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旧金山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有蹊跷

旧金山往事 陶良辰 2115 2020.10.04 17:38

  搁在三十多年以后,美国都不算自由国度,无数有色人种受到不公正对待,更何况是这1985年。

  自从了解宋月纹高中毕业就辍学的经历之后,陈林芝再回到唐人街,看见无数虽然勤劳但依旧贫困的居民们,想着倘若社会环境稍微公正些,应该能有更多人搬出去,搬去环境优美的社区、让子女享受着高端教育才对。

  考虑到歧视并不仅仅局限于教育,商界职场中更为严重,陈林芝开始未雨绸缪,替将来而担忧。

  顺带佩服一下创办王安电脑公司的那位王安,这人如今可是美国十大富豪之一,只能说科技行业果然适合咸鱼翻身。

  然而陈林芝不仅手头没钱,还对高科技领域一窍不通,因此目前就只能羡慕之余惊叹几句,暗自叨咕几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事后该干嘛就干嘛,仍然没琢磨出挣快钱的门道。

  住在宋月纹家继续养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就剩淤青还没散去。

  不知道为什么,前几天的那伙歹徒并没有再出现。

  陈林芝去唐人街,火龙虎武馆附近观察过几次,确实没有谁去盯梢。

  本打算带宋小姐再次探监,然而让人意外的是,打电话给旧金山县监狱方面,得到回复说王老头早在三天前就已经保外就医,准许假释,不过却没有去假释官那里报到。

  仿佛人间蒸发一般,没来找外孙女宋月纹,也没去养老院探望宋月纹的外婆,出去后下落不明。

  陈林芝和宋月纹今早赶去监狱专程问过,是真的保外就医获得假释了,临近中午时分,甚至还有假释官专门约见他们,像审问嫌犯一般多次问起,究竟知不知道王老头出狱以后去了哪。

  他们俩连王老头什么时候获得假释批准都不清楚,怎么可能知道那老头去了哪。

  宋月纹到家后忧心忡忡。

  陈林芝见此,事前觉得她有事瞒着自己的疑心,也随之变淡。

  这姑娘心里藏不住事,情绪会写在脸上,担心表情不像刻意装出来,所以陈林芝姑且先相信了,并且以房客身份安慰几句,告诉她可能关了四十几年,出来后高兴到去哪散心旅游,很快就会回来。

  然而就这样又过去一周,王老头仍旧杳无音信,宋月纹被假释官骚扰好几次,陈林芝也不例外,原因是以前一直没人探监,最近他们俩去探过监,难免被怀疑。

  为此,气得她都去报警了,告诉说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怎么会出狱后无缘无故消失不见。

  然而确实是消失不见,监狱狱警告诉说出去那天,看见有辆捷豹将他接走,不常见的暗红色豪车,所以印象深刻。

  最终还是陈林芝帮忙劝她几句,怕房子和保时捷911来路不清楚,被人顺藤摸瓜揪出来,宋大美女听完觉得有几分道理,于是两人再次搬家,又都住回了唐人街老房子里。

  ......

  “我总觉得这事蹊跷,太复杂了说不上来,不过你先前那狱友肯定不简单,一把年纪出狱都有英国豪车接送,怎么可能是平常人?”

  说话的是殷蛰。

  几天没见,鼻青脸肿,脖子上还有抓痕。

  据说是登门要债把人欺负狠了,逼得某位彪悍妇女狗急跳墙,用擀面杖打了他不说,还爬窗户威胁要往下跳,事后邻居报警才不了了之。

  陈林芝劝过他好几次,总说不是什么正道,容易引火烧身。

  殷蛰听进去了,但去年提成还没结清,他想再干一段时间,等把钱拿到手就找个理由抽身走人。

  这也怪陈林芝,一直将带他挣钱的说法停留在嘴边上,那么些天过去都没干出点实质性的事情,倘若真有赚钱的门路,哪怕稍微辛苦些,殷蛰多半也会过来帮忙。

  职业讨债看似嚣张跋扈,实际上这行也辛苦,经常昼夜颠倒,去欠债者家里住着耍赖不说,偶尔还会有危险。

  比如今天的殷蛰,鼻青脸肿,张嘴都困难,借着酒劲止疼,要多惨有多惨。

  原本属于宋月纹的家事,陈林芝不该掺和。

  然而现在已经掺和进去了,探监路上被截住那天,他可没少狠揍那伙人,报复随时可能上门。

  从这方面来看,帮她也就是帮自己,何况宋月纹长得还漂亮,多多少少让陈林芝有些怜香惜玉,做不到拍拍裤子走人,置身事外。

  今晚喝酒提到这茬,陈林芝在殷蛰说完后点点头,举杯喝了口,嘴里说着:

  “肯定不是普通人,以前觉得牢里人们敬重他,单纯是因为王老头年纪大资格老,能帮忙从外面弄来香烟啤酒美女杂志之类,现在看看应该是我想简单了。去年年底跟我说假释没通过,这么看来多半没跟我说实话。”

  “反正你自己小心点,再遇到那帮人可就不是皮肉伤那么简单了,小命交代了对冤枉,宋小姐长得确实漂亮,但也要有命才行,别傻乎乎给别人做了嫁衣。”

  殷蛰提心道,出于担心情绪,他怕陈林芝陷得太深。

  旁边闷头吃饭的阿梁,接口说:

  “难以想象,我才多久不在,你们遇到这么多事,一个个负伤在身。

  都不打个电话告诉我一声,还是不是好兄弟了,刚巧能找到借口早点辞职。一个月才两天假,每天工作十个小时,额外加班还不算钱,打发叫花子呢,把人当黑移民一样往死里压榨,下次见到帮我介绍工作的亲戚,我翻白眼翻死他,完全是坑我。”

  阿梁全名叫做东野梁,挺少见的姓氏。

  陈林芝初听还以为跟曰本人有关系,毕竟曰本有位作家就叫东野圭吾,后来联想到袁世凯称帝那会儿,阿梁家祖辈就逃难来了加利福尼亚州讨生活,确实是正儿八经的纯血同胞没错,这才少见多怪地暗叹几句是个好姓氏。

  有潜意识作祟,对待这些老朋友,陈林芝自然而然会感到亲近,闻言笑道:

  “没上升空间的职位,辞了就辞了,犯不着在乎,反正你爸妈都在忙,一时半会饿不着你。

  我最近到处考察完,稍微有了点做生意的想法,唐人街现在有许多漂洋过海,来美国找销路的大陆商人,他们的服装非常便宜。劳动力廉价,产品竞争力十足,如果能找对目标牵线搭桥,转手卖出去,利润非常可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