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旧金山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真香

旧金山往事 陶良辰 2745 2020.10.07 13:01

  虞小姐选的餐厅,粤式砂锅粥店。

  至尊帝王粥里面,放着一整只珍宝蟹,等到老板将砂锅端上来,蟹黄粥香味扑鼻,放了八爪鱼、贝肉、大虾等,撒上一小撮葱花,不仅闻起来让人身心舒坦,看起来同样诱人。

  虞洛琦帮着陈林芝,盛了一碗稠粥,告诉说:“有段时间我经常来这边,后来不知怎么就腻了,现在想想还是喜欢吃,你也尝尝,他们家的卤鸭头滋味挺好,来一个?除了贵点没毛病,北美的鸭子难找。”

  美国的鸭子不难找,带湖的公园里常能看见。

  然而当地人更喜欢将它们当成观赏动物来对待,就像天鹅、北美大雁之类,很少有人会吃,于是就造成了鸭价上涨,比鸡肉牛肉都贵些。

  “嗯,看来店家知道你,所以虾、贝这些都跟不要钱一样,都往这锅里面放。刚才看其他客人,可没你这待遇,螃蟹也只是青蟹、面包蟹而已,哪像这只大螃蟹,钳子都伸出锅外了。”

  陈林芝笑着来句。

  分明知道对面这女人,权柄大到惊人,他偏偏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或许是因为虞洛琦从没在他面前表露出过敌意,只是如同旧友重逢,平易近人的缘故。

  刚才来的路上,虞洛琦告诉他许多早年的事,比如他父母遇害当天的细节,以及事后接触过他亲舅舅,对方拿了钱却没照顾他之类。

  早在陈林芝被送去孤儿院以后,他就没有亲人了,什么舅舅舅妈等等,远比陌生人更加陌生人。

  于是听说今天下午,她帮着连本带利讨要安家费,陈林芝只想拍手叫好,丝毫没有恻隐之心,何况也不至于假惺惺,本就没必要再讲任何情面,理当如此。

  唯一没有正面回答的问题,是关于宋月纹她外公,也就是王老头。

  提醒句那人不简单,身上秘密有点多,劝陈林芝少接触以外,虞洛琦就不愿在陈林芝面前多谈,见此陈林芝也没打破砂锅问到底,毕竟连这位总舵把子都说不简单,那么肯定不会简单。

  虞洛琦听完笑得高兴。

  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也像是在说给陈林芝听,她点点头来句:

  “所以人该努力点,脚步不停往上走,越到山顶,风光越好。

  这只大螃蟹不是给我吃,是敬重我白帮上千名弟兄们,大概怕显得诚意不够,被我砸了这家店吧,临走时候你来结账,免得不敢收我钱。”

  见陈林芝盯着这锅粥,如同在猜测价格。

  虞洛琦顿时更乐了,没好气从手提包里,掏出个牛皮纸袋,说道:“放心,肯定付得起,我跟你那不要脸的亲戚,扯皮好久才要到钱,这顿饭当是我的辛苦费、茶水钱了,不过分吧?”

  陈林芝接过袋子,打开口往里瞄了眼,被一片绿意惊到,从没见过这么多美钞。

  下意识回了句:“绝对不过分,哪怕再加俩螃蟹都行,你这帮弟兄们晚上也没吃吧,找张桌子另外来一桌?”

  “行啊,难得你有心,接下来帮你追讨尾款,他们肯定更卖力些。”

  “......这还不是全部?”

  虞洛琦理所当然说道:“早年给了五万美刀安家费,被你舅舅拿去白用十几年,总共才要他十万利息钱,这钱必须给。”

  “不愧是大姐大,做事敞亮,放贷都讲究九出十三归,何况美金这些年来一直贬值,是该要利息。”

  好处都拿了,陈林芝难得说些漂亮话,剩下的钱他没本事讨要回来,看殷蛰那跑去讨债都能被妇人欺负的熊样,估计也不成,还得虞大舵把出面帮忙才行。

  吃着粥聊天,话题不由自主扯到帮派发展上,企业要有战略规划,她这种混江湖的也一样,手下帮众是基石,可随着时代变迁、社会发展,总靠地下赌档、保护费、酒吧歌舞厅这些也不行,没办法再往前跨一步。

  陈林芝的脑袋里倒是装着不少好点子,目前只苦于没钱实施而已,看在手边这个小牛皮纸袋的份上,提了个建议,让她去拉斯维加斯投资赌场,或者去奥门也行。

  人轻言微,虞洛琦貌似并没上心,告诉说等有空会去考察一下。

  ......

  喝完粥,虞小姐亲自开着豪车,又将陈林芝送回火龙虎武馆门口。

  武馆内有人见此,不由嗤笑几句,肆无忌惮编排起这个小白脸,说是泡完脑袋抽筋的宋月纹,竟然又勾搭上其他有钱女人,呸的不要脸。

  前有宋月纹被拐走,他们因爱生恨,后有白江帮忙踢馆,又在他们脸上狠狠甩了一巴掌,武馆里这帮人能给陈林芝好脸色才奇怪。

  不过等到虞洛琦下车,顿时有俩家伙吓到面无人色,他们是白帮外围的小马仔,哪能不认识自家舵把子?

  再看陈林芝,目光顿时变得不一样了,有虞洛琦帮着狐假虎威,尽管他们仍然觉得他是小白脸,但地位跟着水涨船高了些。

  带着牛皮纸袋下车,虞洛琦说完有空一起再喝茶,开着火红色的法拉利扬长而去,前面有越野车开道,后面也有车辆跟随,排面十足。

  上楼后发现,无论白江还是殷蛰,都在窗旁站着。

  大概刚刚往下偷看了,殷蛰叹气拍拍陈林芝肩膀:“兄弟,厉害啊,虞大小姐都认识,身上这么香,一起吃海鲜了?”

  “海鲜粥,稍微有点远,但味道挺不错,下次带你们去尝尝。”

  陈林芝刚说完,手上沉甸甸的牛皮纸袋,一把被殷蛰夺过,殷蛰想看虞洛琦,究竟给了他什么好东西。

  “卧槽!”

  袋口刚打开,就被殷蛰死死攥住,一句惊叹声脱口而出。

  白江也好奇,可见到殷蛰将袋子口攥那么紧,他看不见,姑且猜测可能是好东西。

  结合被虞小姐亲自送回来,白江脑回路清奇,也不知想到什么,看陈林芝的眼神有点怪,就像发现新大陆,重新审视起陈林芝,暗自羡慕着。

  想岔了的还有殷蛰。

  殷蛰见到这么多钱,赶忙将陈林芝拉到外面,找个无人的墙角,紧张道:“她......该不会是拿你当枪使,雇你做些什么吧。这么多钱,肯定不简单......难道要谁的命?!

  你才出来多久,钱再多也不能干啊,打架什么的还好,你现在又有案底,万一被抓这辈子都难出来,千万别冲动!”

  陈林芝佩服于他的想象力,笑道:“你想多了,早年白帮给我的安家费,当时我太小,被我舅骗去用,还把我丢到孤儿院,虞小姐听完很生气,下午专程帮我把钱追讨回来。”

  “......她?专门帮你?”

  殷蛰心想这得是多大的面子,搁在酒桌上吹嘘,至少能多喝一瓶酒。

  随后又忍不住浮想联翩,劝陈林芝说:

  “那真好,你不正想做生意,手里缺钱么,估计是你父母保佑,在天上都帮衬着你,照顾你这一回。

  不过虞舵把子本人,还是算了吧,千万别自我感觉出错,因为一顿饭就多想些乱七八糟的下文。我发现你最近桃花运出奇的好,但都是些可望不可及的烂桃花。

  姓赵的小丫头片子先算了,以她那家世,父母一个当警官,一个当律所大律师,肯定看不上你。虞舵把子更是算了吧,命格太硬,凭你肯定镇不住。

  刚才我看宋小姐在发呆,说不定有希望,估计是看你跟虞舵把子吃饭,心里想着你呢。你这房东市区有新房,车还是保时捷跑车,市区那套当婚房刚好,这边留着收租,又少奋斗三十年。”

  陈林芝脸上写满问号,打断长篇大论的殷蛰,问他说:“难道我在你眼里,真就是个吃软饭的?”

  殷蛰怕伤他自尊,违心道:“......没有,不过你接触的这些女人都太出色了,加油认真干,要不然真配不上她们。”

  “......”

  懒得多说,陈林芝只竖起根中指,脑子里想着那只是自己没发力而已,这段时间以来,光是浑水摸鱼不也积累了十多万美金,认真起来那还了得?

  随后再想想,手上这笔钱是靠虞洛琦帮忙追讨回来,这么说起来,还真有点吃软饭、靠女人的嫌疑。

  铁骨铮铮硬汉子,这哪能忍?

  不过手中袋子散发出的新钞油墨味,真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