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狼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凤狼斗

危余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11.16上架
  • 17.79

    连载(字)

51位书友共同开启《凤狼斗》的古代言情之旅

见习书友20191212141530892 见习我要养猫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公主出嫁

凤狼斗 危余 3057 2019.11.16 19:18

  听说东胡西面大旱,几十里地都寻不到一处水源,我们一行人便中途更改了路线,从东胡东面进入,过其境去往北俅,不,现在应该改口说北齐,新君公羊氏横熙三年继位,次年便改了国号。

  我们避开了大旱,避开了龟裂的土地和已经干涸的取水地,可是万万没有料到我们会碰见狼,而且是成群结队的草原狼。

  东胡东部大部分地区依然青草漫漫,初初踏上草原,领路的北齐将军孙登澜松了一口气,从这条路走会比原始路线快两个半月到达北齐国都雨鉴。

  其实殿下没有责怪过孙将军的判断失误,毕竟谁也没有想到东胡会在公主出嫁这一年半国旱灾,孙将军对公主殿下早晚先请罪,再请安,口口声声说误了进国都的良辰,我知道,其实公主殿下根本不在意良辰不良辰,她心里挂念的是她生母陈氏。

  我们离开良渚的前一晚她还托我去看看她母亲,她自然是不能亲自去了,要和亲的公主,绝对不能让人过了病气,即使这人是她母亲。

  我去看陈美人的那晚,她身上起了无数脓包,就像小时候我在琅琊殿后面的池子里看见的癞蛤蟆,听说这种脓包会传染人。

  太医用尽了方法,每晚都把新生的脓包切开,用干净的露水为她清洗伤口,但次日又会长出无数的脓包,我回去后不敢和公主殿下实说,只是说了她母亲尚在休息,我看了一眼便被掌事宫女带出。

  回了母亲的寝宫我才把话拖出,母亲放下手里的活计,又仿若没有听见我刚才的话,良久地望向窗外的一棵松树,后来她说,“活不久了,又能怎么办呢?”

  我那时候还小,听不出母亲的话外音,只觉得她眼里好像含了眼泪,她一回头我才知道自己看错了,母亲并没有为陈美人哭泣。

  她也犯不着为陈美人难过,南魏七姬中,地位最低的就是我生母元氏,她吃的苦比这个陈美人多得多,但是她就从来没有叫喊过一声,哪像那个陈美人,刀子刚被太医烧好拿到她面前还没开始动刀子,她就叫的不像人样,喊着让陛下过来瞧瞧她。

  陛下不来,她挥手就打碎了一对双色釉白胎长颈陶瓶,碎片落在我脚边,宫人以为吓着我了,其实我那惊讶的一瞬是心疼,心疼满地的瓷片,我母亲最喜欢收集白胎陶器,可惜南魏少白瓷,仅有的一些上供给皇室后,也被陛下给了大妃和其他几位受宠的美人良人。

  我本来也应该跟着兄弟姐妹一起喊陛下为父王,但是大妃不许,我母亲是南魏西边一个小部族的贡女,和进贡过来的那些白瓷没什么两样,至少在他们眼里是。

  母亲的地位低微也影响了我和哥哥,我十一岁才得到翁主的封号,而我的姐姐妹妹中,都是一出生就有了那些。

  大妃的女儿三岁就封了静儒公主,这无可厚非,她本就是嫡公主,陈美人年轻时极其受宠,她的女孩生下来也是个美人坯子,陛下常常把她抱在膝盖上喂她吃饭,陈美人善于音律,三步内便可起舞,我母亲说陈美人一双玉足,足尖生花,后来陛下给陈美人的孩子取名问音,此音天上来,问人间哪得?

  我以为,除去大公主,他最喜爱的便是这个问音的三公主。

  毕竟,我们一同学习宫规的时日,顶瓶扶书,陛下看了一回就不许嬷嬷们再“虐待”三公主,三公主在七岁的时候也被陛下封为公主,亲自拟了封号,景律公主。

  我和小七小九就在三公主旁边站在,同样在太阳底下满头大汗,他从来不管不顾,只会用袖子盖住三公主的眼睛,唯独怕太阳烧了景律公主的明眸。

  我母亲是陛下的第五个小妃,我在陛下的女儿中排名第五,我哥哥在皇子中排名第五,母亲有时候会笑,我们娘仨儿和五都杠上了。

  景律公主一直都是最受宠的,谁也想不到陛下竟然会让她去北齐和亲,圣旨颁布的那一天,宫里的人无不惊讶。

  北齐虽富庶,但离家数千里,嫁出去再想有生之年回来一趟,可就是没有门路的事了。

  陈美人很巧合地在圣旨下来的后一天病倒了,准备出嫁的几个月里,景律公主有大半的时间都在照顾她母亲。

  我很喜欢景律公主,从小到大一直没有变过,陈美人病了后大妃立刻封锁了她的司如宫,其实,她不封锁也没有人去看望陈美人,历来蛮横霸道的娇人病倒,不知合了多少人的心意,只有我母亲,让我去偷偷看望她,我不喜欢陈美人,但是我喜欢景律公主,所以我很痛快的答应了母亲。

  这只是个开始,母亲不止让我去看望她,后来还会让我捎带着许多枣泥丸子给陈美人,每一次都是景律公主收着,我想,陈美人还没有落魄到吃不起枣泥丸子的份上吧,可是母亲坚持要我送,就这样,我和景律慢慢开始说起话。

  以前她是梧桐树梢的凤凰鸟,和我八竿子打不着,自从她母亲病了,她也不再是树梢上的神鸟,只能下了凡间和我一起玩。

  景律会读很多诗,她可以和其他几个公主一起进尊德堂和修老先生学习,修老先生是陛下从前的老师。

  后来陛下成了陛下,又下令让他教授皇子和公主的学业,我没有这个荣幸和她们一起,远远听着尊德堂里传出来的读书声,我整整一天都很难过。

  母亲安慰我说,一种人有一种人的活法,可我就是难过,为什么我想要的别人毫不费力就能拿到,而我却连努力的机会也没有。

  景律不受宠了,我心里隐隐约约有点开心,这样她以后就能和我一直玩,告诉母亲这话以后,母亲反手给我一个耳光,打得我耳鸣不止。

  她说,我何时教过你幸灾乐祸!我想和她说,我没有幸灾乐祸,我只是,只是想和她一起斗草,打蛐蛐,纳凉,吃甜瓜。我是很喜欢这个姐姐的。

  母亲确实教了我很多东西,首先教我的就是把别人的话放在心上,她以自己为榜样教我。

  每一次我和她说的话,不论好的坏的,她都会放在心上,例如我说,我多想和景律公主她们一起去尊德堂啊,她会让哥哥在放课后早早回来,晚上教我今天上课学了什么,就这样我知道了南魏的百将,诸国的风情,贯穿几国之间的大江大河……

  陛下有时候会封功臣的孩子为翁主,这些功臣大多会给女儿寻找学师,从小教授诗文史籍,认字更是不在话下。

  我一个陛下的孩子,认字竟也找不到一个像样的老师,幸好我哥哥很耐心,白天学的东西,晚上都会慢慢教授我,不然——不然我就读不懂宫外的话本子、异闻录、野艳集……

  哥哥说,我读书读得这样杂这样囫囵,迟早会吃了大亏,他没有告诉母亲我读的那些不像样的书,本来我是很感谢他的,但是他这样一说我,我就把嘴里的话都咽下去了。

  陛下让景律公主挑喜媩,她挑了我,这在我意料之中,我得把她送到北齐再和剩下的陪亲队伍返回南魏。

  陛下看了我几眼,似乎认不出我是谁,我十三岁了,可这南魏皇宫这样大,十三年里,和他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他来见我母亲的次数也是极少。

  南魏人信奉血统和上九乾神,原本的七国,大邹、后魏、北俅、离耳、伯虑、雕题、东胡,都是上九乾神的信徒,后来大邹灭后魏,几十年后离耳又生吞后魏建立南魏。

  无论国灭与否,这些新国的君王始终看重七国的血统,即使他的后妃是亡国公主,只要她是前朝正儿八经的后裔,她就配得上任何姬妃的称号,反观其他小部落,哪怕在战场上为王室肝脑涂地,一句血统不纯,进贡的女子也只能成为小妃中的侧室,我母亲就是这样的尴尬境地。

  我怕陛下认不出我,先自报家门说:“陛下多安,小女是元氏之女,骄,今年十……”

  他出口打断,“罢了,罢了,你要她也随你,只是到了雨鉴万不可放肆,不可忘记你的身份。”他对景律公主说。

  我也是他的女儿,可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不想听我说完。

  “既要跟随公主,衫帽衣服皆要备好,路中坎坷,不可让公主受冻。”这话却是对我说。

  我错了,本来以为景律已经和我一样,陛下不再宠爱她,来到他面前我才知道,他心里还是在乎这个女儿,我也是他的女儿,在他眼中,却只是个普通宫人。

  我低着头把委屈给藏住,母亲在这样的宫中不知为我和哥哥吞了多少委屈,我不能给她丢脸,“是,小女明白。”

  后来我从景律那里出来,听见景律和陛下说,骄儿是五翁主,陛下说了什么我没有听清,但总归不会说到我身上,他最是看不起我母亲的出身,我哥哥是男子,他说不定会抬起眼看一次,可我和母亲一样,只是女子,微不足道的女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