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狼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爱即命门4

凤狼斗 危余 2237 2019.11.27 18:43

  草原星子漫天,我坐在门口等着她们装扮好,路过我们帐包前的一个骑马男子俯视我,“你们就是南魏人?”

  他的南魏话说的并不好,头发剃得只剩下中间一团,面对这个滑稽的失韦人我好不容易才忍住嘲笑,那头上一撮头发莫名让我想到合宜殿宫人手上的鸡毛掸子。

  “是,您是?”

  “光阿尕平。”

  “什么?”我也听不懂他的失韦话,这人说话有些大舌头。

  祝冬跑出来叫我,“骄骄,看见我的青褐色腰封吗?”

  “你叫什么?”他用马鞭子指着祝冬问,那双褐色的眼睛被我们帐包前的鹿皮灯照得闪闪发光,看向祝冬的眼睛里多了一些玩味。

  祝冬不搭理这人,“昨天你不是说给我放在箱子里吗?”

  我记起来,“在后面一个黑木箱子里。”

  祝冬掀开帘子又走进去看也不看这人,他的眼睛跟着她的背影闯进我们帐包,我挡住他的视线,“姑娘们在换衣,您不该停在这里。”

  他的马鞭子抵住我的肩膀,“小姑娘,说话不许直视我的眼睛。”

  博端格说过,草原人只有在看奴隶的时候才不许他们看自己的眼睛,这个自大的混蛋把我归为奴隶一栏。

  我往后退几步,谁稀罕看他的眼睛,博端格的琥珀色眼睛更好看,我听闻雕题有人是碧绿色的眼瞳,笑起来湖水一样泛着碧波,相比他们东胡人的眼睛更甚许多。

  “骄骄,进来。”殿下唤我。

  “恕不奉陪。”我做了一个南魏礼。

  火堆边有许多失韦的女孩子在跳舞,我看见她们丰润的上围在火光中像成熟的果子,一问才知道她们中最大的只有十七岁,最小的是那个叫兰达的小姑娘才十三岁,他们失韦人十二岁就能许配人家,我十二岁的时候初潮还没有来。

  那几个十五六岁的女孩拉起殿下和即墨缈同他们一起跳舞,我觉得失韦人真失礼,我们南魏的公主来到这里,他们的莫和多竟然从来没有召见过殿下。

  可当我见到她们朴素的民风,隐隐认为这种部落行道才是大道治理,没有条条框框繁琐的规矩,在南魏都城良渚,茶肆里的私话也要顾着官差的耳朵。

  在失韦,下夜看羊羔的女人都能调侃几句莫和多,她帮我取羊奶的间隙调笑说莫和多的夫人晚上像狼,这才使得莫和多气色越发不济,说完一大堆人都笑了,我从没听过女子直勾勾地说人家的房事,顿时羞耻得想要钻进羊圈里。

  我也跟着他们一起跳舞,背后有人叫我的名字,“即墨骄。”

  “你也在?”我问博端格。

  他和他的朋友们一起跳舞,这里人太多,我到现在才发现他们,男男女女挎着胳膊来回斗舞,我看得起劲,“那是什么舞?”

  祝冬拉住我的胳膊,“别总是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扫兴,一起来跳舞。”

  疯狂跳了约莫一个时辰,我们这边的人坐下来略微休息,忽然人群里有人问:“你们南魏没有这样的舞吧?”

  我正想反驳我们南魏有落花舞、寒碧孤烟、斗百花、柳腰轻……

  殿下按住我的手说:“我们一行人住进部落已有些时日,托诸位关照。”

  “别说那些冠冕堂皇的,来斗舞啊!”兰达说,“我们部落的女孩没有一个不会跳舞。”

  殿下红了脸,她是一国公主,自然不愿意放下身段为这些人献舞,即墨缈接过话说:“我们南魏的舞和你们这里的舞不同。”

  “你说说有何不同?”

  “南魏的舞讲究的是韵和神,你们这里跳的是速与力。”即墨缈说。

  她从地上坐起,把外衫丢给我,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即墨缈起舞,心里期待极了,我知道景律公主同她母亲一样善舞,也见过她一舞逐花落的姿态,所以并不在意她是不是愿意跳舞,像即墨缈这样的人,会跳什么舞才更让人好奇。

  她踱步到众人眼前,“只是你们的马头琴奏不出南魏的嬉平调。”

  正说着,一人吹箫而出,兰达笑道:“乘歌来了。”

  姑娘们兴奋地叫嚷,祝冬昨个晚上还和我说,只有南魏北齐这样的地方才偏爱阴柔男子,像失韦、乌丸部族,人们只喜爱马背上健硕的男子,那才是真男人。

  “我来伴奏如何?”雨师乘歌朗声问。

  “嬉平调下节雪肃,能奏出否?”即墨缈问他。

  “是白舞?”

  “正是。”

  他们两个说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博端格见我疑惑便解释,“这是南魏的民间舞,包括春白、夏白、秋白——”

  “停!反正也听不懂。”我匆匆打断他。

  “你真的是南魏人吗?”他不解。

  我说,“我只见过南魏宫廷舞。”

  祝冬笑着问我,“你看,雨师乘歌和缈姐姐是不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

  我承认,这两人完全不是同我们一样的俗人,我念叨博端格说的那句诗,“回眸转袖暗催弦……”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我问他。

  他仗着自己高,按着我的头让我看,“开始了。”

  雨师乘歌长萧一横,四下皆静,如鹰鸟长鸣。

  即墨缈跪坐之姿,一声萧鸣,弯腰恰似锦鲤挥翅拨开水花,这便开始了。

  草原上风声应和萧声,我从没听过这样悲凄的乐声,他闭了眼,萧声波浪一般涌来,我素来不喜这种哀鸣之声,听得我心里发毛。七八岁撞见宫里的都良人病死,宫人就为她奏萧送行。

  妙舞神曲,两人合作得十分默契,一舞结束,在场的失韦人无不赞叹,我回头问祝冬,“殿下呢?”

  “说是身子不适,又回去歇着了。”

  即墨缈出了风头,殿下应是不喜,这两个人并非从不相识,我有预感,她们两人的渊源远比我想象的深,迟早有一天我要弄明白前因后果。

  我来不及想清楚缘由,鼻子已经被一锅肉勾搭走了,顺着香气,我走到一大锅羊肉前,正有一个男子用大勺搅拌锅里的肉,他见我被肉香吸引而来,笑着问我话,只可惜我听不懂,不是每一个失韦人都会说南魏话,我渐渐接受了这件事。

  “他问你喜欢吃哪一块?”

  我听见博端格的话,问道:“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跳舞?”

  “累了,找个清静的地方歇歇。”

  “我想吃羊腿肉。”

  “好。”

  他让那人把勺子给我。

  “给我这个干什么?”

  “这羊是白天新杀的,肉质尚鲜,你自己找找羊腿肉。”

  “可以这样吗?无礼吧?”

  “可以。”他点头说。

  “熟了吗?”我边捞肉边问。

  “早就熟了,再煮一刻钟就熟烂了,失韦人喜欢吃煮烂的肉,你们南魏人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