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学霸快递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1 夜访太平山

学霸快递员 梦风 2401 2019.09.23 17:17

  因为日光浴事件,田双双有好一阵子没有理睬齐年。误解消除后,田双双特别愧疚。再加上齐年雷厉风行地解决了伴随着快递件量增长而出现的种种问题,田双双确信自己没看错:阿年哥的确是一个优秀的人才。

  为了弥补之前的小家子气,田双双对齐年更是身体力行地好。经常亲自做拿手好菜带给齐年吃。

  阿婆身体不好,有一半时间都是齐年在做饭。不知道阿婆怎么认为,齐年对自己的厨艺已经是深恶痛疾了。现在常常能吃到田双双做的美味佳肴,实在是无比幸福。

  田双双看到齐年吃得那么开心,心里也笑开花。

  “阿年哥,你还想吃什么菜?我做给你吃。”

  “双双,这不是你在家做多的菜拿来让我帮你消灭的嘛。”齐年塞了一嘴的菜,一边说。

  “那你还想吃什么菜?我多做些带给你吃。”

  等齐年吃完饭,田双双收拾好饭盒就回去了。

  田双双前脚走,陶思娅后脚就来了。

  “思娅姐,你找我?”

  “嗯嗯,有空吗?我们去散散步。”

  “散步?”

  散步这事儿在城里倒是正常事,但是在这个岛上却有些突兀了。村民们每天都要走三万步以上,有闲功夫的话站着不如坐着、坐着不如躺着。散什么步?吃多了撑的。

  不过,现在不是散步合不合适的问题。自从上一回穿着比基尼的陶思娅拉着他晒日光浴以来,齐年对陶思娅怀着深深的警惕。

  散步?不会又是后面跟着上百个男青年吧?

  自己的命只有一条。日光浴事件后能活到现在已经是菩萨、上帝、真主保估的结果了。等步散完了,自己还能不能活到下一集都难说。

  “怎么啦?不敢?怕我把你吃啦?我都不怕你怕什么?”陶思娅笑咪咪地带着挑衅的表情。

  “什么敢不敢的。我不是不敢去,我是怕又被那些人说。”

  “又说不死人。怕啥?”

  “那好。我去换双鞋。”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齐年再拒绝也太不男人了。

  “哟,你成天打着赤脚满岛到处跑。现在还要换什么鞋,真矫情!”陶思娅在院子里拿脚踢着一棵草等着。

  过了一会儿,齐年穿双球鞋出来了。

  “走吧。”陶思娅走出去了。齐年跟在后面。

  出了院子,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守着陶思娅的男青年并不在附近。现在正是饭点儿,守着美女重要,吃饭也重要啊。看来陶思娅是特地安排这个时间来找齐年的。

  一路无话,陶思娅只在前面带路,一直往太平山的方向走。齐年在后面看着陶思娅婀娜的背影,心想:陶思娅不愧是村花。

  陶思娅扭头看到齐年正盯着她的背影看,说:“该你走前面了。你走我后面我不放心。”

  “不放心啥?怕我把你吃啦?”

  陶思娅笑笑,身子一扭就让到了路边。齐年走到前面去,陶思娅在后面跟着。只听陶思娅说:“该我看你了。”

  齐年听了只觉得背上凉嗖嗖的。

  走了不久就到了山顶上。陶思娅停下来开始看海,齐年也陪着看。

  岛是小岛,可海不是小海。晚霞将天空和大海映得通红,就像一把烈火燃到了天际。场景非常壮观。

  “坐坐吧。”陶思娅拣了个大石头坐上去,然后又抬身让了让,给齐年留个位置。

  石头上面是圆的,坐了两个人,只能靠得很近。

  这是要谈恋爱的意思么?齐年一面坐一面想。

  “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吗?那时候经常光着脚丫到山顶上来玩。现在长娇贵了啊,还换鞋。”说着笑了。

  “没以前皮厚了呗。”

  陶思娅接着说:“那时候大家一起玩,有点儿什么争执,很快就忘了。不像现在,出点儿事就跟仇人似的。”

  夜幕低垂了,蚊子也多起来。齐年在自己腿上拍死了好几个蚊子。陶思娅突然想起来似的,拿手往兜里一掏,掏出一瓶蚊不叮递给齐年。

  她一面看齐年到处喷,一面指着远处说:“你看到那里的航标灯没?”

  齐年抬眼一看,远处隐隐约约有一点亮光。那里有个航标灯,他是记得的。小时候视力好,看得很清楚。现在眼睛有点儿近视了,看过去一片模糊。得把视线稍微往旁边移一下才能看到一点儿若隐若现。

  陶思娅说:“正对着那个航标灯的天上,有一颗星很亮。”

  齐年继续抬眼,天上亮的星有好几颗,不知道她说的是哪一颗。

  “就是有些带红光的那颗。看到没?”

  齐年现在的眼神是分不出星星的颜色了。只好胡乱地点了下头。

  陶思娅说:“那个时候我学着电视里的样子,向那颗星许了个愿。希望到外面去看看。看看埃菲尔铁塔、看看自由女神像。那时候觉得这就是个永远也无法实现的梦。没想到这个梦很快就实现了。”

  齐年静静地听着。

  陶思娅接着说:“以前一直以为梦想实现了一定会非常非常开心。现在才发知道完全不是这样。当我仰望埃菲尔铁塔时,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兴奋,也没有激动。只不过是一座铁塔而已。阿年,你有过这样的感觉没有?”

  齐年点点头:“这大概就是人家常说的,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实现了梦想你不兴奋你不激动,只说明一件事。”

  陶思娅问:“说明什么?”

  齐年说:“说明你新的梦想远比以前那个更宏大。”

  陶思娅“嗯”了一声,点点头。想了想说:“说不定正好相反。兴许是已经没有梦想了。”

  齐年问:“思娅姐,那你还有梦想吗?”

  陶思娅说:“不知道。所以看到你们几个做快递,还挺羡慕的。”

  齐年笑着说:“羡慕我们每天可以给人送快递?”

  陶思娅也笑:“当然不是。我才不去送快递呢。我是羡慕你们有激情、有冲劲。”

  齐年说:“思娅姐,你才多大啊。这么快就没激情、没冲劲了?”

  “不是没激情、没冲劲。而是空有一身力气不知道往哪里使。”

  “哦,明白了。没有方向,迷茫了。”齐年说着指了指航标灯的方向说,“看不见航标灯了。”

  陶思娅点点头。

  两人在山上聊了一个小时才下山。山路有些看不太清了。齐年拿出手机打开闪光灯给陶思娅照亮。陶思娅说:“不用照了。这段路我们还不熟悉吗?”

  听陶思娅这么说,齐年又把闪光灯关了。本来齐年就怕别人撞见,开着闪光灯太招人了。

  这一次陶思娅找齐年倒不是为了做给田宏、田双双看的。而是在岛上呆久了,东想西想的郁闷了,想找个能懂自己的人出来散散心。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找齐年比较合适。

  这个天聊下来,陶思娅觉得没有浪费时间。她发觉这个齐年至少比岛上的其他人灵光一点儿。是个倾谈的好对象。

  这个天聊下来,齐年对陶思娅的印象也好了很多。原来这个村花不是个胸大无脑、只会秀身材、成天吸引男青年的花瓶。还是有些头脑、有些想法的。

  两个人心情都不错。

  不过,没多久这两个人的心情都不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