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学霸快递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5 没有搞不起来的气氛

学霸快递员 梦风 2140 2019.10.29 06:06

  面对夏舞叶这么个霸气业主,齐年深感无力。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吧!

  正好有套看中的房子,又正好有买一套房子的钱,然后就把房子买了。

  你的顽强努力,却是别人的不经意。

  夏舞叶,夏舞叶,你不是崇尚自然、不是崇尚自由、不是崇尚漂泊么?买什么房子啊?

  不过,自然、自由、漂泊也不代表不可以随心所欲地买套房子啊。

  对了,关键的核心点不在于买不买房子,而在于随心所欲。

  面对夏舞叶的随心所欲,齐年忽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不过,这个感觉没有持续多久,因为现在的问题不是讨论房子的归属,而是讨论夏舞叶所拥有的这套房子所在的小区的问题。

  如果不是受现实问题的困扰,也许齐年就在当下顿悟超脱了。

  哎,人生啊人生!

  从夏舞叶介绍的情况来看,目前的形势是这样的:

  物业公司听业主委员会的,业主委员会听业主的。现在大部分业主都赞成齐年提出来的快递进小区的方案。如果舆论控制得好,那么之前业主委员会做的决策就有可能被业主们推翻。

  齐年问夏舞叶:“我们的方案要实施的话,应该需要业主委员会再开一次会来定吧?我不太了解你们小区业主委员会的工作机制。业主委员会要满足什么条件才能在短时期内再开一次会呢?”

  夏舞叶说:“这我就不知道了。你等等,我在群里问问。”

  过了一会儿夏舞叶告诉齐年她问到的结果:“只要有业主提出强烈要求,业主委员会就会召开会议讨论。如果业主委员会不作为,业主们甚至可以跳过业主委员会,直接和物业公司来沟通。”

  这就好办了!

  现在给齐年制造障碍的其实就是业主委员会,而业主委员会中使绊子的不就是田宏一个人嘛。只要把业主的舆论调动起来,不就可以给业主委员会施压了吗?

  齐年把他的想法和夏舞叶一说,夏舞叶满口答应:“好好。我来帮你调舆论、搞气氛。你看要怎么搞,尽管告诉我。”

  对于夏舞叶调动群众舆论、搞气氛的手段,齐年早就领教过了。

  认识夏舞叶的第一天,夏舞叶就利用群众的舆论给与了齐年一次令他终生难忘的降维打击,把个骄傲的学生会干部瞬间弄得灰头土脸。

  只要夏舞叶想搞,没有搞不起来的气氛。

  和夏舞叶谈完,齐年又给陶思娅发了个信息,让她尽快到县里来一趟。去关山社区拜访下那个姓齐的物业经理,让物业公司也给业主委员会施加些压力。说明在目前的情况下物业公司的事情很难办,业主对物业公司的投诉很多之类的,希望业主委员会尽早定一个合理的方案。

  陶思娅领命,坐下午3点的船就到了县里,马不停蹄地去找关山社区的物业经理。

  当陶思娅去找物业经理的时候,夏舞叶已经完成了一项重要任务。

  夏舞叶在业主群里煽风点火,激起了业主们的不满情绪。夏舞叶又有意无意地把对立的焦点引向业主委员会。使得业主们纷纷向业主委员会质问:你们到底是来解决小区的问题的,还是给我们添乱的。

  业主委员会的成员这个时候只有一个人在线。他才发了几句言就被业主的口水淹没了。那个委员只好说尽快和其他委员商量。

  商量的结果就是第二天召开临时会议讨论快递进小区的方案。

  物业经理和陶思娅聊的时候,业主委员会把会议的时间通知了物业。物业经理没想到这个会议时间安排得这么紧张,赶紧调拨人员进行筹备。

  陶思娅和物业经理聊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了。

  “搞定了。明天召开业主委员会议,物业公司已经安排会议室了。”陶思娅一钻进齐年的面包车就把最新的情况告诉他,“修改后的方案也给了物业经理。他明天会在会议上帮我们说话的。”

  齐年高兴地一拍掌:“实在是太好了!思娅姐出马,效果就是不一样。你饿坏了吧?走,我们吃饭去!”

  “我已经吃过了。”

  正准备启动车的齐年停住了手:“你吃过了?你在哪吃的?”

  “和那个物业经理一起吃的。他要请我吃饭,我没答应,最后还是我买的单。”

  “呃……你自己吃饭也要跟我说一声啊。我窝在这里都看了两部电影了。都快饿死了!”

  陶思娅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光顾着谈事情,谈忘记了。走,请你吃大餐去。你要吃什么?”

  齐年并没有和陶思娅去吃大餐,而是在陶进住的小区楼下吃了点儿东西就回宿舍了。

  按照齐年的意思,晚上他和陶进挤一间房,让陶思娅住另一间房。

  陶思娅在屋里转了一圈,满是嫌弃。

  齐年说:“这可比学校的宿舍强多了。你看,有冰箱、有热水、有电视,要啥有啥。”

  陶思娅不语。

  齐年说:“要么去住酒店吧。”

  陶思娅说:“一个人住那里有啥意思。”

  陶进笑着说:“对哦,一个人住酒店好孤单寂寞冷。你们俩去住酒店吧。我没意见。”

  听到陶进阴阳怪气地取笑,陶思娅上去就打了陶进一下:“狗嘴吐不出象牙!”

  “这真是左右不是人!一个人住酒店没意思,你看我们这里两个人,我陪你住酒店恐怕不合适吧。就算你我都愿意,我妈、你妈和我们陶氏的族长也不答应啊。”

  “你真是欠抽吧你!你说晓婷怎么就没好好管教下”

  陶思娅又不愿意住酒店,又嫌弃宿舍乱七八糟。弄得齐年、陶进只好光着膀子打扫房间、打扫卫生间。收拾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把两个人累得够呛。

  收拾好,陶进委屈地摸着自己的胳膊说:“我一个正在养伤的病号,我容易么我。”

  在齐年和陶进忙着打扫房间的时候,陶思娅若有所思地四处看。表情又是神神秘秘的,又不像监工的样子。

  等忙好了三个人坐在客厅里,陶思娅问:“阿进,你和顾晓婷现在处得怎么样啊?”

  陶进说:“就那样呗。你们不是看到了吗?”

  “看是看到了,可是看这屋里,也不像有女生来的样子啊。”

  “姐,你自己好好管管你自己吧。你那屋里像有男生去的样子吗?”

  陶思娅气得没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