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学霸快递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 伟大源自勇敢的开始

学霸快递员 梦风 4429 2019.09.12 11:11

  齐年的家乡的确是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岛上。这个岛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别说央国地图了,连丈省地图也找不到这个岛来。只有在仞市和尺县的地图上,才能看到这个岛的存在。这个岛有一个和岛的规模完全匹配的名字,叫“寸岛”。

  寸岛离丈省省会的直线距离并不远,但是交通很折腾。先是2小时高铁,然后2小时公交,最后是2小时船。最后的船程是最难受的。不知道为什么,寸岛往返尺县的交通就只有这种航速特别慢的船,晃晃悠悠地似乎要坐到天荒地老。

  这次拒绝掉所有的Offer回乡的决定是仓促做的。符佳说齐年拒绝人的样子很帅,可齐年自己知道这件事一点儿也不帅,完全是无奈之举。

  齐年的父母几年前出海捕鱼时不幸碰到海难去世了。唯一的亲人阿婆却因为恋乡情结、健康的原因没法离开家乡的寸岛。面试那天的电话是远房亲戚钱二姑打来的。几年来一直都是她在照顾阿婆,但现在她要离开寸岛去南方带孙子。除了钱二姑外根本不可能把阿婆交给别人,而照顾阿婆的事刻不容缓。在这个情况下,齐年除了回乡别无选择。

  惊闻齐年推掉所有的工作机会要回家乡的小岛,同学和室友们给齐年出了很多招,力劝不要放弃远大前程而困守家乡。但齐年都拒绝了,因为同学们不懂他目前的处境。对他而言,照顾唯一的亲人远比他的未来的前程重要。

  未来的前程还很长远,而年事已高的阿婆时日无多。

  经过2小时高铁、2小时公交、齐年终于登上了去寸岛的船。望着海中那个不起眼的小岛,齐年一直在回想钱二姑给他打的那个简短的电话。

  电话很短,但信息量巨大。钱二姑除了要齐年马上回家外,还有一件讳莫如深的事。

  尽管钱二姑在电话里没有明说,但齐年猜到是和去世的父母有关。

  齐年从来都不相信拥有丰富出海经验的父母,竟然会葬身海中。其中有什么隐情,这次回岛一定要弄清楚。

  船行驶得很忐忑,齐年的心情也忐忑。

  忐的是时隔几个月马上就可以见到阿婆了,忑的是接下来自己困在这个小岛上到底能干嘛?难道真的和其他村民一样去种田、捕鱼吗?

  在踏上寸岛的那一刻,齐年回望着近处的大海和远处的大陆暗暗发誓:

  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在家乡的岛上做出成就来!

  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弄清父母去世的真相!

  回乡的齐年像贵宾一样受到了阿婆和钱二姑的热烈欢迎。阿婆还特意为齐年准备了他最爱吃的葱油饼。葱油饼哪里都有,唯独阿婆做的葱油饼有一份独特的调料——家的味道。

  陪着齐年吃完葱油饼,钱二姑拍拍手,麻利地和齐年一起办理好交接手续就准备回家去。齐年把她送到院子里,一面郑重其事的谢谢钱二姑对阿婆的细心照料,一面问那天在电话里她提到的那件事。

  “你爹妈的事情可别问我,去问疯子吧。”钱二姑说完这句就急匆匆地走了。

  问疯子?疯子不是疯了么?

  齐年安顿阿婆睡午觉之后,就出门去找疯子。

  结果到了疯子家却碰到铁将军把门,家里没人。问了邻居才知道疯子几天前就被父母送到市精神病院去了。

  齐年只得怏怏地回家去解决另一件紧要的事——手机。

  不知道是因为气温太高、还是在船上进了水,齐年的手机刚一上岛屏幕就不亮了。

  齐年在自己的房间里折腾了个把小时,才确认这只手机的损坏程度已经超越了他的知识体系。用了几年的老手机,也无从修起。齐年把手机往桌上一扔,决定去邻居家蹭网再买一个。

  住在隔壁的陶进比齐年小几岁,高中毕业后就没再上学了,东混西混的也没着落,没事就窝在家里打游戏。他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电脑的性能和网络的速度倒是岛上首屈一指的。

  齐年用陶进的电脑在网上对比了好久,拿不定主意。想想接下来没有工作又没有奖学金的岛上生活,该节省的地方还是得节省一下了。于是拿鼠标在一款标价600多块钱的入门智能机上晃来晃去。

  “打住,打住。阿年哥,你准备买这个手机?”陶进一面啃着西瓜,一面用他那胖乎乎的食指点着屏幕问齐年。

  齐年回答:“是啊。”

  陶进拍拍齐年的肩膀:“阿年哥同志,你是一位学霸。请一定要注意你的身份!”

  齐年耸耸肩把陶进的胖手抖开:“什么学霸?什么身份?你个吃瓜群众才需要注意你的身份,管那么多闲事。看你抹我一肩膀西瓜汁。”

  陶进把手里的西瓜往桌上一放,把手在自己衣服上擦擦,说:“你可是咱寸岛上的名人。想当年你是千里单骑从岛上考进市重点中学,然后又过五关斩六将考上丈省大学。哥虽然不在江湖飘了,可哥的传说还游荡在十里八乡的原野上,久久不愿离去呢。”

  齐年说:“久久不愿离去的,那是冤魂。我可不想当传说,我是个低调的人。”

  “那也不行!”

  齐年回头问:“怎么不行?我就要拿着这个600块钱的手机,告诉全世界我很低调!”

  陶进懒得跟他废话,一胖屁股把齐年从椅子上挤开,夺过他的鼠标,然后动作很麻利地定位到了另一款手机上。陶进同学郑重地向齐年陈述他的推荐词——打游戏可带劲儿了!

  其它的,没了。

  还别说,陶进推荐的手机确实不错,比齐年选的手机也就贵了300多块钱,可性能上了若干个台阶。

  在商品详情页面看过手机的介绍和规格参数之后,齐年满意地说:“文能拍美颜,武能拍板砖。就这款了!”

  “那是。千元机中的战斗机!”

  齐年在电脑上买好手机,起身问陶进:“你怎么不装个WIFI?那玩意儿也不贵,用网线联网多不方便啊。”

  陶进接管了齐年的电脑,重新打开游戏界面说:“WIFI哪有网线稳定。万一打BOSS的时候卡住怎么办?”

  好吧,这句话彻底浇灭了齐年打算在隔壁蹭WIFI的思想火花。

  这陶进没事就窝在家里打游戏。一打一整天。

  平时看着陶进胖乎乎的,一双眯眯眼没什么神,和常人比他就是妥妥的慢动作。可是打起游戏来却是脱胎换骨、灵巧活泼,就像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连眼神都变得顾盼生情,让齐年总误以为陶进对自己有不可描述的好感。

  好几次眼看他的胖屁股都要扭到椅子下面去了,但是他又晃动一下腰肢(如果那一圈算是腰肢的话),又稳稳地坐正了。

  看着陶进从早到晚执迷于游戏,有一天齐年实在忍不住问:“阿进,你每天打游戏,不累吗?”

  “累!但是很快乐!快乐的时候还怕累吗?”

  哟!这货说的这句话听起来怎么这么有哲理!

  “你就不出去做点事吗?”

  “你这话怎么说得像我妈一样。我可不像你们大学生,一毕业都有好工作等着。在岛上没啥可干的,出岛去找过工作,也不好找。”陶进盯着游戏画面回答,“不光我这样,好多人都这样。你看广场附近的那帮人,不都是整天晃晃没事做。要么打台球、要么打麻将、要么打架。我听说……算了。”

  “说啊。”

  “还有吸毒的。”

  “啊!”齐年实在是难以接受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家乡。

  沉默了好一会儿,齐年抬头对陶进说:“工作也不是那么不好找啊。我从县城过来的时候,看到好多地方都招工呢。餐馆、发廊、电商公司、快递公司之类的。有的包吃包住每个月还能赚几千块。”

  陶进的游戏正打到关键处,忙说:“你等下,我先把这个怪打死。”

  等陶进把那个一直纠缠着他的牛角怪处理完了,转头对齐年说:“你听过西楚霸王项羽的故事吗?”

  见齐年点头,陶进接着说:“项羽他爹要教他练剑。项羽说‘爹,这剑法有两种,一种是上剑,一种是下剑。您是要教我上剑呢,还是要教我下剑?’项羽是霸王啊,当然不能练下贱。所以他对他爹说,‘大丈夫志在四方,安事一室乎’。所以他爹就教他兵法,然后他……”

  “好了,好了。”笑岔气的齐年忙打断他。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几个故事都串一块儿了,“你这个故事我也听过,虽然和你这个版本有点儿不一样,但大体也差不多。你想说什么呢?”

  “我想说‘大丈夫志在四方’啊。什么做美发、送快递,那些只是剑法,做得再好也没有什么毛用。我要做就做点儿大事业。”

  齐年这种大话听得太多了。哪一个小年轻心里没有一个做大事的梦想。要不怎么说“年少轻狂”呢。

  闲着也闲着,齐年表示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来:“你要做啥大事业?来来,快跟哥说说,让哥也开开眼。”

  “具体做啥还没有想好。反正就是开公司挣钱,然后再开个游戏公司挣更多的钱,总之啥公司挣钱开啥公司。然后再……挨……挨那个什么欧上市。”

  “IPO。”

  “嗯,是的,IPO上市。当霸道总裁。就这样。”

  齐年说:“嗯,你这个故事我也听过,虽然大体差不多,但是你至少还知道IPO上市,说明你还是个可造之才。小伙子,有前途!”

  陶进听了齐年的夸奖,也很高兴:“那阿年哥,你说干点儿啥好?”

  齐年一听这话,慢条斯理地对陶进说:“阿进啊,你这个问题很有深度,是个好问题。我不能贸然回答你,得选一个黄道吉日先。”

  陶进眼见这个天有被聊死的可能性,赶紧换了个话题:“对了,你的手机还没到啊?还准备和你一起组个战队呢。”

  这家伙真是万句不离游戏啊!

  齐年无奈地摇摇头:“系统上显示一个星期前就到县里了,就是不送过来。寄到岛上的快递是不是经常这样?”

  “不这样还能哪样?我们这个岛上快递少。快递员肯定不会为了两三件货到岛上跑一趟。一般是攒满二三十件货才会送过来,快的话三五天,慢的话大半个月。你就耐心等待吧。”

  齐年感叹:“我去!快递快递,这么慢还叫什么快递!”

  “快递送得慢,也不是完全没坏处。”

  “快递拖拖拉拉的还有好处?”

  陶进扭头一笑:“你没发现那个客服小姐姐的声音很好听?”

  齐年一心都在一直不到货的手机上,现在仔细回想一下,客服的声音确实还可以。不过,这并不是他关注的重点。于是一大盆冷水泼了过去:“声音靓,人可未必好看。”

  陶进无语。

  好些天过去了。手机还是没到货,疯子还是没回家,齐年还是没正经事做。

  有一天齐年实在是穷极无聊,溜达到中央广场附近的超市逛逛。可他进门时取的购物篮直到出来时还是空空如也。超市里商品很多,但却没有齐年想买的东西。

  超市里的商品很贵,而更大的问题反倒不是价格,而是质量。网上盛传的什么“康帅傅”、“剑商春”、“N1KE”、“粤利粤”、“旺子牛奶”之类的商品在这里比比皆是。这小小的超市俨然成了一个假货展销中心。

  其中原因何在?齐年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亲!

  为什么会没有对比呢?就是因为这些商品用的还是传统的方式流通到寸岛的。这些年来,电商和快递抹平了城乡在商品流通上的差异,但是送货难的问题制约了电商和快递在寸岛的发展。

  不是寸岛人不想网购、也不是他们不想买又便宜又好的商品,而是上网买了东西之后等待送货的这段时间太痛苦。连齐年自己也为网上买的手机迟迟不到货的问题折腾了无数日日夜夜,深受其害。

  如果把快递到货慢的问题解决了,就打通了岛内、岛外的商品流通问题。信息和商品通畅了,这个岛就会慢慢远离孤岛了。自己的家乡就有可能止住衰败,而慢慢恢复生气来。

  以前一直认为不起眼的快递,现在看起来却有着重大的意义。

  齐年不知道在哪里读到一句令他颇有感触的话——“痛点就是机会点,困难就是财富”。当痛点转化为机会点的时候,就会变成一项伟大的事业。电商、快递、外卖、打车软件、共享单车这些新业态不都是从痛点中产生的吗?

  既然自己暂时困在岛上,既然陶进这样的年轻人除了体力没有别的技能,那么就从简易的工作着手吧。送快递不就是很好的着手点嘛。简单粗暴,却能解决大问题。多好!

  对,就从快递开始吧!

  这么一想,齐年顿觉柳岸花明、豁然开朗。从学校回到寸岛后因为成天东游西荡无所事事而郁闷的心情,立马轻松了许多。

  从超市回到家,齐年打开电脑开始写写画画。一直忙到夜里。

  带着一天的疲惫躺在床上,齐年的头脑里始终萦绕着一句话——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