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学霸快递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2 舌战群雄

学霸快递员 梦风 3686 2019.09.14 06:06

  这一次是个更具规模的论战。论战的战场发生在中央广场。

  中央广场在寸岛的地位,有如雅典中心广场在古代希腊的地位,是智者与普通村民进行思想交流的场所。

  这一次的形势比上一次更加恨人。对方聚集了两倍的人手,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就算是与这个事情无关的观众,于情于理也是偏向田宏的。一方面田宏是岛上首富,财富的力量不容小觑;另一方面田宏和少年时期就出岛读书的齐年不同,田宏在岛上生活多年,和岛民们在情感上更有优势;此外,田宏在社会历练多年,比齐年这个大学毕业生更精通人情事故。

  大家宁可得罪齐年也不会傻到为了齐年去得罪田宏的。

  而齐年一方,还是两个人。不过,除了齐年外的另一个人并不是田双双,而是换成了陶进。齐年毕竟觉得田双双一个姑娘家跑到广场上去抛头露面也不太好。对手又是她哥哥。况且此去风险极高,大有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可能性。

  陶进是死胖子不怕开水烫。无厘头的热闹都爱凑一凑,何况还是这种当仁不让的热闹。“壮士一去不复返”?复不复返无所谓,重要的是能当壮士。

  上一次论战时陶进恰好去县里取快递去了,没赶上。很是懊恼。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亲自上阵。

  开战的时间就选在了黄昏。正是晚饭之后大家闲着没事找事做的时间。

  看热闹不嫌事大。这个岛上难得出这么件大事,不管是捧钱场的还是捧人场的,能来的都来了。

  一时间主辩手、副辩手、亲友团、观众等等加在一起,广场上聚了将近两百号人。

  在等待开战的无聊时光中,两百号人不失时机地组成了四、五个广场舞队伍,欢快地舞动者。那几个广场舞的领袖今天十分来劲,纷纷以舞姿、口才说服那些茫然四顾的群众们加入他们的舞蹈天团。

  是谁说少数民族都能歌善舞、汉人都木讷无聊的?放眼全央国,无论哪一个广场舞队伍都有一、两个舞蹈天后堪比当年的赵飞燕、公孙大娘。连走路颤颤巍巍的老太太一旦卷入广场舞的旋涡都能舞出天竺少女的风彩。

  齐年、陶进刚刚从路的尽头出现,马上有人飞奔广场通风报信:“来啦!来啦!他们来啦!”

  舞蹈的人群很快一轰而散,聚集到广场正中央去占据有利地势。形势瞬息万变令广场舞领袖猝不及防,领舞的她们一扭头,后面的人都不见了。为那几个还没来得及加通信方式的漏网之鱼而懊恼不已。

  这个情形已经被齐年、陶进看到了。

  陶进远眺广场中间那一大堆乌泱泱的人,说:“艾玛,这么吓人啊!”

  “是的,很吓人。兴奋不?”

  “兴奋,太兴奋了!”陶进除了他妈,还没怕过别的人类。

  这一次比上一次只有更激烈、更壮观。陶进同学摩拳擦掌,就准备上前开干。

  快到广场时,陶进一个箭步跨到齐年前面,对着两百号人拱拱手:“各位乡亲们,好久不见了。同志们辛苦了!”

  哄笑声中,人群中闪出对方的主将田宏。他对齐年说:“阿年,我刚好有一辆二手的皮卡要转让。大叔说要听听你的意见。”

  来得好!开门见山就抛出了今天的辩论议题:论大叔接受一辆二手车代替一手电动车的可行性。正方将围绕“Yes, I do。我愿意”、反方则围绕“去你的”分别展开辩论。

  “去你的!”反方副辩手陶进率先重申己方的观点。

  反方主辩手齐年接着就“去你的”这一主要观点展开陈述。他问田宏:“那辆二手车多少钱啊?”

  田宏说:“多少钱还没有定。反正一万多不超过两万吧。原价是7万买的。才跑了不到一万公里。怎么样?这个价钱还可以吧?”

  齐年说:“一万公里的车打2、3折卖?挺可以的。”

  田宏笑着拍拍齐年的肩膀说:“就是啊。比你那个电动车强吧?”

  “从价钱上说呢,这么便宜的车确实不错。”齐年也笑笑。

  正方攻势凌厉,到目前为止反方唯一具备杀伤力的就是一句“去你的”。除此之外,别的只是花拳绣腿,完全还没上路。观众们和正方的副辩手们屏声静息地看着齐年,等待反方出招。因为他们早已知道正方接下来的大招将会有多么厉害。

  田宏哪里是“刚好”有一辆二手皮卡,他这显然就是自己贴了几万块钱送个二手皮卡给大叔,劝他放弃从网上买电动皮卡的打算。几万块钱对于寸岛首富而言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扳回上回失落的面子。况且,这事还和自己的妹妹田双双有关。

  田宏拿捏的就是大叔的七寸——想要经济实惠。这,也是寸岛人的七寸。不光田宏拿捏得准,连进行网购营销的田双双也拿捏得很准。这田家兄妹算是把这寸岛吃透了。

  齐年环顾了一圈,全广场都在期盼着他的声音。他无法再沉默下去。

  齐年的笑容并没有收敛,而是变本加厉,他对田宏说:“要不,那二手车你卖给我吧。”

  一阵暧风从广场吹过,大伙儿都觉得很冷。这算是个什么情况?

  田宏拍着齐年肩膀的手不由得停了下来。他收敛了变本加厉的笑容,想了想说:“你想要的话,哥以后再帮你搞一辆吧。”

  齐年说:“那太好了!”

  田宏接着说:“那大叔买这个二手车你觉得怎么样?”

  齐年连连点头:“我觉得挺好呀。”

  这算是什么情况?开打呀!

  副辩手们、路人们、亲友团们眼见得这个论战和自己想象的有些不一样,原以为双方会有一场互撕,从此天各一方形同路人,结果却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态度。

  请双方辩手尽快回到你们的议题,不要跑题好不好?

  观众们对现在的这个场景十分不满。有的人把三年来从未中断过的定期麻将局都暂停了来观战,有的人饭都来不及吃端了饭碗赶了一里路特地来广场赴会。怎么能这样呢?

  但是有首富田宏在场,他快刀斩乱麻地解决了战斗、赢得了胜利。这些观众也不好把失望之情表达得太过于明显。

  战斗结束得很莫明其妙。有几个观众扯着哭闹的孩子准备走了。而他们那视野良好的位置很快被后排别的吃瓜群众占据了。大家观望一阵,似乎没有什么进展,都很失望。连那些副辩手、亲友团也并不为己方十秒钟KO掉对手而高兴。

  来得太容易的胜利,并不能带来成就感。

  何况绝大多数人其实并不是来帮田宏打群架的,主要还是来看热闹的。

  然而,事情哪里会就这样结束?齐年哪里会就这样让众人失望呢?

  这一次出战,对齐年而言本来就是九死一生,他能不好好做功课吗?

  齐年接下来抛出的,就是自己早就准备好的方案。这是在已经知道田宏的方案之后的后发置人的一击。效果如何,就看接下来的表演了。

  齐年对着大叔说:“大叔,阿宏哥这个二手车真卖一万多块钱的话,的确是笔不错的交易。我也觉得挺好的。”

  大叔望着齐年面无表情。他当然也知道7万块钱的车跑了没多久只卖给他一万多块钱是笔好生意。但是他显然知道齐年还是有后手的。从他和齐年交往的这些天他就看出来,齐年这娃儿有韧性,有股子不服输的闯劲。他喜欢这个娃,但是又不能明目张胆地喜欢。现在,他只想听听齐年到底给他一个什么建议。

  齐年接着说:“我也给您一个办法,您看行不行。您和大伙儿不是担心网上买的东西不可靠嘛。其实,网上买的商品,也是正规厂家出产的,有保质期。如果车子买回来不好用,是可以退货的。所以您完全可以放心。就算万一退货的事情谈不成,那我就原价把这个电动车买下来。反正这件事情绝不让您吃亏。您看这样怎么样?”

  齐年提出这个方案,是有十足的把握的。一旦车不好、或大叔不想要,他完全可以接手过来。反正将来快递量大了,单靠他和陶进手提肩扛也是不行的。到时候肯定需要一辆车。虽然一个几千块钱的电动三轮车比一万多的皮卡更经济,但用皮卡送货更符合“寸岛快递企业集团”快递员的高端伟岸、玉树临风的形象。

  大叔并没有表态。观众们可不乐意了,有的人催促他快拿主意,更有甚者干脆给他出了个主意:“你1万块钱把阿宏的车买下来,然后2万块钱卖给别人。你不就赚了1万块嘛。”

  一语点醒梦中人。对啊!

  大叔他不傻,但是头一回处于风口浪尖中,脑子有些不转弯。眼露欣喜神情的大叔刚要开口说话,田宏说:“您可别动这个脑筋。您回头把我这车卖了,是不是又要去网上买他的电动车呢?”

  大叔倒没有想到这个层面,田宏这么一说,又一次点醒了梦中人。对啊!

  大叔高兴地点头说:“是,是。这办法好!”

  忽然他又明白过来,连忙冲田宏摇头说:“不是。不是。怎么能这样呢?那我成什么人了?”

  观众们看得大笑。大叔弄得脸红脖子粗。

  观众们一掺和,把大叔的思路打乱了。

  齐年只好又把刚才的话说一遍,问大叔如果不让他承担任何风险,他还会不会从网上买电动皮卡。

  大叔还在犹豫中,齐年又补了一句:“电动皮卡可是充电的哦。”

  陶进突然插话说:“对,充了电就可以跑,不用加油。”

  齐年听到陶进的声音才想起来,原来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啊!

  陶进来半天了除了开头的“去你的”之外一个字也没蹦个。自己舌战群雄,累得半死。他小子倒好,看了半天热闹。

  大叔还是没有表态。

  齐年心想:这个大叔怎么一点儿主心骨也没有?

  齐年估计照这么谈下去,很有可能会激田宏使出真正的杀招——干脆不要钱了,直接弄个二手皮卡送给大叔。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齐年也没有必要再纠缠下去了。有人做慈善,他还能拦着嘛。

  在田宏使出杀手锏之前,一定要结束战斗。

  齐年继续点拨:“大叔,电动车就在家里充电多方便。燃油车多麻烦啊,还得每次去加油站。”

  齐年把“加油站”三个字说得特别重,并且还对大叔眨了眨眼。大叔,钱不钱的不重要,加油站才是问题的核心呀!

  大叔听了“加油站”这刺耳的三个字。渐渐有了做决定的勇气。

  “决定了没有?”田宏问。

  “快决定呀。天都黑了。”观众们也看不下去了。

  大叔看看田宏,又看看齐年,终于开口说:“我还是买电动车吧。”

  你看看,不忘初心有多重要。

  这场声势浩大的辩论赛就在大叔的最终决定中落下帷幕。

  然而,真正考验齐年、陶进、田双双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