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若是彼岸花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飘渺仙境

若是彼岸花开 馋刁 2986 2020.09.16 11:59

  “哎,我问的到底谁能回答一下难道不知道有问有答方才符合“成双”之定律,这一问一答成双成对的才不寂寞嘛。况兼这既然有了疑问若是得不到答案终日心痒难耐吃不好睡不好久而久之面容憔悴形若枯槁,两位公子怎么忍心呢,所以好心满足一下小女子的好奇心唄?”

  夭七七“成双”定论倒是前所未有,不过好像还挺有些个道理,天地,日月,山海,花树,大陆,长空。人间亦是不乏有鹣鲽情深,比翼齐飞,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等诗词,且不言有没有道理,不过先下倒是挺管用的,那两位针尖麦芒之势颇有削减。

  莫乾单手撑着下颌不忍眨一下眼的盯着夭七七。幽白半垂着眼眸,捏了捏鬓角道:“拓苍山是飘渺仙境的众多山峰之南之界,其景色秀丽山峰陡峭高拔,云烟过眼终迷日五色。各色药草遍布整座山峰,药香弥漫。其门下弟子众多,符周仙上便是那里最高位阶仙尊,外驾车的那位便不就是他的弟子。”

  夭七七转过眼眸直直的看着幽白,意料之外中略有一丝的震撼,什么仙界,仙尊的一时难以消化,虽知道他们并不是凡人可还是不可思议。心里念叨着,“我一介凡人怎会……我都认识了些什么人啊!再看他们明明和我无甚区别啊!只是武力高强,法术精湛,我真的见到神仙了。”

  夭七七心里正翻腾着幽白收回目光接着说道:“刚刚我们在的杏林坡便是飘渺仙境的东之界绮罗阁主便是这一界之主,其法力高强自然是不用说的,不过绮罗阁主呢算是好说话的,不然你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她主管情报,而她的情报系统听说全部是由被丢弃的孩子构建而成,杏林坡瞳绮阁便成了人、妖、魔三界被丢弃孩子的栖身之所。具体是不是恐怕就只有她自己知道。”

  说道此处幽白冰冷的神色看向夭七七:“你就是区区一凡人以后如若再这般不知天高地厚的什么地方都敢闯,怕是你这小命早晚得归了那阴曹地府。”

  夭七七看着幽白如此冰冷的神色在听得他一番恐吓般的话身上不免一哆嗦,紧绷了神色久久没得只言片语。幽白见状心下想着刚是不是言重了,怕不是吓唬过了头,惊着了,遂重重的“嗯”一声:“还敢接着听吗?”

  夭七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抬起眼眸倔强的眸色:“遇到你们这些不是人都神啊,仙啊的还有什么事能让我大惊小怪的,是你小题大做罢了我早已见怪不怪了。”

  幽白一愣神色,片刻垂眸勾了勾嘴角不知是会心一笑还是付之一笑。莫乾手持折扇接过着话茬悠悠的说道:“七七姑娘真真是绝无仅有。幽白公子说的不错这拓苍山便是主司药理,那芫芜灯呢并没有什么神奇之处只是对奇异怪病甚是灵验,不管是人还是妖、魔百试百灵,可谓包治百病。对那禁术之伤也是可疗的是拓苍山的镇山之宝呢,从不会轻易示人。不知绮罗阁主所为何用……”话未说完莫乾便低下头一阵深思状,“莫不是……”

  夭七七见莫乾不语便疑惑了眸色问道:“莫不是什么?”

  莫乾倏忽又抬起头并未理会夭七七却是会心一笑看向幽白,“那幽白公子,不知所求何事,令绮罗阁主提出如此这般苛刻的条件。”言语间在发问可似乎并不急着想听到答案。转而又笑意盈盈的看向夭七七:“绮罗阁主想得到芫芜灯应是治疗惊到你那位丫头的禁术所伤之症。”

  夭七七洗眉刷目的“哦”了一声,既而两眼冒光凑近幽白似要传授独家秘法一般道:“不知你到底所求的是什么事?”

  未待幽白回答便回身端坐与好:“不论你所求何事,且今日这般行径旁人能答应你便是幸运,仿若人间哪怕是九品芝麻官衔大小的县太爷若是有求于人必定备足礼数,不若怕不是吃闭门羹便是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俗话礼多人不怪嘛,可记住了……”

  莫乾不可思议一问:“不想人界竟然还有这些个讲究”。

  幽白泫然脸色铁青道:“谁与你这些歪理,人界那些个糟粕之事日后莫要再学了去,真是好得不学,偏偏学些个不入流的。”

  夭七七一时顿感委屈,人家好心教给你,不领情就算了还教训起我来。

  粲然一笑,补道:“幽白,小幽幽,小白白,恩公,礼多人不怪……”娇柔之声立马便能激起一层鸡皮疙瘩来,转而态度飞流直下三千尺,“真是个冰块儿,冷冰冰硬邦邦的不通情理”。

  幽白脸上一阵青白转换倏忽而过又恢复了清冷:“冰块儿?”

  随之勾起冷淡一笑反复小声念叨道:“冰块儿,冰块儿,……”

  夭七七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莫不是触了他的逆鳞,成料片刻他颊畔一阵红晕,夭七七便更加疑惑,不过见他似乎并未生气便坦然放心了。

  岂料夭七七刚刚放松下,眼眸将将要从他身上移开岂料幽白一眼便勾回她的目光,那股清傲不知是威视还是吸引眼神始终无法从他身上移开,直到眼睛泛酸方不情愿的眨了下眼。

  幽白垂下眼眸,仿若清泉一般清冷澄澈,“这取衣明也是你那些不入流之学的?”似并不想知道这回答是与不是,别过脸颊撇到一边去了,那冰冷的,眼光也飘的很远……

  夭七七灿灿低头不语,这取个外号还需要学吗?

  莫乾测眸瞧着夭七七脸上却是漾出一抹淡雅的笑容恰如一朵轻开的芙蕖,”看来一路同夭姑娘一起会很有趣。”

  夭七七媚行一笑:“莫公子还是叫我七七吧,夭姑娘夭姑娘的我也听着不习惯,两个字总比三个字好叫不是。”

  “那好,姑娘亦唤我,莫乞卓便是。”,莫乾相视一笑。

  半日兼程,已日薄西山。天色渐渐的昏暗下来。“吁”一声车驾停了下来,一行下了车。夜色甚美,看着这满天的星辰,夭七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而淡淡的呼出,伸了一个大大的绽腰,只觉通体舒畅。不想,旁边竟有条河流经过,迎面吹着微风,看着潺潺流水缓缓平静的流淌着,饶是心情甚是不错。

  夭七七转头之际看得皎月说道:“公子,今日天色渐暗怕是赶不及到下一镇子了,就在这休息一晚吧!”

  幽白没有说话,轻轻点了一下头以示同意。夭七七转回了头,却瞧见榕枫那温煦洒脱的脸凑了上来。夭七七后退了几步:“不要吓人嘛!”。

  榕枫笑嘻嘻的说道:“好啦,好啦,瞧你盯着你那救命恩人看的这如此认真连我走近了竟都没有发现。”

  夭七七忙解释道:“哪有,我只不过……”夭七七还没有说完榕枫便插话道:“还哪有,你看脸都红了。”说着榕枫用手指了指羞红的脸畔。夭七七下意识的摸了摸脸颊,装作生气的样子:“才怪,天这么黑,你还看得到我脸红啊,你真是和那夜行猫有的一拼了。”

  榕枫轻轻一笑:“篝火够亮啊”说着抱起夭七七身旁的雪团儿,“走喽,雪团儿我们去吃饭喽,你那不靠谱的主子我看满眼的美色已经吃撑了,唉,可怜的雪团儿只有我这般心疼你惦着你。”

  夭七七跟在他身后碎裂的眼神似剑一般凌厉看着他的后背:“你要是不挖苦我一番是不是就找不到存在感是不,小心你入了地狱下辈子变成个长舌妇。”

  榕枫却置若罔闻一般逗着雪团儿满脸和风笑意的朝着那篝火走去。皎月不知从何处弄了两只野鸡,莫乾轻巧的动了动手指自河中弄了几条鱼给加餐。升腾的火焰哔啵哔啵作响的炙烤着果腹之餐,散发出食物的香味儿勾引着腹中的馋虫。

  饭后,夭七七坐在河边看着草丛里的萤火虫渐渐点起缕缕幽光。忍不住伸出手指偶尔一两只萤火小虫飞来落在夭七七柔白的手指之上,轻轻一动它便飞走了,慢慢的越飞越高,一团一簇拥着飞舞着萤光闪烁着。天边的圆月,清泠明了的映在这静静流淌的河水里。皎洁的月光,稀松的星光,点点的萤光,这夜色还真是迷人醉目啊!

  莫乾背倚在藤树之下,淡淡的月光,盈盈火光照在他的身上忽明忽暗,高贵的气质散发的一览无遗。幽白衔了一枚树叶嘴边溢出清冷孤寂的调子欣长的身影立在河边被篝火拉的更加长丈。榕枫抱了雪团儿挨着夭七七坐了下来,听着那调子有些着迷。此时,一切静了下来只有那调子曲折百转肠回。

  猛时夭七七突然冒出一念头想起他们所说飘渺仙境只有东、南两界,那是否还有其余西、北之界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