割后颈,刀刀见红,从不落空。

  转瞬之间。

  干脆利索地解决掉剩下的几个人,一边留意四周动静,一边将陈林芝搀扶起来。

  白江仍有闲心思,笑着问道:

  “包月打了折,他们活着不收费,再让我动手补刀要加钱,后患除不除?

  宋美人,你的伤没事吧,刚才看见你挨打,可把哥哥我心疼坏了,那叫一个冲冠一怒为红颜。”

  眼巴巴看着宋月纹,大概是看多了武侠小说,想等她以身相许呢。

  厉害是厉害,然而宋月纹被他目光,看得有些心里发毛,挤出个笑容就开始帮忙搀扶陈林芝。

  刚才陈林芝可没少帮她挡,看看飞行服后面,一道伤口极长,已经有红色浸染出来,皮肉伤。

  挨了不少打,陈林芝脑袋昏昏沉沉。

  白江问了句,得知宋月纹会开车,让她开走大G,带着陈林芝先走。

  而白江则慢慢悠悠,挨个从地上众人口袋里摸索,钱包、手表之类都没落下,毕竟是真穷,没道理白白放过。

  事后骑上摔在不远处的摩托,心疼于油箱和把手擦破,车灯也碎了。

  他点了根烟,这才头都不回地离开......

  ------------------------------------

  当天傍晚。

  在宋月纹的住所里,白江帮忙买些草药,煮好倒进浴缸里,让陈林芝下去泡泡,免得瘀伤发作,几天下不了床。

  她没忘记陈林芝事先的叮嘱,专门跑去找了趟殷蛰,让他暂时别住在家里。

  这会儿殷蛰也在宋月纹家,瞧着被烫到满脸通红,遍布汗珠的陈林芝,心疼的同时又很生气,后悔于今早没陪着一起去,而是在家睡懒觉。

  白江忙活完,已经再次出门。

  出门前没忘记叮嘱陈林芝,说草药钱很贵,算他五百美刀,这账先记着。

  颇有些强买强卖的意思。

  不过虽说水很烫,背后还有道伤口,进入泡了会儿确实舒坦些,至少不用像刚来宋月纹家里时候那样,趴在沙发上浑身都疼。

  随着这几位外人的到来,宋月纹家飘满药味,干净的地板上还被踩到乱糟糟,卫生间更是没法进人,药味刺鼻。

  然而现在不是需要在意这些的时候,她帮着忙前忙后,专门出去买了饭菜热汤,以及一些消炎药纱布之类,庆幸于劫后逃生。

  期间心神不宁,没忘记打开电视和收音机关注新闻,以为道路上发生那么大的事情,肯定会被当地媒体广泛关注。

  然而不同于她所猜测的那样,根本没有电台或者新闻栏目提到这回事。

  直到现在。

  他们仍然不知道,临近中午那会儿,三人前脚刚走没多久,就有几辆车出现,将那些个歹徒们全都囫囵扔进车厢内。

  等到有路人报警,警车伴随救护车赶去现场时候,只见到地上有多摊鲜红色,既没有苦主也没有伤者,最后被定为狗咬狗火拼,没人认真顺着线索追查下去。

  白江离开时候开走那辆越野大G,说是要销毁赃物,实际上却是被他找人卖掉,才一万多英里的新车,收获颇丰。

  等回到宋月纹家,见陈林芝已被上药包扎好,胳膊,胸口,额头都青紫一片,腿上后背也都有伤,趴在沙发上满脸苦逼。

  今天收获不错,因此白江很慷慨地免了那五百草药钱。

  实际上只花了几十美刀而已,就是些王不留行、当归、赤芍之类的便宜药材,适合活血化瘀,消肿止痛。

  怕有人回来报复,殷蛰没回家,也请了假没去上班,帮着照顾陈林芝。

  宋月纹热了大补汤,亲手喂给陈林芝,以他这伤势,估计三五天都提不了碗筷,幸好还年轻,有都是些只疼不重的皮肉伤,好好休息,恢复起来也快。

  当晚稍微缓过神。

  见殷蛰出了趟门又回来,陈林芝大概猜到他干什么去了,于是问道:“你家那边怎么样,有没有人盯着?”

  这是想知道,自己最近住在殷蛰家的消息,有没有被今天那伙人得知。

  殷蛰果然去了自家附近,脱掉外套摇着头:“没有,我在家门口绕了两圈,还往路边车里看,完全没异常。”

  陈林芝轻轻点头,长吐一口气,并没有就此松懈。

  看了眼宋月纹,告诉说:

  “给你添麻烦了,我可能要再休息一两天,之后会去宾馆住着,不耽误你。

  我这朋友也先留下?我们俩打地铺就行,今天遇到的事情太邪门了,事后回想完,觉得可能早就被跟踪,要不然怎么会知道我去哪,还在路上被人堵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