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形意通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一章 夜访公主

形意通天 上林春 2088 2020.02.27 00:01

  清晨,两锅干锅蟾蜍端上了桌子,几人先吃了炼气期的,再吃筑基期,虽然味道没有区别,却是更加鲜香了,尤其是那滚滚的精力,每吃一口都要调息小片刻。

  当然了,小黄是不需要的,别看她个头小,吃什么都行。

  “哎唷!”

  阿亮突然怪叫一声,刹那间面色惨白,额头布满了豆大的汗珠。

  “亮哥,你怎么了?”

  阿信不解的问道。

  “我……浑身都不舒服,好象是病了。”

  阿亮艰难的吐出几个字。

  “哦~~我明白了!”

  阿柴哈哈一笑:“亮哥是想必是劫数来了吧,还真是没口福啊!”

  顿时,众人的神色精彩之极。

  想想也真是这么回事。

  “哎唷!”

  阿亮悲呼一声,满脸懊恼之色,鼻涕眼泪都出来了。

  “亮哥,对不住了,我们抬你回屋休息吧。”

  阿柴和吴战嘿嘿一笑,不由分说的把阿亮抬了起来,向里屋走去,阿亮还强忍着病痛,依依不舍的回头看向那一大锅干锅蟾蜍。

  “行了,你安心渡劫吧,筑基期的灵兽将来还会有的。”

  杨肆挥了挥手。

  阿亮眼里的神光这才黯淡下去。

  ……

  因阿亮开始渡劫,吃过之后,杨肆也不急着走,给阿亮作了个彻底的检查,交待众人渡劫的要点,尤其是阿亮体貌特征的变化更是要精确记录,毕竟他们不是寻常人,是介于正常人类与兽人之间。

  与此同时!

  “阿姊,碧蟾宗的魏长天昨晚死了!”

  刘楚薇难掩振奋,向山阴公主道。

  “嗯~~”

  山阴公主点了点头:“我也知道了此事,从碧蟾宗传来的消息,魏长天的命牌已经破碎,随同魏长风一起去的魏无恨与魏无波也同时身陨。”

  “碧蟾宗这次脸丢大了,他们准备怎么办?是再派出数名筑基,还是直接出动金丹老祖?”

  刘楚薇急忙问道。

  “这……”

  山阴公主沉吟道:“碧蟾宗的筑基也就十来个,死一个魏长天,已经是损失惨重了,我认为在没有搞清楚杨公子的手段之前,碧蟾宗不会再拿筑基的命去冒险,多半会直接出动金丹真人。”

  “啊?那杨公子岂不是危险了?他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是金丹真人的对手吧?”

  刘楚薇掩嘴惊呼。

  山阴公主叹了口气:“那有什么办法呢,再是天才,都不能越两阶对敌,不过杨公子也并非全无生机,据我所知,碧蟾宗那老不死的气血两衰,轻易不会出面的,而掌教金丹魏明仁真人正在炼制一炉丹药,怕是没有半个月不会出关,因此杨公子如若肯暂时避一避的话,还是有可能的。”

  “嗯?”

  刘楚薇眼前一亮道:“阿姊,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和杨公子说!”

  “不行,你不能去,要是被碧蟾宗发现了,我也保不了你。”

  山阴公主连忙拦住,便道:“我会找人给杨公子送封信,你就在宫里呆着好了。”

  “噢!”

  刘楚薇撇了撇嘴。

  齐王府!

  “世子,魏长天死了,昨夜死的!”

  王公公躬身施礼。

  “哦?杨肆那么有能耐?魏长天是筑基中期,我虽然不怕他,但要杀死也绝非三两招之事,他是怎么死的?”

  世子惊讶的问道。

  “这……”

  王公公迟疑道:“是从碧蟾宗传来的消息,魏长天的命牌破碎啦,随后老奴又赶去杨公子的宅子附近观察,他家里已经人去楼空,后来在清溪对面发现有打斗的痕迹,但并不激烈,由此可有两个推测,一是魏长天被瞬杀,二是被杨公子引到别处杀死,到底是哪一种,暂时还不能确定。”

  “嗯~~”

  世子沉吟道:“崇真观可准备好了?”

  王公公道:“崇真观大师姐于今早传讯,她将与掌教寒蕊真人稍后进驻建康。”

  “我知道了,你下去罢!”

  世子挥了挥手。

  “是,老奴告退!”

  王公公施了一礼,转身离去。

  而杨肆在交待过渡劫要点之后,不敢多留,稍作乔装打扮,就离了药铺,回到了自己的宅子。

  大约正午时分,突然一个石子被扔进了院子,杨肆用神识一扫,一个藏头露尾的汉子匆匆离去,想了想,他没去追,而是捡起了石子。

  石子上包裹着一张绢帛,打开一看,有一行素雅的小字:碧蟾宗金丹忙于炼丹,约半个月后会下山,赶紧速离。

  “嗯?”

  杨肆眉头一皱,会是谁送来的消息?

  这明显是为自己好,暗中通风报信,还是个女人。

  他第一个就排除了萧朝凤,这倒不是他对萧朝凤有什么看法,而是萧朝凤的心里藏不得事,没有心机,不过来的唯一原因就是被世子控制了。

  那么,只剩下刘楚薇和山阴公主,想到这,杨肆心中一动,一道火焰打出,把绢帛焚为灰烬,又吞服两颗丹药,调息起来。

  这一两日,接连吸收了三个炼气与一个筑基的十分之一性灵和精神力,又有青芽丹辅助修炼,再加上刚刚吃的筑基期蟾蜍,杨肆的修为稳步推进,他觉得再有个十天半月,应该能突破炼气三层,晋入炼气中期。

  渐渐地,天色黑了,杨肆悄然潜出,从水路入宫,摸进了山阴公主的寝宫。

  “谁?”

  山阴公主的警惕性还是很高的,杨肆刚一发出动静,立刻就看了过来,满脸煞气毫不掩饰。

  杨肆却是有些移不开眼,山阴公主明显是刚刚沐浴过,湿潞潞的秀发贴着脸颊,美艳中带上了几分俏丽,身上仅穿着件月白中衣,哪怕不刻意运功去看,都能看到那一抹抹胸。

  “原来是杨公子!”

  山阴公主微微一笑,站了起来,顺手披了件外套在身上。

  “深夜冒昧前来,还请公主见谅!”

  杨肆尴尬的拱了拱手。

  山阴公主咯咯一笑:“妾倒说是谁呢,竟能不知不觉的潜入妾的寝宫,原来是杨公子,那张绢帛想必已经看到了吧?”

  杨肆肃容道:“正是特来感谢。”

  “哎~~”

  山阴公主叹了口气:“碧蟾宗势大,妾能做的只有这些了,楚薇也是被妾关在了家里,还请杨公子体谅妾的难处,如果杨公子愿离开建康的话,妾应该可以提供些便利。”

  杨肆不置可否道:“杨某冒昧前来,是想向公主询问碧蟾宗的山门所在,以及宗内的详细情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