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我在诸天有座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陈情令 第十九章 金乌拜月

我在诸天有座庙 爱读个书 2302 2020.09.17 00:28

  天界

  小金乌漫不经心地在天界走着,曾经的十大金乌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的九个哥哥全部被同一个女人杀死,这么多年来,线索直指冥界。

  只是冥界那种地方,不是他可以去的,他身上的太阳之灵太过强盛了,一进入阴气弥漫的冥界就会被发现。

  一阵寒气扑面而来,小金乌立刻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竟然已经走到了广寒,那位传闻中的月宫仙子的居住地。

  小金乌抬眼看去,只见在不远处的桂树下,一道翩跹如雪的清影站立,怀中还抱着一只玉兔。

  只看了一眼,小金乌便瞬间呆立在了原地,久久不能回神,原来这就是月宫中的嫦娥仙子。

  嫦娥深居简出,这还是小金乌在天界第一次看到她。

  小金乌一靠近,太阳之灵的热量便立刻袭来,嫦娥感受到了这股热量,抬眸看去,眼中映出了一道金甲红发的身影。

  小金乌,他怎么会来到这里。

  “小金乌神将从何而来?”嫦娥往前走了两步,问。

  “我,只是随便走走。”小金乌走近道。

  离得嫦娥还有四五步的距离,便能够闻到一股清新的桂花香。

  小金乌看了眼嫦娥身后的桂花树:“听说月宫有一株常开不败的月桂树,就是眼前的这株吗?”

  嫦娥回眸看了一眼,轻轻地摇了摇头。

  “神将,要喝杯茶吗?”嫦娥示意了一眼桂树边的石桌道。

  “好。”小金乌点头应着。

  小金乌饮了一口茶,只觉得一股凉气入体,他是极热的存在,遇到广寒的极寒存在,差点没把牙给冻掉了。

  “这茶怎么这么凉,寒气入体?”小金乌问。

  “没办法,广寒宫是诸天太阴之气最盛的地方,什么东西到了这里,都会变得寒冷无比。”嫦娥淡淡地笑了一下道。

  这一笑,看在小金乌的眼中,宛如百花盛开一般。

  “我就不会。”小金乌挺直腰杆道。

  “那是自然了,你是金乌,是天生的太阳,到哪里都不会丧失热量。”嫦娥道,拿起茶杯又放了下来,“当年的事情有线索了嘛?”

  “可能和冥界有关。”小金乌道,他自然知道嫦娥问的是当年九大金乌被杀的事情。

  出手那人法力之高,难以想象,九大金乌近乎毫无还手之力,杀了金乌后,她还破了天河的大闸,再扬长而去。

  冥界,嫦娥心中纳闷了一下,这件事情竟然还和冥界有关系。

  “冥界与天界井水不犯河水,那件事情怎么会和冥界有关?”嫦娥疑惑地问。

  “这我也不清楚。”小金乌苦笑了一下道,又起身,“仙子,我就不多打扰了,先告辞了。”

  “神将慢走。”嫦娥点了一下头道。

  小金乌迈着大步离开,只觉得在广寒宫逗留的这么一会儿,心跳的比过往任何时候都要快,他只怕是再待下去,便不能把持自己了。

  等到小金乌离开,玉兔从嫦娥的怀里面跳了出来,化成一个双丫髻的小女孩。

  “姐姐,他终于走了,可把我给热死了。”玉兔苦着个脸道。

  ”他是金乌,当然热了,如果不是在广寒宫的话,那就会更热了。“嫦娥看着玉兔皱成了小包子的脸,有些想笑地道。

  ”那肯定没有人愿意跟他做朋友,热都热死了。“玉兔道。

  嫦娥想了一下,好像也是。

  “姐姐,刚刚小金乌说是冥界的人出手杀死其他的金乌,难道是冥界想要挑起和天界的大战吗?可是姐姐你说过,天界不适合冥界中的幽冥修行,冥界也不适合天界的仙神修行,所以天界和冥界数万年来都一直和平相处。”玉兔纳闷着问。

  嫦娥摇了摇头:“如果真的是冥界在背后出手,那么一定所图甚大,在冥界中,有能力在天界中来去自如,至少也是一方幽冥教主的存在。”

  幽冥教主都是当年原人战死后的强大战魂,对于冥王茶茶忠心不二,要是真的是幽冥教主出手,那么此事怕是与冥王脱不了干系。

  嫦娥想了想,眉头不由地蹙起。

  金乌神殿

  小金乌徘徊在殿中,往前走了几步,又退了回去,似乎在纠结着什么。

  看着殿中烛台上跳跃的火苗,小金乌的脑海中想起了嫦娥独立树下的清影,一时间心中意动不止。

  片刻后,小金乌拿起了殿中的一盒点心,三步并作两步向着广寒宫走去。

  嫦娥和玉兔正在桂花树下下着棋,忽然感觉一股热气袭来。

  嫦娥回头看了一下,是小金乌,他怎么又来了。

  玉兔的小脸立刻苦了下来:“姐姐,那个大火球怎么又来了?怕不是看上姐姐你了吧。”

  “别胡说。”嫦娥隔空点了一下玉兔的额头道。

  小金乌的身影落在广寒宫之前,嫦娥起身迎了过去,玉兔撅着小嘴巴,乖巧地跟在了嫦娥的身后。

  “神将来我广寒,是有何要事吗?”嫦娥朱唇轻启,气如芬兰。

  “我之前听仙子说,所有的东西进入了广寒,都会变得冰凉无比,所以特意给仙子送一些热的茶点。”小金乌提着手上的食盒道。

  “多谢神将美意了。”嫦娥礼貌一笑,点了点头,看了玉兔一眼,玉兔立刻上前把小金乌手上的食盒给接了过来。

  “神将还有事情?”

  “额,没有了,那我走了。”小金乌看着嫦娥幽深的眸子,一时间有些心慌,说完便忙转身离开了。

  “姐姐,你觉不觉得小金乌怪怪的,他好像是冲着你来了哎。”玉兔看着小金乌离开的金色身影道。

  “你又知道啦?”嫦娥看了玉兔一眼浅笑道,都是这该死的绝世容颜啊!

  小金乌,说不定往后会派上一些用场。

  “那当然了,这双眼睛可是看透了太多。”玉兔抬着下巴,得意洋洋地道,又打开小金乌送来的食盒,“这个小金乌,真是一点儿也不上道,这都是些啥,还是应缘好,每次都给我带胡萝卜吃,嘻嘻,不愧是姐姐的男人。”

  嫦娥赞赏地看了一眼玉兔,不错,越来越会说话了,姐姐的男人。

  “姐姐,这些茶点怎么办?”玉兔问。

  “你随便处理吧,我没兴趣。”嫦娥无所谓地道。

  “姐姐,不如我们在里面下毒,然后送给杨婵吃吧,我听说药王最新炼制了一种奇毒,五气朝元的大仙吃下去都受不了,这样毒死杨婵,应缘就是姐姐一个人的了。”玉兔“机灵”地道。

  “嗯……”嫦娥的眼珠狡黠一转,“是一个好主意,就这么办,你去送给杨婵。”

  玉兔奸笑的小脸一下垮了下来:“姐姐,我觉得还是换个人吧,不然应缘会把我给烤了的。”

  ”好了,我去休息一会儿,你自己玩吧。“说罢,嫦娥走向寝宫,走出几步又回了个头,“记得把茶点送给杨婵,就说是姐姐赏给她的。”

  “是。”玉兔乖巧地躬了下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