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学霸快递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97 做快递,你快乐吗?

学霸快递员 梦风 2070 2019.10.25 06:06

  陶思娅问齐年:“你说他们俩真的能走到一起吗?”

  齐年回答:“肯定不会的。”

  “为什么不会呢?”

  “这个很显然啊,他们那天不是先去了酒吧吗?肯定喝了不少的酒,再加上相谈甚欢,在酒精的刺激下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这样的情况也很常见吧。”

  陶思娅说:“可是人还是需要有自我的把控能力啊。我一直都觉得我那个闺蜜的自我把控能力还是很强的,严格自律的一个人。所以当我听说他和田宏在一起的时候,我太吃惊了。这个人怎么那么言行不一呢?”

  齐年说:“人有时候言行不一也是很正常的啊。况且现在的社会压力这么大。人有时候也是需要解压的。”

  陶思娅问:“那也就是说你很赞成他们的这种行为了?”

  齐年摇摇头:“这可不是赞成不赞成的问题。我也没有资格去赞成或者反对。我也不会拿着道德的标准去衡量两个有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当时那个情况下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我们大家都不知道。这两个人都是比较理智的人,他们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就可以了。”

  “所以呢,”齐年补充道,“就顺其自然吧。而且这种事情一个人能对自己负责都已经很不错了。”

  “我觉得你说的很对,只是听到这件事之后心里非常不开心。”

  齐年当然知道田宏对陶思娅是恋慕已久。陶思娅现在的不开心,到底是因为田宏而不开心,还是因为闺蜜而不开心,不得而知。

  他只知道一点,陶思娅是因为自己不开心才这么晚来找他聊天的。

  这个时候的自己对于陶思娅而言,并不是她追求的对象的身份,而是一个知心朋友的身份。

  齐年非常重视这样的感觉,也非常重视陶思娅对他的信赖。

  齐年对陶思娅说:“思娅姐,你也不要想的太多。现在的情况就是,两个成年人喝醉了酒,做了些胡事。在没有喝醉的情况下,也许这样的事根本就没有可能发生。所以,这件事已经翻篇儿了。我们也不用再为他们而担心。”

  陶思娅说:“关键是这个事情没有翻篇儿啊,不知道田宏对我闺蜜怎么看,闺蜜今天突然发来个信息说她对田宏的印象很好。对了,听到这些话,你有什么感触啊?是不是有压力了?你有情敌了啊。”陶思娅调皮地一笑。

  齐年说:“你瞎说什么呢。我对你那个闺蜜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想法。我之所以想跟她联系,一方面是和她聊天确实有意思,另一方面还是为了江哥的事。这一次去深山两次都没有见到野鬼。上次野鬼让我悟的东西,我完全没有方向。让我觉得很无奈,就好像想抓住一个东西,但是怎么也抓不住。所以觉得和你闺蜜聊一聊,也许能得到些什么启示。”

  陶思娅说:“我看,你还是另请高明吧。我闺蜜最近心思不在这个上面。”

  齐年和陶思娅聊到很晚,陶思娅起身告辞。齐年把她送回家后,才回来继续弄他的“双11”作战计划。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起床时,齐年还觉得头懵懵的。睡眠不足。

  齐年把阿婆给他准备的葱油饼带到船上吃完了,就趴在那个头等舱的木板上补觉。

  当齐年被陶二大爷拍醒的时候,船已经准备靠岸了。乘客们都在做下船的准备。

  陶二大爷倒了杯热水递给齐年说:“你每天这样早出晚归的,的确是太辛苦了啊。”

  齐年说:“不辛苦啊。您看那些在大城市里生活的人不也是这样吗?况且人家是为别人打工,我这是为我自己打工。再说了,我每次都是坐您的早班船出去,又坐您的晚班船回来。我来之前你已经忙了半小时了,我下船之后您还得再忙半小时收拾。您比我可辛苦多了。”

  “唉。”陶二大爷叹道,“这样的话也只有你才说得出来。你这个娃儿比岛上那些娃儿可懂事多了。”

  齐年说:“我也是每天亲眼看到您干活我才理解的。如果我看不到的话,我哪能知道您这么辛苦呢。”

  陶二大爷呵呵笑着,继续去忙他的去了。

  齐年看着陶二大爷忙碌的身影突然联想到,这不就是《悉达多》里的那个船夫吗?

  陶二大爷每天做的就是把岛上的人运到县里去,再把县里的人带到岛上来。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无论你是忙着抵岛还是忙着离岛,陶二大爷都是笑脸相迎,来者不拒。

  而坐在这个开得极其慢的船上,就像坐在了岁月的河流里。当你认为它开得太快时,却怎么也抵达不了对岸;当你觉得它开得太慢时,船夫却提醒你该下船了。

  陶二大爷每天都在渡人,同时也在渡他自己。

  坐陶二大爷的船很无聊。每次齐年都要找点儿什么事情来打发两个小时的冗长时间,但今天齐年却饶有兴趣地观察这个渡人渡己的船夫。

  除了生了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外,他的一生还有什么精彩之处呢?

  下船的时候,齐年又问:“二大爷,您每天这样起早贪黑的干,不累吗?”

  “累不累我已经不知道了,这么些年都习惯了。”

  其实,齐年也能感受得到,陶二大爷其实是快乐的。

  只有在他的船上,这个陶二大爷才能成为一切的主宰。

  正是在他的船上,这个陶二大爷才有爆棚的自信与从容。

  尽管累,可是他是快乐的。

  他的侄子陶进不是曾说过——累!但是很快乐!快乐的时候还怕累吗?

  自从接手黄鱼嘴网点以来,比在寸岛的时候可累多了。糟心事也比寸岛多多了。齐年真想再问陶进一次:做快递,你快乐吗?

  下了船坐公交到了黄鱼嘴。齐年惊讶地发现陶进竟然早就到网点了。

  “阿进,你不是在养伤的吗?怎么一大早就跑到网点来?”

  “在家呆着也没劲,就来看看。”

  看到陶进盯着快递员干活的认真劲儿。齐年不打算问他那个“做快递快不快乐”的问题了。

  据说老外喜欢问人快不快乐。其实,很多事情并不是为了快乐才去做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