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学霸快递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6 快递员也可以有爱情

学霸快递员 梦风 2888 2019.09.26 06:06

  符佳来岛上这件事正如陶进所料,的确是一个导火索。对别人倒没什么影响,对陶思娅和田双双来说可是天大的事。

  莫明其妙的来了个什么大学同学,长得还那么好看,还非要在齐年家住一晚。这算是什么关系?

  目前只有陶思娅的父母知道陶思娅已经对齐年有意,别人还不知情。陶思娅觉得不能自己一个人战斗,得拉一个同盟进来。这个同盟就是她的堂弟陶进。

  陶思娅把自己的想法和陶进一说,陶进惊得下巴都掉下来了。

  陶进呆了半天才说:“不是。姐,你乍想的啊?你也喜欢阿年哥?”

  “是啊,怎么啦?”

  “没怎么。田双双也喜欢他呢。”

  “是啊,怎么啦?”

  “没怎么。”

  陶思娅见陶进没话,就说:“没怎么就好。阿年那个什么大学同学是怎么回事,你讲给我听听。”

  陶进于是从盘古开天辟讲起,把他所了解的符佳讲了一遍。

  陶思娅还揪着他不放,问这个符佳到底是什么情况。

  陶进手一摊:“我已经把来龙去脉说得很清楚了啊。她是阿年哥的大学同学。阿年哥的大学同学那么多,又不止她这一个。再说了,她长得好看又不是我的错。”

  “什么大学同学?她去哪儿不好,非要到这个穷乡僻壤来。再说了,大学同学那么多,今天来一个,明天来一个,多烦人哪。”

  陶进笑了:“你烦什么?又不需要你接待。阿年哥的同学亲自来慰问,阿年哥亲自接待。完全不需要你做任何事、操任何心啊。你就当不知道好了,烦不到你。”

  陶思娅恨恨地说:“你赶紧滚!”

  “滚不了!”

  “为什么?”

  “你还一直揪着我呢。你把手松开,我立马滚。”

  陶思娅果然把手松开,陶进果然滚远了。

  陶进刚走进齐年的院子,田双双就冲他招手:“陶进,你过来!”

  陶进心里咯噔一声。

  田双双把陶进扯到房间的角落里,避开齐年的阿婆。

  陶进忙说:“干什么呀,男女授受不亲的。阿年哥看到了多不好。”

  田双双脸一红,忙把陶进松开:“陶进,这个符佳是谁啊?”

  “咦?你不是知道嘛。经常和阿年哥视频那个。”

  “这我知道。我是问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我哪里知道。就是普通同学呗。你之前不是问过的嘛。”

  田双双还想问什么,可是又觉得问出来不好。

  陶进见田双双不说话,说:“你有竞争对手了。”

  田双双点点头。

  陶进见田双双点头,显然她还不明白他的意思。

  陶进说的竞争对手根本就不是那个远在天边的什么大学同学符佳,而是近在咫尺的村花陶思娅。

  “唉。”陶进叹了一口气,又不好点破。

  亲不亲,一家人。原本是一场好戏,可是这戏中的三个人一个是兄弟、一个是堂姐、一个是同学。手心手背都是肉,陶进不希望其中任何一个人不开心。

  不过,为什么她们不开心的时候,总要来找我啊?

  田双双是陶进的高中同学,是他心目中的女神;陶思娅是陶进的堂姐,是全岛人民心目中的女神。这两个女神但凡碰到好事,都跑去找齐年;但凡碰到破事儿,都来找陶进。

  陶进仰天长叹: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儿啊。我怎么这么可悲啊!

  符佳挥一挥衣袖走了,没有带有一片云彩,可她的传说留下来了。

  符佳访岛事件给陶思娅刺激很大。她深深地领会到斗争形势不容乐观。局面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原来锁定的敌人是岛上的田双双,却没有想到还有许多反动势力隐藏在各个角落。这些势力的实力都不比田双双差,而且隐蔽性极强,数目不可估量。简直是亡我之心不死。

  在这样的形势下,如果自己不采取行动,势必会坐以待毙。不行,我得主动出击了!不对,我哪一次不是主动出击的?

  看来是出击的火力不够啊。

  陶思娅一惯是睡眠质量极好的那类人,但这几天却失眠了。以前她还老嘲笑那些失眠的人:俗话说站着不如坐着,坐着不如躺着。一个大活人竟然连觉都不会睡了,哈哈哈,笑死我了。

  现在连她竟然也不会睡觉了。

  大活人陶思娅现在终于想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死人才真正擅长睡觉。

  饱受失眠困扰的陶思娅大清早坐在床上发呆:原来失眠是这种感觉。

  早上五点天刚刚亮,陶思娅就从床上爬起来了。她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还吓了她妈一跳:这丫头,被尿憋死也不会大清早起床的。今天这是怎么啦!

  “丫丫,你怎么起这么早?”

  “哦,出去早锻炼。”

  “早锻炼?“陶思娅的妈根本就不信这句话,却又不能多问。

  陶母回到房间把陶二大爷摇醒说:“喂,丫丫一大早要出去。”

  “出去就出去呗。”

  “唉,你这当爹的怎么这么大条。你什么时候见她一大早起过床的?还说是早锻炼。这不明白着说瞎话嘛。”

  “唉呀,我等下就要起来去码头了,你让我多睡会儿。”

  陶妈把陶二大爷恨恨的一推,心里生闷气。陶思娅穿个暴露的衣服跑到沙滩上把肉露给全岛的男人看。她都急死了,她爹竟然还说挺好。还说,你看电影上长得好看的姑娘都这样。咱姑娘要是长得丑,你让她露她都不好意思呢。

  有这么当爹的嘛。都是这爹给惯的。

  陶母想想不放心,还是偷偷地跟着出门了。

  陶思娅还真跑到海边去做早锻炼了。只见她时而伸伸胳膊,时而踢踢腿的。做完运行一转身,陶母赶紧躲了起来。看到她准备往回走,赶紧先跑回家去了。

  齐年早上起来打开门正要伸懒腰呢,忽然看到一个人在院子里站着,吓了一跳。再一看,却是陶思娅。

  “思娅姐,是不是找我有事儿?”

  “没事儿,我随便逛逛。”

  随便逛逛就随便逛到我家院子里来了?

  齐年说:“哦,那逛吧。”

  陶思娅笑笑,从身后拿出来一个用塑料袋装着的纸碗:“你不是爱吃豆腐嘛。刚去给你买的,头一锅。”

  爱吃豆腐?齐年接过来一看,原来是豆腐脑。

  齐年摸摸头,不好意思地说:“谢谢你,思娅姐。你吃过早饭没有?”

  “吃过了。”

  “你是不是来这里很久了?”

  陶思娅的确是在院子里站了有一会儿了。她想了想还是直说了:“有半个小时吧。以为你平时起得很早呢,其实也就比我早起半个小时。”

  齐年心想:我平时都起得很早的好吧。恰好今天睡个懒觉,结果被你当场逮住。

  不过,现在的重点不在这里。而在陶思娅一大早的巴巴地在我家等我半小时,就是为了送豆腐脑给我吃。这样的事情她的确是做得出来,但是以她的性格根本就没兴趣对我这么做啊。

  齐年一边吃豆腐脑,一边等着陶思娅说话。结果没想到陶思娅笑笑,然后转身走了。

  以后陶思娅时不时地过来对齐年吁寒问暧的。一个酷酷的御姐,突然画风变成贤妻良母了。让齐年一时半会儿还接受不了。

  齐年前几次被陶思娅弄得灰头土脸的,总觉得陶思娅的热情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后来问了陶进,陶进就跟齐年直说了——陶思娅的目的就是他。

  齐年听了大惊:“这不可能啊。我就是一个快递员。”

  陶进说:“快递员怎啦?快递员也可以有爱情啊。”

  “不是这意思。我的意思是思娅姐不是很瞧不起快递员嘛。”

  “她瞧上的是你。不管你是快递员还是啥。”陶进笑嘻嘻地问齐年,“怎么样?被我岛第一美女喜欢上了,是什么感觉?”

  齐年摇摇头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陶进说:“怎么会哪样啊?还不是你那个女同学刺激的。不光刺激了一个,还一下刺激了两个。”

  陶思娅动不动地找齐年,经常给他送吃的。热力图显示陶思娅近期只在她家和齐年家活动。日光也不浴了,步也不散了,只以齐年的作息为自己的准绳。还拉着齐年每天一大早去海滩上教他瑜伽的拜日式、做伸展运动、呼吸海风。

  陶思娅套近乎以前只是套的假近乎,偶尔刺激一下田氏兄妹而已,现在变成了真近乎,杀伤力极大。

  田双双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胁,这才明白原来敌人不在岛外,而是就在眼前。平时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还好说。现在陶思娅踢馆都踢到馆内来了。

  太欺负人了。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