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学霸快递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0 交通事故

学霸快递员 梦风 2738 2019.10.01 17:17

  陶进说:“是啊。她也挺爱打游戏的。我们还组队呢。”

  齐年停在红灯前说:“我说呢。像你这么五大三粗的,怎么能泡到这么水灵的妹子。”

  “请注意你的用辞。我这叫壮实好吧。再说了,我吸引她的不是打游戏,打游戏多低级啊。我吸引她的是我们的精神交流。你看,我和你虽然在一起打了那么久的游戏,但是有过精神交流吗?没有吧。和她不一样。我们打的不是游戏,打的是一种浪漫情怀。”

  齐年完全听不懂陶进在说什么:“你这个太高深了。我的智商跟不上。”

  “这么跟你说吧。”陶进不理会齐年的揶揄,继续说,“组队打怪的好处是得到了经验大家一起分,拣到的宝贝大家一起分对吧?我带着她涨经验,打的好宝贝都归她。关键是,每次碰到危险的时候我总是为了保护她冲到前面去挨别人的胖揍。为了这个事儿,我都死十几回了。你说,现实中哪有那么多英雄救美的好机会?在游戏中,这可是每天都在发生啊。你说这不是精神交流是什么?”

  齐年打游戏归打游戏,还真没有领会到这个层面。以前听说过有在游戏里网恋的,没想到还真碰上这么一位:“你可真是把游戏上升到了不一般的高度。”

  “那是。你以为我以前打的真是游戏吗?”

  “不是,你打的是寂寞。”

  陶进一面笑,一面低头看齐年换档。

  齐年用余光看了陶进一眼说:“你别看了。你要看那就别说话。”

  “放松放松,不要那么紧张嘛。我就是对你羡慕嫉妒恨一下。看你换档的样子可真是酷毙了!”陶进由衷地赞叹。

  “酷?我都快累死了。你说这么点儿小的县城,怎么大卡车这么多。还偏偏一辆辆堵在我的车前面,时快时慢的。你赶紧考驾照吧,你不是喜欢换档玩儿嘛,这种时候就应该你来开车。”

  陶进说:“是呀,是呀。等我拿到驾照,一定不会再麻烦您老开车了。无论您老要去哪里,我都陪到天涯海角。对了,网上还说咱们这个车还能去西藏呢。阿年哥,你要对咱们的车好点儿,别到了我的手上就变成脏兮兮的旧车了。对了,你打下4S店的电话问问是不是快到保养的时候了?”

  “打什么4S店的电话?离保养还早着呢。”

  虽然面包车离保养还早,但是齐年半个小时之后还是打了4S店的电话。

  不是为了保养,而是为了修车。

  齐年和陶进一边开车一边说话,走错了行车道。眼看快要到路口的实线了,齐年瞅准时机往右转道上一打方向盘,只听到一声响,车身一震。两人心说坏了。下车一看,他们的面包车把右边车道上的一辆奥迪A6给蹭了。

  面包车被刮出一道长长的口子。奥迪车更惨,大灯灯罩撞碎了三分之一、翼子板被拉裂了、前雷达吊在车头外面一抖一抖的。

  齐年的注意力全在灯上了:奥迪车号称灯厂,这个灯估计修起来省不了钱。

  奥迪车主从车上下来,是个五十岁的男人。他把车头看了一下,火冒三丈:“你们怎么开的车啊?眼睛瞎了吗?”

  齐年、陶进都是头一回遇到交通事故,有些蒙。确实是自己不对把人家的车给刮了。人家脾气大,自己也没什么脾气。

  那车主不停地骂骂咧咧,齐年实在忍不住说:“文明这事儿你能办到吗?你是要解决问题,还是要骂人?如果这事靠骂人能解决,你就在这儿骂一天好了。”

  奥迪车主说:“老子特么骂你怎么了?老子这可是一辆新车。刚买了才开几天就被你们这个破面包车给撞了。你们赔得起吗?”

  齐年和陶进一听这话都恼了,但他们恼的关注点不同。齐年是为“你们赔得起吗?”而恼,陶进是为“这个破面包车”而恼。

  几分钟之前陶进还要求齐年对车好点儿,别到时候变成脏兮兮的旧车,结果现在就有人说他们的车是个破面包车。陶进第一个表示不服。

  “我这是破面包车?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你看看这漆面、你看看这轮胎的胎毛,这可是崭新崭新的。你开的那叫什么破玩意儿?”

  “嘿,你一个开面包车的,也敢说老子开的是破玩意儿。你也不撒把尿自己照照。老子这一个车买你那十辆都不止。”

  齐年在陶进与对方骂战的时候,上网查到了处理交通事故的流程。先是放三角警示牌,然后打电话给交警,再是打电话给保险公司。

  齐年查好了赶紧暂停了二人的骂战,对奥迪车主说:“先别吵了,你赶紧把三角警示牌拿出来放在车后面。”

  “老子放?老子才不放!你把老子的车撞了。要放也是你放!”

  陶进笑了:“好,不放就不放。反正你的车在后面,要撞也是撞你的车。”

  奥迪车主一听这话,怂了。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往后背箱走。在后背箱翻了半天才把三角警示牌找出来,摆弄了半天才打开,放在地上。

  陶进走过去把三角警示牌拿起来了。

  “喂,你干嘛?”

  陶进拎着三角警示牌回头说:“知道三角警示牌怎么用吗?”

  “废话,老子当然知道!”

  “知道那你还放在后背箱下面。”

  “不放后背箱下面,老子还放后背箱上面啊?”

  陶进懒得废话,一面向后面的车挥手示意,一面走出去十步远把三角警示牌放下了。拍拍手,神气地走回来看着奥迪车主。好歹哥也是在考驾照的,放三角警示牌这事儿哥专业得很。

  奥迪车主看着陶进没说话。

  陶进带着得意的笑继续挑逗:“你考过驾照吗?”

  奥迪车主说:“废话,老子都开几十年车了,还没考过驾照?”

  “哟,开几十年车三角警示牌都不会用。”

  “那说明老子技术好!”

  “技术好还出交通事故?”

  “这不是你们撞老子嘛。”

  两人又在那里纠缠不清的时候,齐年打了110交警报警电话。过了几分钟交警来了。查看了情况后,判了面包车全责。

  齐年、陶进对这个判定倒也没有什么看法。可奥迪车主一听果然是面包车全责,叫嚣得更厉害。

  交警让两辆车去定损中心定个损,然后报保险,去4S店维修。奥迪车主不答应了,说新车才开没几天就被撞了。光是修一下就行了吗?新车折旧的损失谁补?

  交警说车撞坏了要到走保险维修,不同意判定就自己私下协商。

  奥迪车主说那就私下协商。

  陶进说:“好,那就协商。我们的修车费不用你出了。你的修车费我们出200块钱。这样可以吧?”

  “200块钱?你当是卖废铁呢。老子这可是一辆全新的奥迪A6。你睁大眼睛看看,奥迪A six。”

  “管你奥迪A six,还是奥迪A八可丝,反正就赔200。不同意就去定损。”

  奥迪车主两个方案都不同意。

  交警听得不耐烦了,说:“我还要去处理别的事故。你们到底决定没有?决定了我就开单子,没决定你们自己把车开走。这个路边不能停车。要不然还要再开一张罚单。”

  奥迪车主这才没说话,交警开了协议书,到指定的定损中心去定损。又折腾了一个小时才完事。

  齐年把车开走的时候,奥迪车主站在车前面还在骂骂咧咧的。

  一个开车、一个坐车,五菱面包车上的两个人心情都不太好。一路无话。

  快到网点的时候,齐年对陶进说:“哥技术不好,让车受伤了。不过也没关系,没有伤筋动骨,就是破了相。去4S店修修就好了。等它到你手上的时候,一定和新的一样。”

  陶进笑笑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的。大将军出征沙场,哪有不挂彩的。是个真男人,脸上都得有道刀疤。阿年哥,小事儿小事儿。”

  这确实是件小事儿,齐年和陶进应该庆幸他们经历的只是一场小小的不愉快。很快,他们连笑都笑不出来了。

  从0到1的创业,只有用“举步维艰”四个字来形容。

  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