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帝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往事

帝组 白衣绝城 3184 2019.03.16 14:40

  “你先在这里住几天吧,把这一阵的风头避过去,这是帝组一个秘密据点,很安全,”凌青云伸手指了指另一边的房门:“里屋里有电脑,没事干的时候可以玩玩,到了饭点我会给你送饭。”

  “知道了。”赵惊云点头。

  “那就这样吧,你休息吧,若风,我们走。”凌青云冲着陈若风一招手,后者站起身跟上。

  “队长,我能问你个事儿吗?”赵惊云猛地想起了什么。

  凌青云已经打开了门,正要出去,听到这句话后停了下来:“啥事?”

  “刚才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这个问题从赵惊云被救出来的时候就有了,他刚刚被围死在巷子中,凌青云就出现了,这也太巧了。只不过之前加入帝组才是首要的事,这个疑惑就被他压在心里,现在尘埃落定,他才问了出来。

  凌青云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你觉得呢?”

  赵惊云先是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也不由苦笑:“我懂了。”

  “还不笨,走了。”凌青云没有多说,走了出去,随手把门关上。

  赵惊云看了一眼胳膊上的绷带,摇了摇头:“我啥时候变得这么笨了,我一去队长就走了,哪有这么巧的事,而且我这个以追踪出名的人,居然没发现身后有人跟着。”

  自嘲了一下,赵惊云不再考虑这个问题,直接躺到床上,闭上眼睛,折腾到现在,还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此时闲下来,无尽的疲倦涌上心头,没多久,房间里便响起了呼噜声。

  外面的马路上,凌青云和陈若风靠着车子,没急着开车回去。

  “若风,你觉得他有问题吗?”

  陈若风沉吟了一会,缓缓说道:“你们谈话的时候我一直在观察他的眼睛,人的眼睛是不会说谎的,他的眼神从来没变过,我觉得,应该没问题。”

  凌青云点点头:“我的感觉也差不多,而且,我相信血月的人。”

  “诶,队长,你真在血月待过?”

  “我骗你干嘛,其实我本来是被选进血月的,谁知道加入的第一天晚上,我就被告知要调往帝组,所以无双这个人,也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无双’,除了血月的队长,血月中没有人知道无双去了哪,更不知道无双就是我。”

  “这样啊,没想到队长你还有这样一个故事。”

  “行了,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现在是帝殇,以后也是,走,上车。”凌青云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好嘞,队长你打算请我吃什么?”

  “馒头配大馍。”

  “队长你不厚道!”

  “哈哈……”

  车辆消失在远方,但天空中,似乎还回荡着两人的笑声。

  东岭。

  苍鹰双手插在口袋里,眼中尽是迷茫,漫无目的地游荡在街道上,如同一个没有灵魂的人,和来来往往的行人显得格格不入,不时有路人经过时带着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这个奇怪的人。

  苍鹰的心中有些苦涩,他刚从天行路36号过来,现在那里已经变成了一家大型商场,哪还有一丁点住宅区的痕迹。苍鹰站在偌大的广场上,像一个年幼无知的孩子,有些不知所措,他没有记起任何事情,连一个片段都没有!

  九年了,九年的时间,能改变太多的事情,萧玲珑口中的“家”也在这九年里消失在尘埃中,也许再过九年,这家大型超市也会被别的建筑代替。

  苍鹰有些犹豫,他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去那个启明游乐园看看,如果到了那里依然想不起来呢?是不是意味着自己永远找不回过去的记忆了呢?与其如此,何不就此离开,将那个地方留作希望是不是更好呢?

  他的内心在挣扎。

  “小伙子,看报吗?”一个苍老的声音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苍鹰向右边望去,只见自己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报亭前,卖报的是个老人,穿着朴素,却很整洁,刚才就是他喊的。

  这年头网络很发达,想要了解最新的消息,手机一搜就能办到,像眼前的这种传统的报亭,苍鹰已经很久没见过了,没想到在今天遇上。

  想到自己反正无事可做,苍鹰也就没有拒绝,走上前去。

  “大爷,还卖报呢!”苍鹰随手拿起一份报纸,和老人搭话。

  “年纪大了,待在家里闷得很,就寻思着卖点报纸打发时间。”老人乐呵呵地应道。

  “大爷心态真好,报纸好卖吗?”

  “不行啰,早些年生意倒还行,现在你看看,哪还有人来看报,”提起这事,老人显得有些落寞:“过些日子我也打算不干了,只不过这亭子待得久了,有些舍不得。”

  早些年?

  苍鹰心中一动:“您在这里卖了多久报纸了?”

  “十年啰。”

  十年!

  苍鹰心中一阵狂喜,表明上却没表现出来,继续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

  “对了,大爷,我听说九年前那边发生了一场火灾,好像还烧掉了半栋楼,你记得吗?”苍鹰伸手指向来时的方向。

  “那么大的火,怎么可能不记得,消防车来的时候我还在远处看着呢!”老人陷入了回忆:“那场火是真的大,不过说烧掉半栋楼也过分了,也就着火的那一层被烧毁了,消防员费了半天功夫才把火扑灭,可惜那一家子,没一个逃出来。”

  “这么惨。”苍鹰顺着老人的话讲,想听听有没有下文。

  这时候,老人突然压低声音:“你把耳朵贴过来。”

  苍鹰配合地俯下身子,老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跟你说个事,你别说出去,我听别人私下说那场火的起因并不是对外宣布说的燃气爆炸,而是那一家子得罪了黑道的人!被杀了之后焚尸灭迹!”

  苍鹰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张口欲言,老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制止了他。

  苍鹰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人啊,还是趁活着把想做的都做了,免得哪天像那一家子一样,想做都做不了了。”老人只是单纯的感叹,却在苍鹰心中犹如一道炸雷般响起。

  他不动声色地收起报纸:“谢谢您告诉我这些,我还有点事,就不多待了,这报纸多少钱?”

  老人此时正背过身收拾东西,右手摆了摆:“就一份报纸,送你了,我看你这孩子顺眼。”

  “那就谢谢您嘞。”苍鹰笑着应道,趁着老人还没转过身,在窗台上放上五百块钱,快步离去。

  过了一会,老人收拾好东西,一转身看到窗台上的钱,赶忙从窗口探出脑袋张望。

  只是人群之中那还能找到苍鹰的身影,老人望着手中的钱,摇摇头:“这孩子,真是……。”

  苍鹰几乎是跑着来到启明游乐园门口的,老人的话终于帮他下定了决心:无论这里能不能帮助他恢复记忆,他都要来,只为以后不后悔!

  尽管经过了九年的风吹雨打,这所游乐园依然矗立在这里,前来游玩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花三十块钱买了门票,苍鹰走了进去,漫步在小路上,他能够感受到空气中都充满了欢乐的旋律。

  当年自己就是带着萧玲珑来这里玩吗?

  他努力地回忆,想找到一点记忆碎片,可脑海中除了空白,就没有别的东西。

  “终究还是失败了啊。”苍鹰心中感叹,不过倒也没有太多的失落,至少自己已经努力了,结局的遗憾,不是他能决定的。

  没有继续走,他知道再走下去也没多大意义,干脆来到广场,躺在草坪上,准备休息一会就离开。

  天空一碧如洗,微风拂过脸颊,很舒适。

  苍鹰感到天地间好像只剩下自己了,心境竟是出奇地平静。

  “大哥哥,你能帮我和哥哥照张相吗?”耳边响起一个空灵的声音。

  睁开眼,只见一个扎着一对马尾辫的小女孩正低着头望着自己,小手中捧着一个手机,胖乎乎的小脸上显露出和陌生人说话的紧张,清澈的眼睛却充满着期望。

  “没问题。”苍鹰笑着答应,麻利地站起身,接过手机。

  “麻烦兄弟了,”小女孩的哥哥走上前来解释:“我妹妹胆子小,所以借拍照这个机会,想让她学着和别人交流。”

  “没事,小事情。”苍鹰笑着表示理解,谁能想到,这会是那个战场上冷血无情的杀手。

  等到两人在远处站好,苍鹰半蹲在地上:“小妹妹,笑得开心点!对,就这样!”

  “咔!”

  “咔!”

  ……

  一连拍了几张照片,苍鹰走过去把手机还给小女孩的哥哥,小女孩这时也不再那么拘束,认真地看完照片,开心地笑了起来,露出两个小酒窝,对着苍鹰说道:“谢谢大哥哥!”

  “不客气!”

  看着小女孩和他哥哥手拉手走远的身影,苍鹰有些出神,忽然脑海中仿佛有一道闸门被打开,无数的记忆碎片浮现出来。

  “行歌,这是你妹妹玲珑,你以后要保护好她哦!”

  “我也有妹妹了!爸,你放心吧,有我在,谁也伤害不到她。”

  ……

  “哥,我想吃冰淇淋!”

  “走,哥给你买去。”

  “我还想玩摩天轮!”

  “没问题,我们先去买冰淇淋,然后再去玩摩天轮,好不好?”

  “好!”

  ……

  “玲珑,你在这里待着,不要乱跑,不要出声,我去把那些人引开,过会我会来接你。”

  “哥,我怕。”

  “玲珑不怕,哥哥很快就回来,听话,乖。”

  ……

  良久,苍鹰睁开眼,脸上挂着两行泪痕:“我想起来了!我全想起来了!我不叫苍鹰,我叫——萧行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