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旧金山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缺失的拼图

旧金山往事 陶良辰 2299 2020.10.05 23:18

  白江本就厉害。

  再加上死不要脸,出手够阴,连打三场连粗气都没喘一下,淡定跳下擂台,拍拍衣服扬长而去。

  火龙虎武馆这帮人简直快气炸,偏偏无可奈何,前些天丢掉的面子没被捡回来,反而更加丢脸。

  最终还是武馆馆长,自己往脸上贴金,直言白江是个高手,手下这帮人输掉不冤等等。

  安抚武馆学徒们的话语,也不知究竟有没有奏效,反正陈林芝没听见,他在比武结束以后,已经带着殷蛰上楼。

  殷蛰正兴奋,添油加醋对宋月纹说完后,她可没有任何高兴情绪,反而相当头疼。

  宋月纹差点被鸡蛋饼噎住,拍拍胸口,惆怅说道:“完了,你们闹这么僵,我以后该怎么办?

  平时没事我经常去楼下武馆打发时间,都是我的熟人,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现在肯定以为我是叛徒,偏向着你们。”

  “怕什么,往后万一成了我弟妹,胳膊肘必须往里拐,偏袒就偏袒了,大不了我再请姓白的继续出手。”

  殷蛰说话硬气,表情却略显肉疼。

  今天为了请白江帮忙,他赔进去足足三百美刀,一场算一百,接下来如果没人救济,估计每天要啃馒头吃咸菜度日。

  不为别的,就是争口气,免得被武馆那些家伙们痛揍一顿。

  殷蛰觉得这钱花的比较值,至少破财消灾了,了却一桩心事。

  宋月纹大大咧咧,被他嘴上调戏几句都不在意,轻笑了声反驳道:“就凭陈林芝这小白脸,想让我当你弟妹还差点火候,晚上我摆桌酒请武馆那几位一起吃,争取小事化了吧,刚才比武打出火气没?”

  “可能有点,想小事化了估计不容易,劝你还是算了吧。”

  陈林芝说话期间,回想起第三场时候,上擂台的年轻人差点被白江揍哭了,因此婉言劝说她放弃调停的念头。

  宋月纹不明所以。

  还以为凭借往日的情分,绝对能找到馆长帮忙,充当好和事佬角色。

  天真了。

  -------------------------------------

  三人正吃早餐。

  陈林芝听见门铃声响起,主动起身走到门口,将门打开。

  瞧见站在门外的貌美女人,瞬间愣神片刻。

  对方穿着牛仔裤,上面黑毛衣比较紧,勾勒出火辣身材,头发微卷,披在肩膀上,墨镜还没摘掉,嘴唇鲜红。

  确实是位能让路人纷纷回头的妖艳女人,天生就长得比其他姑娘性感些。

  陈林芝以为跟宋月纹认识,于是说句:“房东,有朋友来找你。”

  宋月纹歪头,上下打量完站在门口的女人,狐疑道:“谁的朋友,我不认识。拜托,这里可是我家,你们在这吃、在这玩闹就算了,怎么还往我家带女人?”

  殷蛰目不转睛,摇头说道:“我也没见过。”

  “是么,那你是?”陈林芝问道,美女的圈子里常有其他美女出没,他错把对方当成宋月纹的朋友,合情合理。

  门口这女人,摘了墨镜笑眯眯看向陈林芝,开口反问说:“我们许多年前见过,难道我变化那么大,你一点都没认出来?”

  宋月纹听见后,当即嗤笑一声,嘟囔句原来是贼喊捉贼。

  这可就冤枉陈林芝了。

  任凭他怎么搜刮脑海中的记忆,都找不到关于面前这位的印象,人长得漂亮有优势,难免让人印象深刻。

  所以陈林芝很肯定地摇着头:“你认错人了吧,我不认识你。”

  “认识。”

  站在门口的女人嘴角上翘,没受到邀请就先进屋环顾四周,随即补充说:“很小时候,我才这么点高,你爸是我爸司机,现在有印象没?”

  “......还是没有。”

  越久远的记忆越模糊不清,例如赵白露那小妮子,实际上陈林芝只记得有她这么个人,别的早已记不清。

  他的回答让面前女人有些泄气。

  正想继续提醒几句,不知怎么又算了,她只告诉说:“不记得没关系,我记得你就行,楼下那家伙偷懒没,首款先付清,尾款还没结,听说做事有一套,拿钱办事比较认真,有问题直接跟我说,分分钟黑掉尾款。”

  陈林芝顿时猜到她指的是白江。

  早先无数次猜测过,白江究竟被谁雇佣,过来保护自己一个月,猜过王老头,也猜过白江本人有猫腻。

  完全没预料到,真正有人付了白江的酬劳,而且自己还对这女人没有任何印象,难怪拼图上永远缺少一块,拼凑不出近期事情的真相。

  面露恍然,陈林芝惊道:“原来是你雇了他来保护我?”

  白江不知什么时候来到门口,语气懒散说道:“应该没错,这身香水味我记得,性感的红唇也让我印象深刻,我已经救了这家伙一命,拼死拼活挣些辛苦钱,靓女你没必要克扣尾款吧?”

  “嗯?还真有人把主意打到你身上了?那这钱没白花,能给。”

  陌生女人的话,让陈林芝以及殷蛰、宋月纹等人一头雾水,像是处在云里雾里,琢磨不清。

  至于白江,才懒得多管这些闲事,干好自己的活就可以,牵扯越少对大家都好。

  刚刚如果不是听说要扣钱,也不会火急火燎赶来解释。

  当然了,他同样抱着趁机看美妞的小心思,大好的机会哪能错过。

  陈林芝着急搞清楚整件事的脉络,追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有危险,谁会把主意打到我身上?说清楚啊,快急死我了!”

  “还能有谁,关于牢里那老头呗,油泼不进、刀砍不烂的老腊肉,你运气不好当了他的室友,活该会倒霉。”

  陌生女人明显对陈林芝更感兴趣,嘴角上翘伸手,自我介绍说:

  “忘记就算了,重新认识一下,我叫虞洛琦。早年你爸妈出事,坐在车里的孩子就是我,可能因为这件事,让我对你印象深刻,你能忘了我,我还记得你的名字呢。”

  陈林芝不是以前那个他,听完更加迷糊,但却没多少伤感之类的情绪。

  旁边。

  无论殷蛰还是宋月纹,都察觉她这名字有点耳熟。

  殷蛰率先记起件事,吓到瞪圆眼睛:“你姓虞,是不是戏文里虞姬那个虞?听说经营好多生意的白帮,前两个月新换了个年轻又漂亮的总舵把子,你......”

  “是我没错。陈林芝你瞧瞧,人家都听说过我,你怎么能忘掉?

  知不知道我小时候有多少次,因为梦到你父母而被吓醒,你爸那天送我去上学,顺道接了你妈去医院探望你,被我爸的仇家拦在半路上。这件事来来回回,在我脑子里浮现出过无数次,真佩服你心大,这都能抛在脑后,我以为你得记恨我一辈子。”

  虞洛琦说话语气平静,永远都记得十多年前葬礼上,有个男孩抱着相框,面如行尸走肉,一片死灰。

  因此去年年底,当她得知某件消息,第一时间便亲自找了个行内的好手,暗中保护陈林芝一段时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