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学霸快递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2 人言可畏

学霸快递员 梦风 2325 2019.09.24 06:06

  陶思娅和齐年都要无时不刻牢记陶思娅的身份——她是万众瞩目的村花。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无不牵动着寸岛人民的心。

  齐年和陶思娅夜访太平山并不是偷偷摸摸去的。既然是堂而皇之去,就必然会有见证人。有见证人就必然会引起传播。

  田双双的社交营销为什么做得那么成功,就是因为在寸岛这个小圈子里任何事情传播的速度都非常快。营销如是,流言也如是。

  有人看到齐年和陶思娅上山了。这没有问题。

  但是没人知道他们上山做什么去了。这才是问题所在。因为这给流言打开了一扇前途不可限量的大门。

  齐年其实早就有心理准备的,所以一再提醒陶思娅。但是陶思娅满不在乎。一个女人都不怕,齐年这个大男人怕啥?

  人之可贵,在于常有敬畏之心。你若不敬畏,就不可能安好。

  两个有勇气的人出去散个步、聊个天,造成的后果比他们想象的要严重得多。

  这让齐年联想起毕业前在图书馆附近弹吉它的事来。怕的不是被人看见,而是没有被人看见。

  这天田双双正在三楼自己的房间里玩手机,田宏端个碗进来了。

  田宏一面扒饭一面问田双双:“双双,这个陶思娅是不是经常找齐年啊?”

  “没有啊。”

  “哦。”田宏站在那里又吃了几口饭,然后就准备出去。

  田双双见哥哥问了这一句就要走,就问他:“你问这个干啥?”

  “没啥。”

  田双双以前年纪小没心没肺的,这段时间突然长大了一般,对于男女的心思缜密了起来。哥哥这么问肯定不是无缘无故的。

  她从床上起来把哥哥扯回来,笑着说:“是不是看上那个大胸长腿的性感大美女了?”

  田宏口里嚼着饭,含混地说:“哪有这回事。”

  田宏要走,田双双把他扯着不放:“我看你看她的眼神都带钩子,钩住就取不下来了。”

  田宏回敬说:“我看你看齐年的眼神也带钩子。”

  田双双一听这话,把田宏放开了。田宏就势溜下楼去了。

  第二天田双双准备出门去齐年家,在院子里看到田宏正光着膀子在刷牙。田双双走过去神秘地对他小声说:“我会帮你侦察思娅姐的动向的。你放心吧!”

  “唔唔。”田宏口里含着牙膏泡沫,不置可否。

  田宏把口里的牙膏泡沫吐掉,看着妹妹出了院门。心里想:这姑娘还真是长大了。自己的这点儿小心思根本瞒她不过。

  田宏在家看了一集电视剧,穿好衣服准备出门的时候,田双双就回来了。

  田宏问:“咦?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田双双说:“思娅姐的动向我帮你侦察过了。动静大得很呐!”说完就噔噔噔地往三楼走。

  “走那么快干嘛?什么动静啊?”田宏站在楼梯口仰头问。

  “你自己出去问吧。大家都知道了。”

  田宏一听这话不对,赶紧出去了。

  田宏在岛上朋友多、消息广。这种惊爆天的消息怎么会打听不出来?田宏还没开口呢,人家早就添油加醋地把细节都给他勾勒清楚了。谁都没有见到,竟然都清楚细节?

  什么?两个人摸黑上山?

  这个人说:摸黑就摸黑,为啥要上山?

  那个人说:上山就上山,为啥要摸黑?

  这个寸岛自开辟鸿蒙以来,摸黑上山的男男女女不计其数。别人都没有得到过实质性的关注。唯独齐年和陶思娅。当然,大家关心的主角是陶思娅。齐年只是个打酱油的龙套。不过,这个龙套最近出场的频率也太高了点儿吧?龙套也敢抢镜头!

  难怪田双双心情不好,听到这个消息田宏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齐年也听到流言了,是陶进转告他的。其实他早就有心理准备了。知道这个太平山揽胜事件一旦被无聊的人炒作的话,绝对比海滩比基尼那件事劲爆。日光浴事件是众目睽睽,没有什么想象空间。太平山揽胜事件想象空间可大了去了。

  思娅姐啊思娅姐,你真是自己挖坑自己跳。

  想归这样想,不过齐年又猜也许陶思娅是故意的。

  风险这么高的事,思娅姐能不知道?明知山有坑,偏向坑山行。她肯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动机。

  然而齐年猜错了,陶思娅还真没什么动机。就像她说的那样,就是心情郁闷了找个人出去散步兼散心。刚好齐年是个合适的聊天对象。

  瞻前顾后的齐年承受的压力远远没有没心没肺的陶思娅大。

  陶思娅多受人瞩目啊。每一个人都要来点个赞——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首先,是寸岛青年们,纷纷用电话、短信、聊天软件向她表示刻意或不经意地问候,拐弯抹角地说些听也听不懂的话,让她应接不暇。

  然后,是亲戚朋友的持续关注。是不是有意中人了。年纪也不小了,能定就早点儿定下来了。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最后,也是近身攻击力最强的,就是陶思娅的父母。从早唠叨到晚:你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他?你不喜欢他你约他到山上去干嘛?孤男寡女的,山上是好随便去的吗?

  陶母说教了陶思娅大半天,最后说:“就算你没想法,万一那个阿年人面兽心在山上把你怎么了怎么办?”

  陶思娅把堵着耳朵的枕头拿开说:“他敢!我万一人面兽心地把他怎么了还差不多。”

  陶母气得作势要打:“你你你。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陶思娅举着枕头一挡,陶母又转头骂陶二大爷:“这都是你惯的。这么大丫头,整天没脑子的胡来。前几天光着屁股在海滩上给人看,现在又这样。”

  陶二大爷立马指着陶母说:“你你你。你这当妈的这种话都说得出口。丫丫穿的那是比基尼,电视上的姑娘经常穿的。说得那么难听。再说,她胡来又怎么了?我看阿年就很好。”

  陶母大吼:“好什么好?他一个快递员能好到哪里去?”

  陶思娅起床把母亲往外一推:“出去,都出去。让我睡觉。”

  陶母把站在门口的陶二大爷用力一推:“出去出去。让她好好反省反省。”

  自己造的孽,含着泪也要造下去。

  陶思娅在床上躺了半天尸,拿起手机一看,有500条未读消息。她也懒得看,发了条信息给齐年:“你听到他们都说什么了吗?”

  齐年很快回复过来。就一个字“嗯”。

  陶思娅又发信息:“我被他们骚扰了一天,快烦死了。你说他们怎么那么下流啊。都想什么呢。”

  “你不是说‘又说不死人。怕啥?’嘛。”

  “唉!我算是服了他们了。你等下没什么安排?要么咱们再去山上散个步,偏要做给他们看看。”

  过了好一阵子,齐年的信息才回复过来:“喂,你说什么?信号不好,听不见!”

  陶思娅看了信息笑了:“你就装吧啊!懒得理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