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旧金山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晚餐

旧金山往事 陶良辰 2140 2020.10.03 21:15

  一番收拾完。

  他们俩还真就准备出门吃饭,各自进屋换衣服,略微正式些的那种。

  考虑到也许会喝酒,将保时捷丢在地库里,搭乘电梯下楼打车,直接去了宋月纹曾经路过好几次,但一直没舍得进去消费的某家餐馆。

  名字她记不清,却记得旁边有家希尔顿酒店,司机大概搞清楚方位,一脚油门就窜出去,开车相当彪悍。

  就连陈林芝这种不晕车的人,都被接连几次急刹,搞的脑袋晕晕乎乎。

  到了酒店附近。

  步行百多米,顺利找到被宋月纹惦记许久的餐厅,进门才发现是一家巴黎米其林二星餐厅,在旧金山经营的分店,早已约满,需要等位置。

  就他们俩排队等桌,觉得应该花不了太长时间,而且另外再找餐厅也麻烦,于是坐在等候区。

  服务员提前送来菜单,让他们挑选主食,以便后厨提前准备食材。

  宋月纹点了份肉眼牛排,陈林芝则先问问哪种分量最足,在服务员建议下选择战斧套餐,专门为食量大的客人准备。

  餐厅地上铺着黑色地砖,到处都有用红色点缀的装饰,四处摆着绿植鲜花,台上有三位黑人正演奏蓝调乐曲,确实比乱糟糟的大排档精致太多。

  加上红酒,估计要花近二百美金,小费需要另外计算,从百分之十五到百分之二十不等,非要给更多也行,服务员们基础工资很低,主要靠小费挣钱。

  宋月纹很少来这种档次的餐厅,以前过得并不宽裕,今天她自己带了钱,真没有让陈林芝出血的想法。

  藏在银行保险柜里的那五十万美金,再加上写着她名字的新房,多多少少为宋月纹增添不少底气,偶尔潇洒一回并不过分。

  她坐着等桌,小声对陈林芝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选这里吗?其实去年,大概三四月份时候,路过这里看见门口贴着告示,在招服务员。

  当时我挺想过来上班,一个月运气好可能挣到七八百美刀,但是递交简历之后没了下文,也许是看我学历不高,没机会去念大学。”

  “你说的没机会是什么意思,高中期间跟我一样,只顾着玩了?”

  陈林芝闲谈问道,翘着二郎腿,随手翻看杂志。

  杂志上面写着,创办连锁超商沃尔玛的山姆·沃尔顿,不仅成了世界首富,而且还有希望在今年拿到自由勋章,华府方面已经传出相关消息。

  又是一个看得见,却抓不住的机会,他现在除了无奈又能怎样,因此心情还凑合。

  宋月纹不满于他将自己拉低到同一阵营,解释说:

  “你不学好,我的成绩可非常好,差点还被旧金山大学录取了,只不过因为种族配额,又竞争不过那些变态,最终落选了而已,当时我都排在全校前五名,如果能去教育水平很高的私立学校,应该还可以考更好。

  许多白人,黑人的测试成绩分明不如我,还不是顺利进了旧金山大学念书,这种规定太不公平。正巧家里又没钱,学费高到吓人,即使贷款缴纳学费,出来之后要还债好几年,想想还完债可能我已经快三十岁,然后就没再继续读了。”

  陈林芝将杂志放回原处,笑着说:“现在发了横财,如果有想法可以继续试一试,反正你还年轻,多尝试一下也没关系。”

  关于大学教育的种族配额制度,陈林芝有点印象。

  白人学生不需要了解,对亚裔、拉丁裔、非洲裔学生而言可就要命了,官方提出大学在招生时要将种族纳入考量的指导方针,导致各所大学按照肤色划定录取名额配比,而不是单纯以成绩来发录取通知,许多学生就是这样错过了受到高等教育的机会。

  没想到宋月纹也是受害者之一,看样子她依然对此耿耿于怀。

  考虑到唐人街地区水平一般的教育条件,意味着学生要比旁人更聪明、更努力才可以进入大学,不是和白人、黑人学生比,而是和众多亚裔学生竞争,争抢那一小块蛋糕。

  再加上学费高昂,也难怪成绩在中学名列前茅的宋月纹,都没能有机会踏进大学校园,实在是受到太多限制。

  陈林芝这会儿正想着,公知们所谓的公平和天堂,全都是鬼话连篇罢了。

  紧接着又想到见过两次的赵白露,那姑娘野心勃勃地准备进哈佛、或是耶鲁剑桥等名校,考虑到家里有资源,连加州州长的推荐信都拿得到,而且貌似没必要为学费担心。

  早年赵白露被一户上流阶层的好人家收养了,确实算运气不错,轻松拿到跨进上层圈子的“入场券”。

  宋月纹念书期间没那么好的运气,现如今迟来一笔巨款,不需要再为学费而担忧,可终究进入社会三四年,想法跟当初不一样了。

  听见陈林芝的提议,她摆手摇头:“算了吧,能进去还好,就怕到时候又被别人挤掉,当时学到的东西都快还给老师了,我现在这样也挺不错,只缺一份工作机会。”

  “当房东,收租多快活,这边新房租出去,租金都有旁人工资高,随便找份轻松的工作打发时间,别人做梦都想过这种舒坦日子。”

  陈林芝笑着说完,心里大概理解她今天,专程赶来这家餐厅吃饭的初衷了。

  或许是久贫乍富,典型的暴发户心态,总想把以前缺失的东西弥补回来,例如自信心、尊严等等。

  已经猜到,但陈林芝并没有当着她的面提起,只在脑海里偷笑几声,觉得这样的宋月纹也挺有意思,出众的只有外貌,性格倒是很接地气。

  等待十多分钟,期间有人告白求婚,男的被拒绝后气到大声嚷嚷几句,似乎还提到另一个男人的名字,紧接着便摔门而走。

  空桌就这么让出来了。

  桌上甚至还有没吃的开胃菜,剩下的菜品也没来得及上桌。

  陈林芝搬开椅子,方便服务员重新铺桌布。

  语气可惜,对宋月纹说道:“我们菜点早了,早知道还有这便宜可以占,应该找服务员商量一下,将这两套菜低价让给我们,浪费多可惜。”

  “别丢人,今天我请客行吧,你只管负责吃,给点面子。”宋月纹小声道。

  两人用中文交谈,不怕被服务员听见。

  一顿饭吃了近两个小时,喝酒笑谈,什么话题都聊,关系顿时拉近不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