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学霸快递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82 解决件量不足的策略

学霸快递员 梦风 2430 2019.10.17 17:17

  陶进出的事和田双双即将出演的穆桂英挂帅大有关系。

  齐年还是一如既往地坐6点钟的船到县里。

  陶进和快递员们还是一如既往地在齐年到达快递网点之前分拣快递。

  一切往常。

  尽管最近发生了不少糟心事,但是黄鱼嘴这个新网点还是朝着向好的方向在前进着。只有经营业绩朝着向坏的方向在蠕行。

  蠕行的动作虽然慢,可金钱消散的速度很快。

  从陶思娅、田双双这两位股东借来的款已经出现亏空了。再过两个月说不定就撑不住了。而这两个月还包括江湖上闻风色变的“双11”。

  齐年做快递才小半年的时间,而这半年基本上处于快递行业的淡季。从来没有领略过旺季生产的风采,更别说一年一度的“双11”购物狂欢节了。

  “双11”是全民的狂欢,这没错。然而,却是快递公司的炼狱。

  你可能经常会听到电商公司对“双11”的感激。可什么时候听到过快递公司表达过对“双11”的感激?哦,也不尽然。快递公司也感谢“双11”,但措辞是这样的——“我感谢?我感谢你大爷!”

  大爷确实值得感谢!不论是谁的大爷都是,而且还值得尊重。

  因为你永远是当年的你,你大爷永远不是当年的你大爷。

  好了,不提大爷了,也不提“双11”了。现在齐年面临的是怎么赚钱的问题。

  参考在寸岛经营快递的先进经验,齐年认为问题的关键还是在快递件量上面。

  因为场地、车辆、设备、人员都在那里,固定成本是固定的,不论件量多还是少都是固定的;但平均变动成本是随着件量增多而递减的。这个“规模效应”基本上是放诸四海皆准的道理。

  黄鱼嘴和寸岛的不同在于,寸岛是一片处女地,只需要稍微开发、引导一下,消费量就上来了;黄鱼嘴是一个成熟的区域,消费者对电商、快递都很熟悉,只是因为地广人稀导致的人员、时间、路程的浪费,才导致这里的快递公司都不赚钱。

  在寸岛上只需要随便搞搞件量就上来了,在黄鱼嘴可不能随便搞搞,否则黄鱼嘴分分钟就能随便把你搞垮。

  经过分析,齐年认为提高件量主要是从两方面着手:存量和增量。

  增量方面,暂时还没有好的主意。因为毕竟不像在寸岛上靠田双双的亲和力做电商的营销就可以间接提高快递件量的。

  存量方面,主要就是提高市场占有率,说白了就是从同行嘴里夺食,彼消了才会此涨。不过,这也不是那么好办的。几家主要的快递公司都已经到了血拼的地步。齐年这个新成立的小网点,哪里有实力和别家快递公司去拼啊。

  快递公司在黄鱼嘴不赚钱是个普遍现象。齐年把黄鱼嘴接手过去,让以前负责这个区域的孙老板高兴得手舞足蹈。既然这样的话,如果自己把其它快递公司在这个区域的业务接过来,那些快递公司的老板也应该也像孙老板一样手舞足蹈吧。

  市场占有率重要,但是在黄鱼嘴这样的地方,大家都巴不得最好是没什么市场占有率。早死早超生,省得总为这个区域操心。

  人家是操着卖白粉的心赚着卖白菜的钱,在黄鱼嘴你操了卖白粉的心,可还得赔人家白菜钱。“鬼见愁”不是浪得虚名的。

  谁都不愿意干的事情,我来干如何?

  谁都没走过的路,我来走如何?

  齐年的轴劲儿上来了。在寸岛不也是干着谁都不愿意干的苦逼活儿挺过来了嘛。现在活得还挺好。在黄鱼嘴,要么咱再干一票?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齐年把自己的想法和陶进一说。陶进立马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你的头接着摇啊,使劲儿摇,别停。”

  陶进摇够了,盯着齐年的眼睛说:“阿年哥,你难道还不清楚我们的现状吗?这样做下去,我们肯定立马玩完。”

  “为啥肯定?为啥立马?为啥玩完?”

  陶进给齐年好好分析了一下。

  齐年想做的事情,其实是把各家快递公司的快递都整合起来,交由一家快递公司来配送。在快递行业有个专门的名词,叫作“集中派送”。

  一般而言,快递总部是禁止加盟商收派其它快递公司的快递的。但是如果偏远地区不实现集中收派,那些加盟商就会亏钱。为了维持加盟网点正常运营,总部或加盟网点的上一级快递公司就得出钱进行补贴。这种为了实现网络平衡的补贴又因为人为的原因又会造成公平,发生利益纠纷。

  各家快递公司在黄鱼嘴都是有补贴的,但是一件快递一毛钱的补贴相对于派送成本而言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集中收派,看似很美好。但是谁要这么干,被总部知道了不仅会取消补贴,而且还会重罚。这就是所有的快递网点都不敢轻易动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是利益分配的问题。如果不赚钱大家都不愿意干,如果赚钱了大家都来抢。

  陶进讲完又说:“阿年哥,你没发现自从我们接手黄鱼嘴网点以来,就没碰上过什么好事吗?”

  齐年说:“我怎么没有发现?”

  “你看。”陶进掰着手指头如数家珍,“先是我们莫明其妙地被投诉、然后关山社区刁难我们、谈得好好的外贸公司反水,再加上不赚钱。你说好好安心送几天快递吧,时不时就会有妖娥子出来。还有些事没跟你说呢,奇葩得很。”

  齐年说:“这些都不叫事。记得我们刚开始在寸岛做快递的时候我怎么跟你说的。很多人创业者连房子都抵押了。创业失败后落得倾家荡产。我们怕啥?本来就是个光脚的,大不了回去接着光脚呗。来黄鱼嘴,累确实是累点儿,不过我不是在想办法赚钱嘛。这不,刚想出来一个点子,一开口就被你怼回去了。”

  陶进说:“你这个方法风险实在是太高了。出了事黄鱼嘴网点关掉也就算了,就怕连寸岛的代收点也会遭殃。”

  齐年把陶进的肩膀一搂,笑嘻嘻地说:“你可真是一位好合伙人!”

  “嗯?”

  “你看,每天为了我们的事业,操心操得人都长胖了。现在多少斤了?”

  “好男不过二百。你这啥情况,聊着聊着怎么聊到这里来了?”陶进莫明其妙。

  啥情况?不聊了呗。因为齐年发现这个事情和陶进是谈不通的,他心里已经有了另一个聊天对象。

  “哟,你这肌肉可以呀。”说着,齐年松开陶进的胳膊,握着拳冲他的肱二头肌打了两下。

  “那是。”陶进得意地把胳膊一收,让肌肉鼓得更高,“体重是没有减多少,但是身上的肥肉已经转化为生产力了。每天扛着快递上下跑,比健身房强多了。昨天晓婷还说呢,看着我每天打鸡血一样的送快递,她都觉得很励志。还把我扛快递包裹的视频发给她姐看呢。”

  “她姐那边做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

  “她是完全参考了我们在寸岛做快递的模式啊。一上手就有几百个粉丝呢,怎么会不怎么样?”

  “一言难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