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学霸快递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5 全算错了

学霸快递员 梦风 2126 2019.09.29 06:06

  问题出在哪里?其实齐年在在月底那天到来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只是当这个现实血淋淋地呈现在眼前时,给人的震撼是惊人的。

  给齐年发出预警的人,是唯一拥有企业工作经验的陶思娅。

  有一天齐年回岛后,一进家门就看见陶思娅陪着阿婆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阿婆的听力、语言能力虽然几乎丧失了,但是眼神还可以,就是不太识字。她喜欢看电视。听又听不见、字幕也看不懂,所以基本上也就是看着人影子晃动消遣下。

  阿婆见齐年回来,招呼过后就主动回房去了,把房门关着不再出来。

  “思娅姐,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齐年坐在阿婆刚才坐的椅子上问。

  陶思娅说:“好久没见你了,来看看你。”

  “你来得正好,我正有事想请教你呢。”

  “说什么请教啊,文绉绉的。啥事儿?”

  齐年说:“黄鱼嘴那个网点现在碰到了和寸岛一样的问题。客户太分散、件量太少,所以我想像寸岛一样,也做做营销。想听听你的看法。我觉得像我们在岛上这样下单就送礼的做法,估计是行不通。”

  陶思娅说:“当然行不通。下单送礼,你不是在给自己做事,是在帮商家做事。在岛上之所以管用,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养成网上购物的消费习惯。我们用这个方法教会了一群人,他们受益了,就会带动更多的人。黄鱼嘴那边的人本来就是成熟的买家,你去送小礼品肯定是打水漂。”

  齐年说:“就是这个情况。所以我想请教一下你这位营销专家。碰到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办?”

  陶思娅说:“这我得好好想一想。”

  齐年不说话了,等陶思娅想一想,可是等了半天陶思娅东扯西拉的聊边的话题,根本就没有真正去想一想的意思。显然,这不是她今天来找齐年的目的。

  齐年一直在县里忙黄鱼嘴网点的事。每天一大清早6点就坐陶思娅她爹的船去县里,到晚上8点才回到岛上。和陶思娅根本就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

  这么久了,也该见一见了。要不然住在一个岛上,弄得像异地恋似的。

  虽然她和齐年到现在什么关系也没有确立。但大家是心知肚明的啊,这么明显,谁都不是傻子。何况身边就有一个田双双时刻觊觎着。压力山大!

  陶思娅上次去县城,着实展现了一番自己对男性的杀伤力。但是对齐年好像没有起到什么决定性的效果。这齐年是不懂审美呢,还是不懂风情,还是……不会是想左拥右抱吧?不会不会,还是不解风情的可能性大。

  最后陶思娅终于说到重点,她把最近在寸岛上做营销的近况和齐年说了。她的表现受到齐年的夸奖。

  齐年也把为了减小亏损而优化配送路由的近况和陶思娅说了,说看看到月底能不能打平盈亏。他的表现受到陶思娅的打击,而且打击得很无情。

  “肯定不能!”陶思娅听完后用肯定的语气十分肯定地肯定了自己的分析结果。

  齐年很惊讶:“你怎么那么肯定?”

  陶思娅说:“是因为你肯定没把支出算全。”

  “还有哪些支出?”

  “阿年,开公司和在寸岛开代收点最大的不同是,开代收点就像是当山大王一样,赚到了钱弟兄们一分就可以了,很简单。开公司有很多的成本支出,这些是工商有明确要求的。”

  “你是说税费?费用我都算了,税的话没盈利就没有。”

  “那是一部分。还有设备、车辆保险呢?人员的社保福利呢?他们有没有超过交税标准?个人所得税是他们交还是你交?”

  确实,齐年现在经营的是一家拥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公司,而不是个草头班子。是公司就必须要按《公司法》等法律法规的要求办事。除了工商要求的各种税费外,还有一个比较大的支出,就是员工的社保福利,这几乎占了员工工资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

  没有交过税、也从未达到过交税标准的齐年这才意识到一个主要开支生生地给忘掉了。快递员拿的是固定工资和浮动的计件工资,这些一分一毫都是计算好的。所有超支的部分,都是需要快递网点支付的。也许这个月未必有人达到交个人所得税的标准,但不意味着下个月没有。快递员收入越高,相关的支出就越多。

  和个人所得税不同的是,社保公积金每个月都发生,而且金额还不少。全公司加上齐年和陶进一共九个人。按一个人交1000块钱来粗算,一个月要交9000元。

  把这9千块钱往财务数据里一加,亏损不大才怪。

  陶思娅的警告对齐年形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齐年顶着这个压力一直撑到了月底。

  一算账,果然如陶思娅说的一样,不仅没能打平盈亏,还亏大发了!

  形势对齐年极为不利。虽然说寸岛的业务是赚钱的,但是拿寸岛赚的钱来弥补面积大5倍、人口多10倍的黄鱼嘴的亏空,远远不足。

  他不是还想请教陶思娅怎么在黄鱼嘴做营销嘛。现在齐年发现这是个两难之举:营销做得不好,意味着没有市场竞争力;营销做得好了,意味要雇更多的人,亏空会进一步拉大。

  齐年终于意识到了:人不是那么好雇的。

  齐年在寸岛上雇的那些人,与其说是来打工挣钱的,不如说是来陪齐年玩儿的。二陶、田、江他们哪一个把做快递挣的钱当回事儿了?他们可是一不为名、二不为利,不管老板愿不愿意都把单位当家一样的好员工。每一个都够得上评选“年度感动寸岛十大人物”的资格。

  思娅姐、阿进、双双、江哥,你们真是大好人哪!

  这些父老乡亲们每天都把他齐年当个老板似地宠着、惯着,他齐年指东、他们不敢往西;他齐年说逮狗、他们不敢抓鸡。任劳任怨,始终以最积极、最阳光的面目示人。

  这么宠着、惯着,还真惯出毛病来了。

  自打黄鱼嘴网点开业的那一天开始,齐年才头一次面对真正的企业员工,头一回真正体会到一个当老板的感受——不是那种“老子当老板了”的感觉,而是“孙子才特么去当老板”。

  为此,他还把《孙子兵法》恶补了一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