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旧金山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围追堵截(二)

旧金山往事 陶良辰 2429 2020.09.30 17:05

  不愧常在武馆里锻炼。

  宋大美女在触地的瞬间,打了个滚,卸力之后用手撑地,一跃而起。

  陈林芝衣服厚实,被甩出去擦地一段距离,外套胳膊部位的羊皮都被磨掉了。

  后肩部位火辣辣地疼,还有膝盖,被摩托车压到,疼得后背冒汗。

  万幸。

  只是皮肉伤,腿没有断,也没什么重伤。   

  这群匪徒一样的陌生人,并没有因为这次小车祸就收手,反而抱着速战速决的念头, 其中三位年轻人自告奋勇,提着球棒快步走来,抡起木棒就砸向陈林芝!

  也许是觉得宋月纹长得人畜无害,所以倒霉的只有陈林芝。

  用来打棒球的球棒,本身就已经分量十足,这一棒子如果砸中,骨头都会被打断。

  见他们出手如此狠辣, 陈林芝完全没工夫多想!

  也顾不上帅不帅了。

  直接顺势往旁边滚,避开后余光察觉有个黑影,下意识使出浑身力气一脚踹去!

  他这一脚,正中对方裤裆部位。

  闷哼伴随着痛叫传来……这梁子算是结大了。    

  就像再壮实,肌肉都练不到脑袋上。同样的道理,更不可能练到裆下。

   被陈林芝踹中的这人,方才出手时候可没留情,如果不是他那一棒子,陈林芝有机会带着宋月纹成功跑掉。

  此刻这家伙疼到眉头紧皱,张嘴大喊,蜷缩在地上滚来滚去,啊啊啊叫个不停。

  对方人多势众,摆明了不好对付,经过最初的慌乱,此刻肾上腺素飙升,心脏剧烈跳动着 。

  陈林芝没干留手,深知对敌人仁慈,倒霉的只会是自己。

  赶紧起身的同时,一把夺过那人球棒,还没站稳就双手抓住球棒一端,举过头顶狠狠抡上去。

    黑衣人瞬间没了声音,脑袋猛地磕在路面上,有鲜红液体流淌出来,生死不明。

  陈林芝看都没看,见解决掉一个以后,瞄准旁边那人,继续一棒子抡过去!

  对方匆忙用球棒挡住,震到虎口发麻。

  “呦呵,力气不小!”    

  既是惊叹,也是向同伴提醒。

  话音刚落,两位年轻人互相对视完,一起手拿球棒朝着陈林芝扑来!

  其中有位只盯着陈林芝,没留意附近异常。

  等察觉到一抹白影时候已经迟了 。

  宋月纹的身材瞧着瘦,实际上力气并不小,可不像某些小姑娘,遇事除了哭就是哇哇大叫,手无开瓶之力。

  她一把抓住某位歹徒的头发,伸出长腿绊住对方的脚踝部位,用巧劲压了对方一个狗啃泥。

  抓住对方头发的手没松。

  那人刚跌倒,脑袋就被她提起来,狠狠再次撞向地面! 

  听声响,足以脑震荡。

  宋大美女捡起掉落的球棒,侧目发现陈林芝胳膊被人打中。

  几乎同一时间。

  陈林芝也狠狠一拳头,捣在面前年轻人的鼻梁上,人的骨头说起来硬,其实挺脆弱。

  出拳之后手背疼,不过对方鼻梁凹陷,估计连眉骨都裂了。

  来不及痛叫,随后又被宋月纹一棒打晕。

  谈不上干脆利落,但好歹打趴三个人。

   陈林芝左边胳膊被伤 到,此刻垂着使不上力气,  也不知究竟断没断。

  很疼没错,现在却不是查看伤势的时候......

   有位像是头领的中年人,嘴边叼着烟,见此皱着眉将烟头仍在地上,习惯性踩了脚。

  他对身旁某人说着:“从哪找来的废物,三个打两个都打不过,这小娘们长得还行,千万别伤了,其他人忙着看戏呢?一起上!”

  身旁那人闻言,表情顿时难看起来。

  本以为直接绑了带上车,轻轻松松,没想到居然遇到难啃的硬骨头,还在让自己丢掉脸面,因此心头大恨。

   但凡有半点逃离的希望,陈林芝都不想和这帮人死磕,然而站着的还有五个人,靠腿又能跑到那去?

  将希望寄托于被拦路之后,后面有哪位司机见义勇为,帮忙报警。

  紧接着,后知后觉记起这才1985年,不是几乎人人出门都带手机的二三十年后。

  等他们找到公用电话亭,黄花菜都凉了。

  有句“MMP”憋在陈林芝心里,堵得他满肚子火气。

  本打算好好过日子,挣钱享受生活,左拥右抱,肆意人生。

    谁能想到,居然不断遭遇这些狗屁事情。

  更让他生气的地方在于,他连自己为什么三番五次被针对都还搞不清楚。

   深吸一口气,左手试着握拳。

  还好,很疼没错,貌似只是皮肉伤 ,这身厚实的飞行服,今天帮了大忙。

  扔掉球棒,陈林芝恶向胆边生。

  再加上火气比较大,果断拔出后腰处的小匕首,紧紧握在自己手里,准备玩命了。

  烂命一条,他就当来这年代走一遭。

  如今他是陈林芝,无牵无挂,又没太多指望,心情还算坦然。

  好歹见过些大风大浪, 三个多月前的意外都闯过来了,现在这些算什么。

  人之将死,胆子也大了些。

  想做就做,伸手一巴掌,拍在宋月纹腰部以下圆润处,光明正大吃起豆腐。

  她还没反应,陈林芝自己先扯了伤口,痛到倒吸凉气。

  随即告诉她说:“手感果然很不错,常锻炼就是不一样。

  来的路上你说也想买机车,会不会骑?会就送你了,今天不关你事,想办法先走,这里我拖着,  运气好说不定能拉一两个跟着下水。 ”

  宋大美女听完,彻底对陈林芝刮目相看。

  情况危急,她知道轻重,只当那一巴掌没发生过。

   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来句:“可能关我的事。”

  这句话在陈林芝听来,有些没头没脑。

  不过面前已经有人步步逼近, 他没心思多想别的事。

  伸手将宋月纹往后拉,胳膊疼不疼都无所谓了, 只来句:“跑!记得提醒我朋友,最近小心点,换个地方住段时间。”

  小匕首不大,割到捅伤还是会要命。

   围过来的那帮人一时间没动静,可能在等其他人先上,听吩咐办事而已,只希望死道友不死贫道。

  宋月纹后退几步,

  她再三犹豫,紧咬牙关,最终还是没趁机逃跑。

  已经做好了谁去追她,自己就缠住谁的准备的陈林芝,见此暗骂一声蠢娘们。

  就在这时,有歹徒仗着球棒够长,狠狠砸向他,却挥了个空。

  陈林芝抓住机会,朝着这人所在方向跨出一步,匕首无目的地一划,只割开对方外套,白色羽绒毛冒了出来。  

  小头头很快没了耐心,猛扑过来,陈林芝赶忙后退几步,象征性伸手往前捅。

  宋月纹走也不好,留更不好,咬咬牙想着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多一个人总归好些。

   终究还是没挪步,继续站在陈林芝身旁。

  不愧是武馆里出来的姑娘,胆子就是大些,没只顾着自己逃命,算比较仗义了。

  有人正打算围攻下狠手。

  突然间。

  一个声音远远传来,语气带笑说着:“你们都是傻子吧,只顾着看他们俩,老大不要了?”

  这嗓音陈林芝相当熟悉,可不就是白江。

  宛如见到救星。

  陈林芝看去,只见白江勒住车旁那位中年人的脖子,另一只手上有把小刀,被他甩来甩去,玩出了花样。

  白江神色轻松,甚至有心情隔着数米远,朝陈林芝喊话:

  “我就说前些天那钱赚得轻松了,你果然是个惹事精,现在怎么样,要不要添钱给我买辆机车?”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