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学霸快递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7 旧人哭vs新人笑

学霸快递员 梦风 2109 2019.10.15 06:06

  就在齐年和夏舞叶在酒吧里开心地聊天的时候,田双双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哭。

  因为她刚才和哥哥田宏大吵了一架。说他太不地道了,是典型的公报私仇。

  本来快递公司提出来的是一个对业主、物业公司、快递公司都有利的方案,却因为田宏的一己私利,置所有人的利益于不顾。

  田宏本来那天花了两个小时把妹妹打发走了、又花了一个小时把陶思娅打发走了。本以为把两个人糊弄过去之后就可以消停些,过上几天清静日子。结果田双双莫明其妙地又杀了一个回马枪,今天和他大吵了一通。

  田宏非常生气:齐年啊齐年,你这家伙实在是太坏了。不知道又在双双面前扇什么风点什么火呢,还撺掇她和我吵架。这明显是正面战场打不过,跑到后方来偷袭来了。偷袭就偷袭呗,你还找两个女人来哭鼻子求情。这种卑劣的手段你都使得出来。

  齐年其实也冤枉得很。正是因为田宏是田双双的哥哥,所以自己和田宏开战的时候,绝不会把战火燃到田双双的身上,更不会燃到不相干的陶思娅身上。所以无论是田双双还是陶思娅说要去找田宏谈,齐年都反对。这也是为什么两人后来和田宏谈过之后,一直没有告诉齐年的原因。

  对齐年而言,快递进关山社区的事情烦心归烦心,但是倒也不是什么紧急到非得一天两天解决不可。只是自己的网点还在亏钱、人手还不够的情况下,把好几个快递员的力量都投在关山社区这个小小的区域,有些不划算。

  每天在关山社区做无用功的情况,让几个快递快递员心态也特别不好。

  总之这几天大家心里都不太愉快。

  齐年的不愉快在于,事情没进展,整天瞎折腾;

  陶思娅的不愉快在于,好好一件事,结果办砸了;

  田双双的不愉快在于,哥哥和自己渐行渐远;

  田宏的的不愉快在于,妹妹和自己若即若离。

  就连陶进也不太愉快。昨天他和顾晓婷一起打一个BOSS的时候,当着顾晓婷的面死了两回。真是英雄迟暮啊!游戏练得少,反应都没有以前机敏了。

  还好顾晓婷挥舞着两只板斧冲进魔群把陶进的尸体抢回来,给他复活了。人是复活了,可是装备丢了。两人只好冲回去夺装备。结果没有装备护体的陶进又死了一回。又是顾晓婷冲回去抢尸体、夺装备。

  拎着两只巨大板斧的顾晓婷立在虚弱的陶进面前俯视着他,威风八面!

  一个大男人,要靠着女人养活。这日子没法过了!

  田双双受了哥哥的气哭了半天,不哭了。她想:自己家这么好的条件,阿年哥、陶进、思娅姐家条件那么差。为什么人家那么自信、那么独立,而自己和他们比总是畏畏缩缩的。上高中时的那种自信到哪里去了?

  现在的田双双,正在经历心态的变化。其实,她的心态变化在寸岛这个快递团队里是最大的。

  最早当陶进来找她做快递的时候,田双双因为在在家闲着没事做,抱着找件事情做打发时间的心态;

  之后发现做电商、快递营销还挺有趣的,而且还受到很多人的追捧,有了些小小的成就感;

  再往后当快递业务一次一次碰到瓶颈,而齐年带领着大家一路披荆斩棘撞过难关的时候,就像是陶进说的打BOSS闯关一样。不停打怪、不停升级,越来越喜欢这样的感觉。

  而现在,田双双觉得自己虽然进步了许多,但是并没有完全绽放出来。当然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绽放。做营销、做网点装修的绽放就让人耳目一新。但这种绽放也就绽放了一下子,绽放过后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不像齐年哥那样看起来淡定自若,其实是浑身上下打满了鸡血。有计划有步骤地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进。自信而豪迈!

  关山社区确实是个头疼的事情。但就像在群里阿齐哥安慰大家的那样,这是我们业务发展过程中必然会碰到的磨难。只有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取得真经嘛。

  田双双深受鼓舞。于是她从床上起来,抹干了眼泪去找陶思娅。

  田双双来家里找她,让陶思娅有些惊讶:这个公主怎么会到平民家里来?

  田双双不是没有去过平民家。她不去平民家,怎么做营销?她只是没有去过陶思娅家。

  田双双站在陶思娅的卧室里,两人都有些尴尬。

  田双双没有想到陶思娅家这么简陋,就像是看到了别人的隐私,有些不自在。

  陶思娅没有想到田双双不请自来,而且的确被田双双窥到了隐私,更不自在。

  “双双,真是稀客。家里没有什么好招待的。不好意思。”

  “没关系,思娅姐。我今天来是想和你说一声,我刚才和我哥吵了一架。关于关山社区的事。他的态度很坚决得很。我觉得他的想法很难再改变了。”

  “我理解。他就是那样的脾气。你也不用这么上火。这个事情和你没什么关系,反倒是因为我的关系造成的。首先,让业主委员会参与是我提的建议,没想到好事变成了坏事。另外,你哥也是因为我的原因故意为难阿年的啊。”

  田双双说:“我哥也真是魔障了。以前从来没有对别人这样过。看来他的确是很喜欢你。”

  陶思娅说:“我知道啊。喜欢人这件事,得你情我愿才行。一个巴掌拍不响。你是他妹妹,我不好说什么。哪有这样逼人的嘛。”

  田双双说:“我听他说还要把仞市的房子卖了去魔都买别墅?”

  “是的。跟我说了两回了。他这不是疯了嘛,他的事业、人脉都在仞市,去魔都干嘛?就像你说的那样,他是魔障了。你还记得上回那个污蔑你的事情吗?想想挺可笑的。这么大人了,跟小孩似的。这一回关山社区的事,哪里像是成人做的事嘛。”

  “就是。”

  两个原本在感情上对立的女孩就在这种不自在的环境中,取得了彼此的理解。和做事业的齐年比,她们两人之间的斗气才是过家家,太不成熟了。

  然而,她们的互相理解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齐年正在酒吧里和她们的一位劲敌纵酒高歌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