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狼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双凤之争5

凤狼斗 危余 2171 2019.11.23 13:05

  “你会说南魏话怎么不早说?!”

  他把我的链子还给我,“你没有问我。”

  丹田之内血气上涌,我差点吐血而亡,“你怎么会……算了,正事要紧……你和我走一趟。”

  “不去。”他干脆利落拒绝。

  “我们有很多钱。”我担心他是因为我们没有诊金。

  “嗯。”他又低头择药草。

  “拜托你了!拜托……嗯?行不行?”

  他抬头看着我,琥珀色的眼瞳蓄了海子一样清澈,“不去。”

  “为什么啊,你说你想要什么,我们都有。”我就差给他跪下了。

  “因为,我不是医官。”他慢慢悠悠说,一句话拆分成了两段。

  “你逗我玩呢?怎么不早说?”我笑着问他,其实我当时强忍住想要把那堆草药倒进他嘴里的冲动。

  “你没问我。”他说。

  “我……我……”我向他伸出大拇指,“您有理,能告诉我这里的医官去了哪里吗?”

  “喝酒。”

  这人可真是寡言少语,可我怎么觉得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在戏耍我。

  “要多久才会回来?”

  “嗯,回来了。”他说。

  “回来了?”我刚说完没多久,外面就传来马蹄声。

  “真的回来了。”我惊讶。这人的耳力不一般。

  他们用失韦话说了一会儿,那个黝黑的汉子提着药箱醉醺醺拉着我走,我回头窥那个男子,他又坐下择他的药草,再也不看我一眼,我眼角的余光瞥见他择草药的那只手,手掌上有个很深的牙印。

  该不会就是这么巧合,救了我的人就是他吧?他也没说,说不准是没有认出我,天那么黑,再说我浑身沾满了狼血也看不见脸。

  可如果真的是他,那我刚才还对他那么失礼岂不是很过分。

  我和失韦医官来到殿下的帐包,即墨缈回来的比我早,她和祝冬在一边烧水,祝冬把干净的帕子搭在水盆边。

  “我找回来了。”邀功一样对即墨缈和祝冬说。

  祝冬不屑,“即墨缈也请了萨满法师过来看病。”

  我说,“请都请过来了,还是让他也给公主看看吧。”

  祝冬把我拉到旁边说:“是中毒。”

  公主并没有吃什么不干净的食物,“侍女带来的食物,在出发前就已经让御医检查了一遍。”我说。

  “谁知道她是怎么中毒的呢?”

  我们两个也听不懂即墨缈和医官的话,只好在帷帐后把开水晾凉准备给公主擦身子。

  铜盘里的水还腾腾冒热气,我蹲在地上被热气一熏,脑子里浆糊一般,这疹子有些像陈美人刚生病时身上起的红疹,再往后红疹就会长在一起变成脓包。

  我有些恐惧,走上前拉开帘子看殿下,那疹子果然有几处成了脓包,医官也看诊完毕,我问即墨缈,“他也说是中毒?”

  即墨缈轻轻点头。

  我更加迷惑,“帮我问问医官这疹子传染人否?”

  我越看这病越像陈美人的病,症状也像,我怕得发抖,心里面什么念头都一股脑跑了出来。

  祝冬见我不对劲,“你怎么唇色都泛白了,不用怕,萨满法师说这个不传染,你别看疹子都连到一起成了脓包,用乌木和桔梗烧成灰,再伴着干净的水擦洗三日便可。”

  她说不传染,可是御医说这脓包传染人很厉害,连大妃都封锁了陈美人的宫殿不许外人进。

  御医还说必须切开脓包用烈酒和井水冲洗,萨满法师说,只要用乌木和桔梗就能治好,这不可能。

  接下来的几天殿下还是没有清醒,我们三个轮流帮她擦洗身子,拿了乌木和桔梗烧灰拌水给她用,其间有一天她睁开眼睛问了我们一回这是在哪里,后面即墨缈又伺候她睡下了。

  她果然一天天好起来,身上的疹子脓包都渐渐消失,可我看着她睡着的样子,想起宫里的人,惧怕十分,如果她真的和她母亲得了同一种病,那陈美人也就是中了毒。

  一个御医不知道也就罢了,整个御医房也看不出这确实很奇怪,除非,有人让他们不许诊治好陈美人。

  我一开始觉得是大妃,后来思索应该不是她,她的地位已经很高,陈美人这几年也没有前些年的势头足,加上她也没有皇子,根本就不会对大妃有威胁。

  难道是新进宫的那些美人,陈美人平日放肆惯了,得罪了这些年轻气盛的新人也有可能,想了很久,我还是不能确定谁是凶手,又暗自怀疑是自己的疑心作祟。

  即墨缈拍拍我的头说,“夜深了,进去睡吧,明天会是一个好天气。”

  我看着她欲言又止,还是没有把这些糟心事向她倾诉,她比我聪明,少许时日必能看出其中利害,但我不愿让她知道这些龌龊。

  母亲告诉我千千万万次,在宫里能活下来的都是笼子里有本事的女人,耐得住寂寞,受得起委屈,忍得住折辱。

  晚上睡觉,我们就睡在殿下床边的壁毯,这壁毯不是羊毛毡子,我翻身几下老觉得扎人,祝冬也没睡着,见我睁眼,她推推我的肩膀问我白天那个男子。

  “她不是跟你一起来的吗?”我说。

  那个人抱着殿下,当时身后就跟着祝冬,我以为祝冬早就见过那个人的真颜。

  “才不是。”她告诉我,“他一直遮脸,除了那双眼睛,我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再说了,乍一看那双眼睛也没觉得有哪里动人,可那眉眼鼻子合在一起,惊为天人!”

  她说的正中我下怀,“真好看的仙人,我以后要写书生娇小姐的故事,就把他的脸往里面套。”

  我的脚碰碰她的腿问:“祝冬,你多大?”

  “十五。”

  “可以许人家了。”我打趣她说。

  “你呢?”她不再唤我温虞翁主,我们初识那会儿,也就是几个月前出发,她一口一个温虞翁主,叫的我都找不到北,后来我才明白人家是特意和我一个没有背景的翁主划清界限。

  “我啊?十三,再过两个月就满了十四。”

  我又问即墨缈,“你呢?”

  “十六。”

  我也看出来她身格有几分窈窕,再过一两年就是大姑娘了。

  “骄是傲气的意思吗?”祝冬忽然问我。

  “是茂盛繁密,生气四溢。”我说。

  “我是合宜殿元氏的孩子。”我又告诉她们说。

  “就是那个南魏沼泽地里出来的小妃?”祝冬直率问。

  她又急忙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我听府里的老人说陛下不待见外族人。”

  我没有否认,陛下确实不很喜欢我们这一家子,“你呢,在府里怎么样?”

  我有点担心触了她的霉头,冲撞了她,刚开口就后悔不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