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学霸快递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5 任劳任怨是不存在的

学霸快递员 梦风 2389 2019.10.14 06:06

  事情已经陷入了僵局。

  让齐年不爽的是原本可以借助快递公司和物业公司的冲突为契机,和物业公司达成一个令双方都满意的条件。眼看着期望的结局就要促成了,却事到临门一脚的时候被人搅黄了。

  齐年每天亲自开着面包车带着两个快递员去关山社区送货。

  齐年把快递员和快递放到关山社区门口。两个快递员把分拣好的快递包裹抬进社区的快递屋。然后齐年去自己的区域送货。

  等到关山社区的快递员打电话说快递已经取得差不多了,齐年再开面包车去社区门口放下一批货。之所以不是一次性把货卸完,是因为关山社区分配给每个快递公司的面积都很小,顶多只能放几十件货。赶上快递量大的时候,一天总要跑好几趟。很折腾。

  看到齐年每天那么辛苦,陶思娅也很自责。

  自打布下了物业经理这枚战略武器之后,陶思娅拍着胸脯向齐年保证前方的一切道路都铺平了:“兄弟,尽管去。姐罩着你呢。”

  结果呢。一塌糊涂。还弄得齐年在快递同行面前左右不是人。

  陶思娅越想越不是滋味,义愤填膺地去田宏家找田宏算账。

  “咦?思娅来了啊。真是稀客。”田宏一见陶思娅来他家,有些吃惊。陶思娅岂止是稀客,她就只到田家来过一次,还是好几年前。

  田宏一再邀请她到家里做客,都被她拒绝了。田双双也邀请过陶思娅几次,陶思娅一概拒绝,还对田双双说:“双双,想聚咱们换个地方。去你家压力太大。”

  田双双也知道陶思娅和哥哥的微妙关系。陶思娅不愿意去,她也就不再邀请了。

  田宏虽然对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陶思娅上门拜访感到吃惊,但完全知道陶思娅的来意。热情地倒了茶后只等陶思娅开口。

  陶思娅开门见山地说:“田委员,麻烦给我们快递公司一条活路好不好?”

  田宏笑笑:“思娅,你这么称呼有点儿见外了啊。你今天为什么来我知道。双双今天也对我发了一通脾气,你来之前她刚刚从我这里上楼回自己房间呢。关山社区的事情,我会好好考虑的。”

  陶思娅见田宏这么快就松了口,觉得这一趟没有白来。

  她哪里知道田宏只是避重就轻。好不容易和陶思娅见面聊一聊,谈什么快递公司的事啊?

  田宏说:“思娅,你也看到了。关山社区虽然是在小小的尺县县城里,但是豪华程度并不比仞市的那些高档小区差。就算和那些一线城市的小区比,除了物业管理这些软件条件差点儿,硬件条件还算是不错的。”

  因为是在谈关山社区的事,所以陶思娅听得很认真。

  可田宏谈的是关山社区的事,但用意并在关山社区。

  他接着说:“尺县也好、仞市也好,我买的那几套房其实价格都不便宜。都是最高档的小区。所以,以前跟你说卖掉几套房去一线城市买别墅,完全是没问题的。思娅,你好好考虑下我上次跟你说的话。‘贫贱夫妻百事哀’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原来绕着绕着绕到这里来了。陶思娅打断田宏说:“阿宏,我今天来不是谈我们俩的事的。是谈我和你妹妹的这个公司的经营的问题。我问你,你也是开公司的。我们是在用心为客户提供服务对吧?”

  “对啊。”

  “那我想请问你。如果这家快递公司是你开的,作为公司的老板,你碰到现在的情况该怎么办?”

  田宏根本就不想谈快递的事情,他之所以在会议上反对快递公司进小区的方案,就是为了设置障碍。所以陶思娅把这个球踢回来,田宏绝对是不接的。

  田宏语重心长地说:“思娅,经营公司呢总会碰到这样或那样的难处。你不要认为这次会议上我反对给你们行方便就是故意和你们为难。我是不得已。”

  “你有什么不得已的?”

  “你知道关山社区是尺县最高档的小区。最高档的小区就意味着尺县最有身份、最有实力的企业家有可能都会在那里置业。我这个行业的性质对社会关系有很高的要求。想要打通一个关系,不知道要费多少人力、物力、财力。但是如果我和那个关系是邻居呢?如果我恰好是他小区的业主委员会的成员呢?”

  “你说的这些我懂。”陶思娅说,“你用一个房产、用一个业主委员的身分去建立人际关系,当然没问题。但是你完全可以不发表意见吧?为什么在会上一定要反对呢?”

  是呀,为什么一定要反对呢?田宏绕来绕去就是在想怎么回答这个最根本的问题。

  这太考验临场反应能力了。刚才田双双来就跟她绕了两个钟头,把田双双给气走了。气走就气走。

  现在陶思娅来,可不能把她也气走。按陶思娅这个脾气,气走了再想挽回就不容易了。本来她就对自己有意见。

  “刚才不是说了嘛,我是不得已。你知道嘛,业主委员会群里已经有人反对这个事了。就算是我不说话,这个决议也通不过。”

  陶思娅“哼”了一声说:“那可不一定。”要不是半路杀出你这个程咬金。有自己安排的物业经理从中撮合,这个事情早就成了。

  田宏绕了半天,终于绕出来一个连自己也被说服的理由:“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物业公司之前也试过几个方案,最后都被业主叫停了。这个方案就算能通过,如果到最后被叫停的话,那连改正的机会都没有了。我在会议上叫得最凶、反对得最厉害。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什么事?”

  “如果后来我改变主意,开始支持这个方案了呢?你想想,连最不看好方案的人到最后都支持这个方案了。你猜别人会怎么说?”

  田宏的这个说法也很有道理。

  不过,陶思娅可不是三岁小孩那么容易被忽悠。明摆着这是田宏的缓兵之计。不过,陶思娅也看出田宏的意思了。既然田双双和田宏争论过,自己再和他争论意义也不大。

  再说了,自己凭什么和他争论?自己是他的什么人?他有什么理由一定要维护自己的利益?

  除非自己同意作田宏的女朋友,那么他一定是什么条件都答应。别说反对这个快递进小区的事了,不仅从此不会再为难齐年,说不定还会在齐年最困难的时候给与帮助,好好扶持他的快递网点发展壮大。但自己愿意作这样的牺牲吗?扯吧你。

  田双双、陶思娅找田宏谈心的事情,齐年一无所知。

  会议上受挫的齐年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关山社区快递配送的事情上。真是应了那句话“客户虐我千百遍,我待客户如初恋”。被关山社区虐得体无完肤的齐年,敬心敬业地每天去送货。

  要说齐年是任劳任怨,倒也不尽然。

  任劳?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搞得自己每天开着面包车绕着关山社区转,被人赶来赶去的像打游击一样;

  任怨?我都苦死了。这一肚子苦水倒给谁合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