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若是彼岸花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杀手

若是彼岸花开 馋刁 2911 2020.09.16 17:37

  脑袋甚是灵光的冒出这一想法可那早已上下打架的眼皮儿将夭七七强行拽了会周公去了。

  月落日升,清晨树影的晃动似那狗尾草轻轻叫醒昏沉的眼眸。夭七七慵懒的动了动,微微开出一条缝便见雪团儿伸了嫩白小爪扑了上去。夭七七抱了抱雪团儿一阵腻乎便将雪团儿放下撒欢儿去了。

  “早啊!”夭七七伸了腰肢和早已睡醒的那几位俊俏公子打招呼。莫乾笑意岑岑的回道:“早啊!”。榕枫温煦一笑拍了夭七七肩膀而过。幽白似在同皎月说着什么事,没搭理夭七七就是了。

  夭七七嚼了一口那有些硬的糕饼,猝然想起昨夜未问出口的话,心中又过了一遍那瞳绮阁和拓苍山各据东、南两方那西、北是不是还有什么阁,什么山的……想到此,夭七七拽了拽邻她而坐的幽白开口问道:“冰块儿……”

  不想夭七七这刚一开口榕枫却诧异一声:“冰块儿?果然挺相配的,哈哈……

  夭七七不顾榕枫那臊人的笑声,眼神未瞥便一拳落在榕枫后背之上,若无其事一般接着问道:“这飘渺仙境除了瞳绮阁、拓苍山是不是还有其他的?”

  幽白未来得及回话,只见榕枫痛苦呻吟了两声装作被挖心掏肝一般惨痛:“夭七七,我不是打不过你啊,我只是好男儿不和你一小女子计较。”

  明明是后脊被打却揉着胸口卖弄疼痛,夭七七转眸瞪了榕枫一眼,“装,也要装的像一点才好。”榕枫这才假模假式的停下手上的动作,委屈的一瞥夭七七。

  可就在这时,一阵冷风吹动,树梢飒飒作响。一道道黑影忽而出现。

  寒刀略影,夹带了杀气迎面袭来。夭七七一阵寒颤,幽白冷冷瞥了一眼,“如今这般明目张胆了吗?”忽而消失不见那黑衣之人背后一记冷光,湮灭消失。下一秒便出现在夭七七眼前,在她还未看清幽白的动作之时便已拽了她的胳膊护于自己身后。

  黑衣之人人数众多莫乾,榕枫连同皎月纷纷与这黑衣之人相击搏杀。刀剑相击,榕枫身法诡谲多变,剑法凌厉,“小爷我多日不曾舒展筋骨,不想今日如此多免费的陪练靶子,正好让小爷我痛痛快快的干一场。”说着一道道寒光之气毫无留情的刺向那群黑衣人之中。

  莫乾身法轻巧,移形换影之间一手轻轻略过,呼吸弹指之间敌人便倒地一片。一黑衣人有些见识的刚要开口道:“天……之人”。莫乾面色未改,呼吸未乱,仍旧是那么淡雅从容的挥了挥衣袖不带走一丝血腥的痕迹。

  皎月,拳法强劲,猛如猎虎,“公子已经一忍再忍你们竟还这般不肯放手”,说着一拳下去却将一黑衣人全身结冰碎骨只留下一地的冰碴,不曾想体型消瘦的他有如此这般法力,想是幽白心腹之人必定亦是不凡。

  夭七七被幽白紧紧护于身后,心里不觉暖暖之意四溢流窜。他身上散发着清冽幽墨的香气,侵入夭七七的鼻腔之中,让人沉醉不知将云归何处,眼神却冷似冰霜,仿若利剑出鞘。黑衣人黑压压一片冲着他而来。纷纷刀剑利落的不留一丝情面的取人性命。

  只见幽白柔软的手腕轻轻一转,手指微微一动,片片树叶似寒冰匕首,嗖嗖嗖只那么一下便割喉而过,未有一滴血色便将其黑衣人一一化作一缕缕黑烟消散。他衣袂襟摆未粘一点灰尘,发丝未有一丝波乱依旧飘逸。

  夭七七一时忘记将雪团儿抱过来,见雪团儿趴在树下慵懒懒得一动不动。危险近前岿然不动若不是禅意修行之人窥得那上善若水的境地,便是没心没肺不知天高地厚显然雪团儿是属于后一种。遂夭七七犯身冒险跑过去将雪团儿抱起,正甚是欣慰一笑,却听得背后幽白凌厉一声呵斥:“你在干什么,知不知道危险”。

  幽白身影一隐一现重叠了身影一把揽了夭七七入怀,发丝拂过她的脸颊。将要划过夭七七身体上的刀刃硬生生划破他的手上,鲜血瞬间流出,啪嗒啪嗒的滴落在地上。幽白目光若冰一般鲜血染红的指尖酝出一冰凌花瓣,嗖一下划过那黑衣之人咽喉。

  莫乾见状柔色的眸子古井无澜的崩裂出一丝阴鸷。手疾眼快,衣袖一挥将朝着夭七七与幽白扑面而去的黑衣人个个打出了几丈之远,重重摔地的惨叫声惨绝人寰。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所有的黑衣之人便一个不剩的被他们都打趴下,消散于着空气之中不着痕迹,微风吹过,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夭七七看着幽白手掌流出的血色,慢慢映入眼帘沁入心底,蹙着的眉头,眼角添上的忧忡之色一目了然的赤裸了她的内心。颤抖的手慌忙的扯了帕子小心翼翼的给幽白捂上。

  夭七七触碰到幽白皙白冰冷的手掌,温热鲜红的血液,一瞬间心底的悸动她让不自觉的眼泪噗簌的落下。幽白却无关痛痒的似乎不是他受伤一样说道:“哭什么”,幽白见夭七七泪眼模糊的看着他又略温柔的说道:“无妨,过几日便好了”。夭七七略拭了脸上的泪痕虽有些惊魂未定,但看着此刻如昔一派淡漠镇定的幽白似乎心底浮起一丝莫名的安全感。莫乾,榕枫一道跑过来看了一眼幽白的伤势:“怎么样,还好吧?”

  “这些利器之上似被施了破音咒,这些人似乎都是冲着你而来的,你到底得罪了何人要这般对你,这血流不止怕是要有些时日才可恢复了”,说着莫乾指尖溢出一绺金色光芒那伤口处渗出的血液似乎止住了。

  夭七七半跪着傾身扶着幽白的手腕:“我就知道很严重是不是,都是我不好,若不是我便不会……”。说着那温热的泪珠滴落在幽白的手上。

  “你若再这般,我的伤怕是要更久更久才能好。”幽白仍旧冷漠的言道。莫乾却温言道:“七七放心,并不是多么严重只是许些时日便可恢复,你不必担心。”夭七七将满是血色的帕子丢掉扯了衣服上一角再次包裹好那还微微渗血的伤口。

  榕枫见夭七七扯了衣衫,舌头打结的忙“唉”一声,“我这有帕子……”话出口那伤口已快包好,夭七七回头一瞥:“无妨,既然已包好那下次在用。”榕枫掖好帕子,弯身扶起夭七七,皎月一旁也扶起了他家的主子。

  夭七七囫囵擦了擦泪水拭去手上的幽白留下的血色。整了整发丝,摆了摆衣衫略略有些胆怯的说道:“这黑衣人是谁?为什么要杀我们?”但见他们一个两个全都装聋作哑一般不语。不过从幽白薄启的嘴形只模糊看出两个字‘是他’。

  “我看我们还是快走吧,此地不宜久留”此时榕枫一本正经的说道。便一同踏上马车扬长而去。皎月马车驾的飞快,甩下一路的尘土飞扬和绰绰影影的树叶簌簌作响。

  恰巧中午时分,车马赶至一城镇。找了一客店稍作休憩。却听的一匪夷所思之荒唐事,夭七七饶是有兴趣的听了那么两耳。

  进入客店榕枫招呼了小二简单点了几个小菜,便坐在桌前喝着这寡淡无味的茶水。夭七七斜了眼角,偷偷的看着包裹着绢丝受伤的手,是我,如果不是他要护着我怎么会受伤呢?她心里蓦出一抹愧疚和心疼。就在这时,一阵吵吵杂杂的说话声稍微调动了她的注意力。

  夭七七转了眸看向旁桌那说话之人。只见一个三四十岁身形瘦小一脸胡渣的男人说道:“听说了吗,李府的大小姐回来了”。

  另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放下踏在凳子上的一只脚,嘴中的酒水差点喷了出来。粗糙的嗓音夹带了口水一口气的喷了出来:“什么?回来了,就是那整个谷雨镇第一美女。不是失踪十几天了,怎么会又回来了,都以为早已经死了呢!”

  瘦小胡渣男又接茬说道:“是呢,据说不仅回来了,而且是更加的娇艳动人胜似从前呢!”说着他呵呵淫邪一笑,简直一副淫贼邪徒的模样,恨不得一巴掌把他的脸打拍在桌子上。

  那膘肥大肚子的男子又接着说道:“你听谁说的,哪里来的小道消息,准确吗?”

  这瘦小胡渣男尖锐的声音传递出他兴奋高昂的兴致,说着他便略略傾了身凑近那膘肥大肚的男子:“准确,准确,绝对的有准儿,是听李府的小厮说的,说的有鼻子有眼儿,怎会没根儿呢。不过听说只一奇怪之事,这李府大小姐回来后竟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