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捡个夫君全是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妖君永不屈服

捡个夫君全是坑 右下 2664 2022.06.23 18:01

  晨光晃眼,有风吹进屋中,吹的纱帐飘飘忽忽一角扫在床榻上,扫着睡梦中人的侧脸。

  一只细手将乱扫的纱帐划开,揉揉眼,这才缓缓睁开眼皮。

  刘希希醒了,许是昨天累着了,这一晚睡的很是深沉,竟连个小梦都没有。

  眼皮一睁,刘希希懵了一刻,这是哪里,宽敞的房间漂亮的桌椅就连摆设也那么精致,窗台下的青瓷花瓶里更有一大束不知名的粉花开的分外妖娆,而窗台上正有一只纯色白猫在懒洋洋的晒太阳,那猫眼金光闪闪很漂亮,接着翻了下眼皮鄙视了她一眼。

  这么慵懒又犯贱!不是二白还能是谁!

  “二白!二白你没死,你还活着!”刘希希这才彻底清醒过来想起来是怎么回事,更是为“死猫复活”而激动。

  喵呜!白猫君白她一眼。

  白猫君想说“再咒本君死,本君就真死给你看,反正猫命落在恶男恶女手中,还不如一死来的痛快……”

  喵喵呜呜!

  喵呜!

  “好了,知道你不容易。”刘希希下榻来,雀跃的凑来窗台前,俯身揉着白猫额头猫脖,再给白猫顺顺一身柔软的白毛。

  直揉的白猫君四肢发软,猫眼迷离,伸着脖子发出一串串呼噜噜声。

  刘希希噗嗤笑了。

  白猫君喵呜一声炸毛了。

  刘希希张手再一捋,炸起毛的毛又重新落下去,服服帖帖。

  喵的!该死,被人族捋毛竟比自己挠舒服多了去了!这恶女竟然趁它虚弱之际,使出此等“杀计”,它身为一方妖君的尊严,就这么给捋没了?没了!

  “傻二白,你喵喵乱叫什么,你忘了你已修成妖,这里又没别人,讲人话行不行。”

  喵!不行,某恶男的警告要时刻放在猫心!

  “怎么?莫非你倒回去了,为了上山救我你闯了仙门,定是跟仙师交手来着,可是他们伤了你!你现在是不是又从妖退回傻猫了,是不是,人话也讲不了了?”

  喵!才不是那回事。

  喵喵!上山救恶女非它自愿。。

  喵喵喵!恶男恶女欺猫太甚,小心遭天谴!

  刘希希摸着猫头,看着二白蹲在窗台上喵喵呜呜的挥舞着它的猫爪子,还炸毛的露出猫嘴里的两颗獠牙,甚感可爱!

  可爱!它在骂人,它在恐吓,它在反抗压迫……

  然而张牙舞爪的样子落在刘希希眼里就变了意思。

  真像是通人性的猫宠在对主人被绑架一事愤慨至极,刘希希好感动,虽然她家二白很碎嘴子化成人样还敢骂主人“人渣”,但天下有谁家的猫能跟二白一样不要命的护主,多忠心,当是天下独一份,万中难出其一。

  刘希希越琢磨越肯定自己的想法,于是看着二白越张牙舞爪的对着她比划,她就越欢喜。

  “柱子快看二白跳舞呢多稀罕……”刘希希扭头对着床榻上喊。

  咦!没人!

  床榻上除了散落的被褥哪里有柱子的身影,再环顾四方,连柱子的衣服都不见。

  “遭了,柱子跑出去了,惨了惨了。”说着刘希希就手慌脚乱的穿衣绑发整理仪容。临离开想起还有二白,拿布蒙头一滚一搓,一个完美的长条包裹,甩在背上系好带子就急慌慌跑出去。

  某猫再次被粗暴的“封印”在层层包裹里不见天日,大为“感动”,这对恶男女真是往哪儿跑都不忘记它。

  刘希希一边下楼一边听着四处动静,就怕听到柱子拆人客栈的声响。

  直到下了楼到了大堂,也没有看到柱子的影子。

  楼下大堂有几桌食客在用餐,闻到饭菜的香味刘希希肚子咕噜一叫,饿了,但坚决不吃,这什么地方,一盘黄瓜卖出烤鸡价的地方,她才不要当冤大头。

  刘希希按了按肚子往了柜台去。“店掌柜,不知可有见到我家夫君。”

  八字胡掌柜一看问话的是昨晚那一心为夫的小娘子,又想到大早上面具男子一甩十两白银的豪气,立马和气回话,“小娘子别急,你夫君出门去看大夫去了,他给你留下话让我转告,要你在这儿安心等着他拿了药就回来。”

  “掌柜,这当真是他让你转告的!”

  不可信,这么完整的留言竟然会是柱子留下的!不对,刘希希不信,第一个反应就是糟糕柱子被人架走了!“可是有人随我夫君一起,又往了哪个方向。”

  “小娘子怎么还不信,没人,就他自己,往西去了,我与你夫君说往西直走有间秒医堂,里面那位宣大夫医术了得,让他去那儿看看。小娘子也别着急了先坐下吃点东西再说。”

  “谢掌柜告知,谢掌柜容我夫妻留宿。”

  说着刘希希一个深鞠躬,起身就要离开。

  掌柜一看人要走了,立马从柜台里绕出来拦住,他可是答应了面具男子务必将其夫人留下,不然就得归还银两,商人总是爱钱的,且也不是什么坏事,帮个忙而已。“别急别急,想来你夫君就快回来了,你先吃东西,尝尝我归来客栈的饭菜如何。”

  “掌柜的就别留我了,小女子囊中羞涩,怕是尝不了您店里的美食,还请让开。”说着起步要走。

  掌柜又是一拦,张口又不敢讲明。大早上被十两银子拍在账本上,其人还吩咐道,不许让小娘子知道银钱的事,据其说是怕小娘子知道病重的夫君其实是富家公子后再反悔把人给甩了!

  掌柜活了半辈子,真看不懂小年轻夫妻玩的什么路数,一个有钱装穷装病,一个没钱也生死不离。怎的,富家公子的身份一暴露,小娘子的生死不离就不算数了?

  看不懂,想不明。

  一张脸拧巴的跟便秘了十年似的,“哎呀小娘子就听我的吧,知道你们小夫妻情深义重,胡某平生少见,故而,有意留两位小住几日,吃喝随意,房费全免,让胡某的小店也沾沾两位的深情厚谊,涨涨福气,可好。”

  吃喝随意,房费全免!

  还有这好事!

  刘希希心动了,她要是不答应过了这才可就没这个店了,昨晚才把到手的大饼给丢了,今天若是再丢一个,怕是以后的气运都上不来了!没了气运,她还怎么脱离“吃土大众”。

  “咳咳,掌柜的盛情邀约,小女子不胜感激,只是……”刘希希还想来个一拒二推三不得不应,好显她并非贪小便宜之人。

  却是被掌柜的抬手一让打断了发挥,不容拒绝的给请到了里面角落的一张空桌旁,继而就有小二麻利的上了一碗素粥一碗肉丸一叠青菜一叠熏肉四个包子一笼蒸瓜条……

  摆满一桌子,好不丰盛!

  这!当真只是为留下她夫妻俩给小店涨涨福气!

  掌柜的一看人留下了,也不啰嗦立马抽身离开。

  面对一桌美味,刘希希筷子未动,先把二白从包裹里抽了出来。

  喵的!它是猫,活的,会喘气的,不是物件,是个正常人都干不出抓猫尾巴倒抽出来跟甩剑一样甩猫的粗鲁举止吧!

  刘希希观察下四周没人注意,提溜起二白对着二白猫耳朵小声道,“二白你说不了人话,总听的懂吧,能听的懂就眨眨眼皮给个信。”

  猫眼瞪展,瞪的怒火中烧,就是不眨!

  “不错,看来是听的懂。”

  喵的,不是说好的眨眼才算听的懂吗!

  刘希希将二白放下来,一颗肉丸子一送进到了猫嘴里,“既然你醒也醒了吃也吃了,干活去,你能千里找到我,必定也能找到柱子,去把柱子找回来,他要不听话,回来通知我,可明白?听懂了就再眨眨眼。”

  喵!妖君的尊严不容践踏,让眨眼就眨眼,绝不照做。

  “明白了就好,去吧。”

  所以它不眨眼还错了!

  一颗肉丸子再塞到猫嘴里,顺便又夹起一颗晃了晃,那意思像是说把事办好了赏它丸子吃!

  喵的!肉丸子怎么能这么香!可恶的人族。

  二白嚼着肉丸子出发了,刘希希笑了,终于有心情享用“白来”的美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