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学霸快递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9 海滩上的比基尼

学霸快递员 梦风 2911 2019.09.22 17:17

  人来疯陶进一听有大事发生,十分来劲。在这个小岛能发生一次大事的几率是非常少的。一旦碰到大事绝不容错过。

  在陶进的怂恿下,齐年带着江哥也跟去了。田双双见怪不怪,今天又是唱歌又是喊劳动号子的也累了。就回去休息去了。

  齐年等三人快到海边时,却见有上百号人站在那里。齐年挤过去一看,不禁笑了:原来海边的沙滩上插着一把太阳伞,一位女子穿着比基尼躺在一张躺椅上晒日光浴。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大事啊!

  这样的场景齐年一点儿也不陌生,学校的游泳馆里也经常有女生穿比基尼游泳。

  这种场景在电影、电视里屡见不鲜。不过在寸岛,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回。寸岛人民哪里想到艺术竟然真的能在现实生活中还原。而且还原这个行为艺术的,竟然就是万众瞩目的村花。

  是的。躺在那里晒日光浴的,正是寸岛的形象代言人陶思娅。

  毕竟这周边没有旅游开发区。村民们虽然有着彪悍的民风,大姑娘家也不过是裋衣短裤,并不会真的堂而皇之地把身体尽可能地展露出来。除了这个陶思娅。

  齐年看完了“大事“,准备打道回府,该干嘛干嘛去。刚一转身就被人叫住了。这一回叫他的人不是陶进,而是陶进的堂姐陶思娅。正是本次热点事件的当事人。

  陶思娅冲齐年招了招手。

  齐年装作没看见,加快了开溜的步伐。结果没有眼力见儿的陶进把他一把拽住了:“我姐喊你呢。”

  “不会听错了吧。她喊我干嘛。”一边说一边想甩开陶进的手。

  陶进牢牢地抓住了他:“怎么会听错?你看她还在冲你招手呢。”

  齐年回头一看,陶思娅果然还在招手。见齐年没反应,陶思娅又大喊了一声:“阿年。你过来呀!“

  周围的男女老幼都看着他。

  齐年已经失去了开溜的最佳时机,只好跳下观望的礁石穿过看稀奇的大叔大妈众年轻人走过去。

  “思娅姐,什么事啊?”齐年走到离陶思娅十步远,站住了。

  陶思娅不仅相貌长得好,身材也极佳,尤其是占据着大长腿的优势,基本上胸以下全是腿。白晰的肤色在阳光的照射下十分夺目。远处看看倒不觉得。这么走近了一看,视觉上十分有压迫感。齐年没法多看。

  “你过来呀?站那么远干嘛?”陶思娅手一招,把墨镜往头发上一推。眼神中各种具有丰富营养的维量元素向齐年射过来。

  齐年说:“好多人都在看你呢!”

  “我知道。你根本不是担心他们看我,你是在担心他们看你!你过来呀。”陶思娅又一招手。

  齐年心想:我当然担心他们看我。这种时候你把我叫过来干嘛?我躲都来不及呢。

  看到陶思娅又招手,齐年只好走近些。

  陶思娅说:“实在是无聊得很。你来陪我会儿。”

  齐年无语。

  原来这陶思娅以前去过三亚、泰国,又陪客户去过欧洲十日游,非常了解海滩日光浴的乐趣。她嫌自己的皮肤太白,不够健康,所以只要有机会都会晒一晒。自己的家乡就有天然的海滩,为什么不享受一番大自然的恩赐呢?于是就从网上买了太阳伞、躺椅等全套装备。

  尽管陶思娅也知道这里是寸岛,不是马尔代夫、巴厘岛。但管它呢,我晒我的,你要看你看去。她哪里想到村民们并没有把她当作美女来欣赏,而更像是在看动物园里的大猩猩。

  无聊的陶思娅看到齐年来了,心说正好。一方面齐年是在岛外呆过的,什么场面都见过;另一方面,不是打算要和齐年套近乎给田宏兄妹看嘛。那就趁这个机会套个近乎呗。

  齐年走到陶思娅的躺椅边站着说:“这要是搁在中世纪,估计后面有十个小伙子要拔枪跟我决斗了。”

  陶思娅笑了,抬头看看齐年:“那你愿意为我决斗吗?”

  “当然不愿意!”齐年如实说。

  好死不如赖活着。就算你是个仙女,也犯不着决斗啊。况且,莫明其妙地把他揪到海滩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她垫背,这滋味也不好受。

  陶思娅脸色一变,你就说声愿意你会死啊?怎么脑子这么轴呢。

  气氛有些尴尬。

  齐年往后面看了一眼,人们正在对他们指指点点,交头接耳。齐年心想:今天死就死吧。他干脆一屁股坐到沙滩上说:“决斗的都是脑子进水的一帮人。决什么斗啊?你看过《大鼻子情圣》这个电影没?”

  “看过。”

  这么小众的文艺片也看过?

  齐年觉得自己有点儿小看这个陶思娅了。陶思娅觉得齐年有点儿高看她了。

  陶思娅在外闯荡的时候,有两年处于社交恐惧症之中。下班就回家窝在床上看电影。不管喜欢的不喜欢的,只要有人影子晃的全看了。

  所有的云淡风清背后,都是曾经沧海。

  齐年本来还想给陶思娅讲讲电影梗概,既然她看过,现在倒省事儿了。齐年说:“决斗有用的话,就不用写诗了。诗和远方才是最重要的武器。”

  陶思娅脸色回暧:“这么说,你会写诗罗。”

  “不会。”

  陶思娅觉得这个人说话直得有点儿痛快:“我听出来了。你啥都不想为我做。”

  齐年拿手往后一指:“你一声令下,后面有一帮子人为你做事。还缺我这么一个嘛。”

  陶思娅笑笑:“还算你识相。”

  齐年被陶思娅无端地招到这里来丢人现眼,本来就一肚子气。所以跟她说话才不想绕弯,偶尔还故意顶她几句。

  这样的聊法反倒把陶思娅的兴趣勾起来了。这个岛上的年轻人都会心平气和地跟她说话。只有陶进和这个齐年对她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这两人还真是一对儿活宝。

  齐年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陶思娅聊着。突然陶进跑了来:“姐,快撤。婶婶来了!”

  “我妈来干嘛?”

  一贯油嘴滑舌的陶进望着她不说话。

  陶思娅忽然想明白了,抓起一把沙朝陶进扔过去:“是你告的密吧?”

  陶进躲远了说:“你是我们家的东西,可不能被别人看去了。”

  “有什么东西可看的?”陶思娅很生气。

  齐年一看这情况,正是撤的好机会。陶进一跑,他也跟着赶紧溜。

  陶进边跑边问:“阿年哥,她叫你过去干嘛?”

  齐年没好气地说:“还能干嘛?垫背呗。还好溜得快,要被你婶婶看到就要挨骂了。”

  “我婶婶骂你干嘛?”

  两人刚跑回礁石没多久,就见陶思娅的妈过来了,劈头就问陶进:“那丫头呢?”

  陶进一努嘴。

  陶思娅的妈就朝陶思娅过去了。

  有热闹好看了。观众们热情很高。不过,很多人都扭头来看齐年。不知道为什么独有他受到宠幸。大家每天都等着陶思娅翻牌子,再不翻牌子都要锈住了。

  热闹并没有观众们想像的那么好看。陶妈去和陶思娅说了几句话,拉拉扯扯了几下,估计陶思娅死也不从。陶妈见围观的人多,只好作罢。恨恨地走回岸边回家去了。临走时撂下一句:“死丫头,看回去我不收拾你!”

  看到陶思娅又回头望,齐年和陶进赶紧溜了。

  “你婶婶准备怎么收拾你姐?”齐年向陶进八卦道。

  陶进说:“哪能收拾呢。我二大爷我婶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从小溺爱大的。要不然,她哪里敢光天化日的穿成那样。”

  齐年想:光天化日的穿成哪样啊?外面不都这样嘛。正想着,齐年忽然一拍脑袋:“江哥呢?”

  等齐年和陶进回到海滩时,人早就散了。只有江哥坐在刚才陶思娅坐的地方挖沙玩呢。齐年赶紧把他送回家去。

  陶思娅晒日光浴事件很快传遍了全岛。这对寸岛的男青年打击都很大。这对寸岛的一个女青年打击也很大,她就是田双双。

  这样的轶事一传十十传百,早就传得面目全非。田双双了解到的,恰恰就是那个面目全非的版本。她躺在家里生闷气。

  阿年哥啊阿年哥,算我看错你了。想不到你是这么好色的一个人。平时和思娅姐还保持着距离呢,人家衣服一脱,脑子就发热了,什么都不顾了,屁颠屁颠地跑到思娅姐那里献殷勤。岸上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呢。丢人不丢人!

  班还是要去上的,快递还是要去做的。不过,等她看到齐年的时候,都懒得搭理他。

  日光浴事件之后,陶思娅对这个齐年越来越感兴趣了。虽然陶思娅还是隔三差五地去海滩晒日光浴,但是却没有再去找齐年的麻烦了。

  一个大男人,脸皮还真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